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者的天堂

一道閃亮刺眼的光芒,讓愛釣魚的阿光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中醒來。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阿光揉了揉眼睛,他感覺自己剛才好像經歷了一場很長的夢。

Continue Reading

北風與太陽

※註:紅體字是太陽藍體字是北風

有一天,北風與太陽在爭論誰比較有本事,在他們爭得面紅耳赤的時候,太陽見一位穿「厚大衣」的旅人經過。

我知道我們要比什麼了!我們就來看誰能先讓那個旅人把身上的厚大衣脫掉!」太陽自信地對北風說。

不料,太陽這個提議,換來北風的一陣劇烈嘲笑:「太可笑了吧?誰不知道你會贏?那個旅人『覺得熱的時候』就會自動把厚大衣脫掉了,誰不懂這個道理?難不成你是要跟我比『你和我誰比較熱』?那要不要乾脆來比誰能先把那個旅人烤熟?

Continue Reading

注定漸行漸遠的男孩與女孩

最近看到一個很有味道的段落,是男孩與女孩分手前的一小段對談。

一個女孩對男孩說:「我21歲到29歲跟了你,你怎麼可能說分手就分手!你知道我為了你犧牲了多少東西、放棄了多少男人的追求嗎?你這樣說走就走,實在太過分、太無情了!

Continue Reading

最努力的第五名

這天,小明看著電視,看著那些螢幕裡發光發熱的歌手,站在那個碩大而光鮮的舞台上,大聲說著自己的夢想,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劇烈的渴望——他想當歌星!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節目裡,聳大的標語,深深烙進小明的心裡,他閉上眼睛,想像自己在那個舞台上歌唱,聲音一出,驚呼四起,評審起立鼓掌,群眾萬分激昂。

Continue Reading

《月亮與六便士》:擁有理想,是一種祝福,還是一種詛咒?(中)

本文接續——《月亮與六便士》:擁有理想,是一種祝福,還是一種詛咒?(上)

後來,毛姆把史崔蘭的想法帶回去告訴史崔蘭夫人還有麥克安德魯上校夫婦時,安德魯上校直接不客氣地說:「史崔蘭就是個冷血畜生。我可以告訴你他為什麼丟下妻子——那純粹出於『自私』,沒別的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