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黑函之舞》:無法無天的惡魔

《下文無雷,劇透前會事先提醒》

一如往常地,在黑鏡第三季《黑函之舞》裡,編劇持續用各種「奇特」衝擊我們的道德與價值觀。

第一個,是關於「戀童癖」的討論,在此請容我先做個簡單的科普:

什麼是戀童癖?戀童,在比較權威的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第五版《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將其定義為「對青春期前的兒童(一般指13歲以下)擁有強烈且反覆的性衝動和幻想,且已就這種性衝動採取行動或受其困擾的人」。

戀童這個字詞常被大眾用於表示對兒童的任何性興趣或兒童性侵犯,但這種用法卻把「對兒童的性衝動」(思想)和「兒童性侵犯」(行為)混為一談,且沒有區分處於青春期前、青春期,和青春期後的未成年人。研究者建議避免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戀童」這個不精確的字詞,儘管性侵兒童者有可能患上這種疾病,性侵兒童者並不等同戀童者,現有文獻指出有些戀童者並不性侵犯兒童。

——維基百科

我相信這世上的大多數人一聽到「戀童癖」這三個字,就會立刻皺緊眉頭,嫌其醜惡,並用異樣的眼光看待,這我完全可以理解,就像之前在《同性婚姻的價值拉扯》一文中提到的觀點,站在議題多數的一方,不能諒解或包容,甚至說戀童就是一種病,其實探其根本,都是為了要捍衛自己心中那個說不出口的感覺,而感覺這玩意很多時候是與生俱來的,誰也決定不了自己為什麼會特別喜歡或討厭某些事物,你喜歡,我討厭,所以對立、謾罵、排擠、廝殺,在這世間,本來就是一種常態,老話一句:這世界對站在少數的一方,本來就是很殘忍的。這觀點我之前已經提到,所以就不再多說。

《黑函之舞》。

*

對於「戀童癖」或「同性戀」等等比較敏感的議題,我特別會像維基百科那樣,把「思想」與「行為」切割開來看。

舉個例子,魚群我昨晚走在路上時,看到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在遠方對她微微一笑,這時,你認為她會是什麼感覺?

變態,快走開!」如果我長得很抱歉,談吐舉止又相當無禮,那或許會得到這樣的回應。

這傢伙真奇怪,到底想幹嘛?」如果我長得猥瑣,行為又偷偷摸摸,或許會得到這樣的懷疑。

他這樣看我,難道是因為我長得漂亮,所以想認識我嗎?」如果我長得不錯,行為又大方得體,那女生或許會降低戒心。

等什麼,快點來認識我啊!」如果我是金城武彭于晏宋仲基李敏鎬等級的男神,那劇情很可能會這樣展開。

有發現了嗎?存在我們腦海裡的慾念與幻想,在還沒實際付出行動前,是非善惡,誰都說不清。我是不是真的有問題?是不是奇怪的變態?是不是森林裡的大野狼?在沒行動前,頂多給美女帶來的不適與懷疑,但構不構成犯罪?當然不構成,畢竟我什麼都沒做,只是對她微微一笑而已。

而此時,如果你把主角代換一下,將魚群我換成那位有戀童癖的人,把大美女換成幼童,套入上方情境,其實也會有非常類似的邏輯。所以,我始終是這麼認為的:一個人的腦海裡無論存在著怎樣的奇特怪癖嗜好幻想,只要懂得克制自己的行為,不傷害到他人,就不該予以苛責。

然而,一旦踏過這條底線,將腦中的念想付諸行動,一切就完全不一樣了。

《請注意!下文有大量劇透!請斟酌觀看!》

肯尼。

*

還記得黑鏡《黑函之舞》裡,最讓我感到不適的,不是有戀童癖的男主角看著淫穢照片的自慰行為、也不是中年大叔瞞著老婆在外頭召妓、更不是那些因為把柄落在駭客手中,只好任其擺佈,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成年人。最讓我感到不適的,是自始至終,不斷控制著我們男主角肯尼的駭客。

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如果是控制成年人,那我還不至於這麼生氣,畢竟成年人已經懂得思考,基本的是非善惡是可以判斷出來的,只是迫於無奈,所以變得醜陋而已。但是,我們的肯尼還是小孩啊!他什麼都還不懂,什麼都還來不及懂,為什麼這世間的缺憾,需要一個無辜的小孩來承擔?

還記得劇末的最後一個鏡頭,是肯尼滿臉血跡地走出叢林,接著警鳴大作,他看到警車後緩緩轉身,但表情已經極度絕望,至此,我看得是非常激動與揪心。各位想想,到了這一刻以前,肯尼到底經歷了什麼?

持槍搶劫銀行、森林決鬥裡殺人、幼年失父、與一個不愛他的母親生活,在接近結尾的地方,駭客還將所有人的把柄全部散播出去,肯尼手機響起,媽媽來電,處於絕望之際的肯尼接起電話,本來想喊一聲「媽媽」的,但這位智商掉線的媽媽二話不說,直接劈頭痛罵肯尼為什麼這麼不正常唉,還真是有夠諷刺,比起去理解或接受小孩的不同,對於肯尼的媽媽來說,捍衛自己心中那個說不出口的感覺,竟然比什麼都重要。

你想,若此時你是肯尼,該有多麼痛苦、多麼絕望?

肯尼。

*

而導致一個還不懂事的小孩,去承擔世間這麼多缺憾的駭客,該有多麼可惡、多麼可恨?傷害了這麼多人,製造了這麼多悲劇,其根本的動機又是什麼?是因為手中握有別人的把柄?還是單純覺得好玩?憑什麼這些傢伙,可以這樣遊戲別人的人生?在我眼中,這群喪心病狂的駭客已經不只是混蛋而已,已經是無法無天的惡魔了!(怒)

——《Black Mirror》S03E03:Shut up and dance

You may also like

10 則留言

  1. 那只是你輕估觀看兒童色情圖像對兒童所造成的潛在傷害。有人看,所以才有人製造,發佈,發佈的人可能是為了盈利,或是滿足自己的作品被觀看的想法,網路上絕大部份下載任何東西都有流量記錄,發佈者可以得知他的作品「受歡迎」的程度。

    就算下載記錄沒有被發佈者得知,但光是這個世界上對兒童產生色情想法的人,在腦中放肆這樣的妄想,就對無法保護自己的兒童造成了潛在威脅。

    另外,肯尼從頭到尾都跟自己以及旁人說:他只是看幾張照片。他並沒有為了自己的行徑自我悔恨反省,也沒有跟那位殘酷的白帽駭客表示羞愧。

    這部片的敘事就是要觀者從頭同情主角到尾,然後來個真相大白,對照回一開始在餐館跟小女孩的互動聯想。而有人卻同情戀童僻者,那那些被拍攝任何程度的色情照片的兒童呢?

    重點在於你低估「僅僅是看個照片」這件事。

    1. To LayDark,

      1.首先,感謝您的回覆。

      2.您說:「那只是你輕估觀看兒童色情圖像對兒童所造成的潛在傷害。有人看,所以才有人製造,發佈,發佈的人可能是為了盈利,或是滿足自己的作品被觀看的想法。」

      「就算下載記錄沒有被發佈者得知,但光是這個世界上對兒童產生色情想法的人,在腦中放肆這樣的妄想,就對無法保護自己的兒童造成了潛在威脅。 」

      會這麼說,表示您沒看懂我的文章。

      這世上沒有一種東西,能阻止一個人「去想」什麼事情,道德和法律限制的,永遠是阻止一個人「去做」什麼事情。所以我才說:「一個人的腦海裡無論存在著怎樣的奇特怪癖嗜好幻想,只要懂得克制自己的行為,不傷害到他人,就不該予以苛責。」

      而您把問題全都歸咎到「有人(肯尼)自己要看」、「有人(肯尼)自己要想」,這種檢討受害者的譴責,一者來自對複雜問題的天真簡化,二者來自對受害者處境的過份輕忽,宜戒之。

      3.至於您說:「肯尼從頭到尾都跟自己以及旁人說:他只是看幾張照片。他並沒有為了自己的行徑自我悔恨反省,也沒有跟那位殘酷的白帽駭客表示羞愧。 」

      是的,肯尼是有看照片,但這在法律上是無罪的(畢竟他沒有直接傷害任何人),只是在道德上,您看不過去,您擺脫不了心中那股對戀童癖者的討厭與成見,所以才想要用道德的方式,在法律之外,繼續審判他而已。

  2. 「對戀童癖者的討厭和成見」,成見這個字不是這樣用吧。 至於討厭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別以為只是在看照片就沒有在傷害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的小孩。

    1. To Mairu,

      嗯……我就問一個問題:

      你要怎麼去阻止那些會看兒童照片自慰的「肯尼們」不去對兒童產生性幻想呢?

      他們就是克制不住自己、就是擋不住心中的感覺和慾望、就是對兒童有強烈的性偏愛啊!就像是,你能阻止同性戀對同性有性幻想,然後阻止他們去看同性戀的成人網站嗎?

      此外,你說孩童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意思是你認為每一個出現在網站上的孩童都是「被迫」出現在上面的,如果這個情況是真的,孩童都是被迫出現在上面,那上傳照片的人就是違法的,整個網站就是違法的,網路警察就該介入,去封鎖這個違法的平台,並逮捕那些上傳孩童照片、想試圖從流量當中獲利的無恥商人,怎麼會是要「網站訪問者」出來負責?

      難道你要從「流量」當中沿IP一個一個去抓人,然後一個一個從道德上審判他們?要他們不准在腦中對兒童產生性幻想?這是什麼道理?這明明是那些偷拍孩童照片、強迫孩童裸體,並把他們的拍照上傳、想藉此賺取錢財的不法商人的問題吧?他們不才是真正該接受制裁的壞人嗎?

      最後,那些兒童色情網站是「不該存在」的,這點我想我們都有共識。我只是想說,把那些違法網站的存在歸因到「訪問者」身上,要他們負責,這種歸因本身是荒謬的,如此而已。

      除非你能告訴我,你有辦法阻止所有有戀童癖的人都「不去喜歡兒童」。

      但我想,你是沒辦法阻止一個人去喜歡或討厭什麼的吧?就像是,我們沒辦法阻止自己去對異性有性幻想,也沒辦法阻止同性戀去對同性有性幻想,不是嗎?:)

  3. 我只是想說,最後肯尼接起來的那通電話
    那不是肯尼的手機,那是跟他對打的,另外一個人的手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