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9:阿明——「篤信上帝,迥異星人」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9:阿明——「篤信上帝,迥異星人」


阿明,射手座,是多年前和我一起完成日月潭泳渡的多年老友。在《那些旅行教我的事》裡,因為內容主要側重於旅行故事的描寫,一直沒有機會好好介紹這位有趣的人物,讓我覺得甚是可惜,而今終於有機會了。

Continue Reading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10:馬汀——「法國美男,好酒知青」

《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人物誌 No.10:馬汀——「法國美男,好酒知青」


馬汀,牡羊座,一個幽默風趣的法國美男子,和魚群我一樣喜歡旅行,大學曾獨自到立陶宛求學,外表看似成熟,內心卻是個好奇寶寶,熱愛自由,勇於嘗試,是個標準的行動派。馬汀平時也喜歡寫作,令我最驚奇的是,他大學主修英美文學!

Continue Reading

人生快樂三步驟:保持好奇,延續快樂,享受喜歡!

〈水瓶集〉即將進入尾聲了,在結束之前,我想利用這篇文章,談一談所謂的「旅行」與「寫作」。

你知道嗎?我寫了《那些旅行教我的事》這本書,寫了將近三百五十篇的〈水瓶集〉,但是我其實「從來沒有」(再強調一次,是「從來沒有」)鼓吹大家非得去旅行不可!不曉得你有沒有發現這件事呢?

「去旅行吧!」這四個字,我從來都沒有在任何地方提到過,尤其是在《那些旅行教我的事》這本書裡,我相當小心地避免掉書中出現「要大家去旅行」的暗示,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為什麼我不會鼓吹大家去旅行?因為我始終覺得——一個人就算沒有旅行、不愛旅行,其實……也不會怎麼樣啊!

Continue Reading

《更好的世界》&《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謎樣的雙眼》:以暴制暴,是正義嗎?

今天,我要一口氣推薦三部奧斯卡最佳外語電影。如果各位有時間的話,我非常建議大家可以把《更好的世界》(2010年最佳外語片獲獎)和《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2014年最佳外語片提名)放在一起看,如果可以,最好連《謎樣的雙眼》(2009年最佳外語片得獎)也一併納入看完,這三部電影共同圍繞著一個主題,那就是「以暴制暴」。

首先,問一個最核心的問題:你覺得「以暴制暴」,算是一種正義的體現嗎?

我問的更直接一點好了,假如今天你的左臉,被一個陌生男子莫名其妙打了一巴掌,你還不還手?你要不要向上帝說的那樣,把你的右臉也轉過去給人家打?還是你會忍氣吞聲不和他計較?亦或是你會立刻動手打回去,想馬上透過暴力討回公道?

Continue Reading

「拖延」的心理研究

人,為什麼在做一件事的時候,會想要「拖延」?這問題其實根本沒有那麼複雜,人會想要拖,就只是單純因為——「不想做那件事」。

因為不想做,所以才會拖。就這麼簡單。

很多人會誤把「拖延」當成一種病,其實這種理解是倒果為因。因為拖延是結果,而不是原因,不是因為「你這個人天生就是愛拖」,所以才會一直誤事,而是因為某種理由,導致了你會一直想要拖。

而這個理由,其實也很好理解,就像前面說的一樣——單純就是你「沒有很想做那件事

Continue Reading

從吃飯悟人生

魚群,我其實很羨慕你,你好像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像我都不知道我自己以後到底想要幹嘛、可以幹嘛,我甚至連自己喜歡什麼、在乎什麼都不知道,有時候我會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但又無能為力……

最近,有一位朋友阿隆忽然這樣跟我說。後來我發現,這問題跟年紀無關——我發現我身邊有不少人,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到底想做什麼。

你有特別喜歡的事嗎?」我抬頭問阿隆。

Continue Reading

人活著,應該擁抱更多責任,還是擁抱更多自由?

什麼是「責任」?責任,牽涉到一個人,對某個「社會角色」的理解。

吉永老師:「小新,你每次功課都不準時交,到底還是不是『學生』啊?

小新:「老師,妳這問題很奇怪,我當然是『學生』啊!我這學期有繳註冊費,還有拿到學生證,怎麼可能不是『學生』?

在這裡,吉永老師和小新,在對於「什麼是學生」這個問題上,出現了一個分岐。

吉永老師認為:有準時交作業,才能稱得上是一個「學生」。

小新則認為:有繳註冊費,有拿到學生證,就能稱得上是一個「學生」。

請問,你覺得誰說得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