寫作就像打電玩,沒什麼了不起的

魚群我寫過書,也寫水瓶集,偶爾會有朋友對我說:「欸我覺得你好有才華喔!

每次聽到別人講這句話,我都會覺得很莫名其妙。因為我一直都覺得,會寫文章,根本不能稱得上是一種「才華」啊!對我來說,它就只是一個興趣,如此而已,完全不是特別什麼了不起、特別值得驕傲、甚至特別值得一提的事。

Continue Reading

我一直都知道我是個很冷漠的人

晚上八點,和一位許久不見的老朋友見面,我們約在一家挺有氣氛的餐廳吃飯,此時窗外正飄著綿綿細雨,進餐廳後,我立刻就挑了靠窗的地方坐。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靠窗的位子,應該說,我不喜歡吃飯的時候,四周都圍著人。

和朋友在聊到彼此從前和現在是怎樣的人時,朋友突然對我說:「魚群啊,老實說,我覺得你和一般人比起來,算是一個比較冷漠的人。

聽完後,我大笑。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克服獨自旅行的恐懼?

Q:魚群,請問要如何克服獨自旅行的恐懼呢?我喜歡旅行,但我很害怕一個人,總覺得這樣有點孤單,以前有結伴旅行過,但在旅途中卻發現和旅伴處處不合,那次的旅行也不是很愉快……心裡很矛盾,請問你有什麼建議嗎?

這位朋友,不曉得妳有沒有發現,這種語句其實還挺熟悉的?試想一下,如果妳把旅行換成美食,再跑來問我一次:

魚群,請問要如何克服獨自吃飯的恐懼呢?我喜歡美食,但我很害怕一個人去餐廳吃飯,總覺得這樣有點孤單,以前有結伴吃飯過,但在飯局中卻發現和飯友處處不合,那次的用餐也不是很愉快……心裡很矛盾,請問你有什麼建議嗎?

有沒有發現,當妳把相同的心態,套入不同的情境,也會有相同的邏輯?

Continue Reading

「拒絕」的藝術

在〈成不成熟,都在這一念之間〉這篇文章中,我提到了一個關於「成熟」的標準,叫做——

成熟,就是一個人「懂得體察別人的情緒,並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想」。

反之,什麼叫不成熟?不成熟,就是一個人「不懂得體察別人的情緒,不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想」。

而這篇文章,我想要告訴大家的是,在這個標準的背後,藏著怎樣的「Bug」(漏洞)!

沒錯,這個關於成熟的標準,看似好像很正常,但其實是有問題的。而且你相信嗎?這個問題,我們不僅經常在生活中碰到,而且還時不時跳進去!

Continue Reading

Snowflakes

最近看了許多德國電影,對其中一首歌的印象特別深刻,就是《紅酒燉香雞》(Kokowääh)裡的〈Snowflakes〉。我發現自己還挺喜歡這類型的歌,就是只有一種特定的旋律不斷重複,或許是因為這首歌的旋律恰好是我喜歡的吧!真的是怎麼聽多少次都不會膩。我以前也有推薦過這種旋律相同且不斷重複的歌喔!就是二戰義大利民間游擊隊的歌曲〈Bella Ciao〉。

Continue Reading

成不成熟,都在這一念之間

其實我覺得,很多人對於成熟這兩個字,有相當程度的誤解。他們以為,只要戒掉遊戲電玩、不看閒書小說、不搞興趣夢想,不去做那些對未來沒實際好處的事,自己就等於成熟了。

這真是一個天大的誤會,成熟要是可以這麼簡單,怎麼可能還會有一票人在抱怨當大人很難呢?

Continue Reading

〈Beholder〉&〈This War of Mine〉:在亂世中,連想活得正常都是奢望

〈Beholder〉(旁觀者)這款遊戲,跟〈This War of Mine〉(這是我的戰爭)蠻相似的,都是以戰爭作為背景,然後你是一個亂世中求生存的小人物,我特別喜歡這種反烏托邦的題材,玩家非常容易就能從遊戲中感受到亂世裡的種種壓迫與荒謬。

〈Beholder〉和〈This War of Mine〉有個很類似的地方,就是兩款遊戲都非常喜歡設計兩難給玩家做選擇,逼迫玩家在緊要關頭「為了生存把手弄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