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英雄》:郭大路沒有和朱珠在一起,真的是一場悲劇嗎?

劇透提醒!下文節錄自《歡樂英雄》第十六回:郭大路的秘密。

郭大路的家鄉有很多美麗的女孩子,最美的一個叫朱珠。

他愛上了朱珠,朱珠也愛他。

他全心全意的對待朱珠,他對她說,願意將自己的生命和一切都獻給她。

他不像別的男人,只是說說就算了。

他真的這麼樣做。

朱珠很窮,等到郭大路的雙親去世時她就不窮了。

因為他知道她是屬於他的,她也說過,她整個人都屬於他的。

為了讓她信任他,為了讓她快樂,他願意做任何的事。

然後他就發現了一樣事。

朱珠並不愛他。

就像很多別的女人一樣,她說的話,只不過說說而已。

她答應嫁給他,除了他之外,誰都不嫁。

他們甚至已決定了婚期。

可是在他們婚期的前一天,她已先嫁了,嫁給了別人。

她出賣了郭大路所給她的一切,跟著那人私奔了。

那條金鍊子就是她給他的訂情之物。

也是她給他的唯一的一樣東西。

*

沒有人開口,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還是郭大路自己先打破了沉默。他忽然笑笑,道:「你們永遠猜不到她是跟誰跑了的。」

林太平道:「誰?」

郭大路道:「我的馬伕。」

他大笑,接著道:「我將她當做天下最高貴的人,簡直將她當做仙女,但她卻跟我最看不起的馬伕私奔了,你們說,這可笑不可笑?」

不可笑。

沒有人覺得這種事可笑。

只有郭大路一個人一直不停的笑,因為他生怕自己一不笑就會哭。

他一直不停的笑了很久,忽然又道:「這件事的確給了我個很好的教訓。」

林太平道:「什麼教訓?」

他也並不是真的想問,只不過忽然覺得不應該讓郭大路一個人說話。

他覺得自己應該表示自己非常關心。

郭大路道:「這教訓就是,男人絕不能太尊重女人,你若太尊重她,她就會認為你是呆子,認為你不值一文。」

燕七忽然道:「你錯了。」

郭大路道:「誰說我錯了?」

燕七道:「她這麼樣做,並不是因為你尊敬她——一個女人若能做出這種事來,只有一個原因。」

郭大路道:「什麼原因?」

燕七道:「那只因她天生是個壞女人。」

郭大路沉默了很久,終於慢慢的點了點頭,苦笑道:「所以我並不怪她,只怪自己,只怪我自己為什麼看錯了人。」

王動忽然道:「這種想法也不對。」

郭大路道:「不對?」

王動道:「你一直認為這件事難受,只因你一直在往最壞的地方去想,總覺得她是在欺騙你,總覺得自己被人家甩了。」

郭大路道:「本來難道不是這樣子?」

王動道:「你至少應該往別的地方想想。」

郭大路道:「我應該怎麼想?」

王動道:「想想好的那一面。」

郭大路苦笑道:「我想不出。」

王動道:「你有沒有親眼看到她和那個馬伕做出什麼事?」

郭大路道:「沒有。」

王動道:「那麼你又怎麼能斷定她是和那馬伕私奔的?」

郭大路怔了怔,道:「我……並不是我一個這麼想,每個人都這麼想。」

王動道:「別人怎麼想,你就怎麼想?別人若認為你應該去吃屎,你去不去?」

郭大路說不出話了。

王動道:「每個人都有偏見。那些人根本就不瞭解她,對她的看法怎麼會正確?何況,就算是很好的朋友,有時也常常會發生誤會。」

*

郭大路道:「但她的確是和那馬伕在同一天突然失蹤的。」

王動道:「那也許只不過是巧合。」

郭大路道:「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

王動道:「有。不但有,而且常常有。」

郭大路道:「那麼他們為什麼要突然走了呢?」

王動道:「那馬伕也許因為覺得做這種事沒出息,所以想到別的地方去另謀發展。」

郭大路道:「朱珠呢?她又有什麼理由要走?我甚至連花轎都已準備好了。」

王動道:「怎麼不可能有別的理由?那天晚上,也許忽然發生了什麼你不知道的變化,逼得她非走不可;也許她根本身不由主,是被人綁架走的。」

林太平忽然道:「也許她一直都很想向你解釋,卻一直沒有機會。」

*

人生,仔細想來,實在會遇到很多不如意。而面對不如意,我一直都覺得,能不能時時「保持樂觀」,真的是一種無比重要的軟實力。當郭大路告訴他的三位好友,他的初戀情人朱珠在與他結婚的前一天和他的馬伕私奔時,聽到這個故事的當下,你是怎樣的心情?你會覺得這是一場荒謬的悲劇嗎?

從那個當下去看,對郭大路而言確實是悲劇,因為他的心被用力摔碎了。可是長遠來看,郭大路沒有和朱珠在一起,又真的是一場悲劇嗎?坦白說,實在是未必,完全看你怎麼去理解、怎麼去相信。

或許,郭大路和朱珠結婚後,現實會是這樣發展的——郭大路和朱珠結婚了,可是婚後第三年的某天,郭大路才意外發現,原來自己的老婆和馬伕一直在暗中偷情,而且還懷了人家的孩子。而被蒙在鼓裡的他,一直傻傻地以為老婆只愛自己一個人,因為打擊太沉重太巨大,而他當時又不認識王動、燕七、林太平這些樂觀到不可思議的好友,因此沒人能幫助他走出被劈腿的陰影,最後郭大路過不去心裡那關,選擇在朱珠離開他的一個月後投河自盡。

沒錯,這只是一種想像,這只是一種或許。有可能會發生,也有可能不發生。郭大路的人生會不會變成這樣,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可是呢,我們可以選擇這樣相信,郭大路自己也可以選擇這樣相信。為什麼要這樣相信?這樣相信有什麼好處?最大的好處就是——面對「真正的現實」(也就是朱珠的離去),我們(包括郭大路本人)比較不會那麼痛苦。

*

你說這樣的「相信」太可笑?太荒謬?說不定郭大路和朱珠在一起,會幸福快樂一輩子?

呸!郭大路和朱珠就是一對苦命鴛鴦!兩人在一起注定不會幸福!他們如果硬要結婚,終究只會互相傷害彼此折磨,他們倆最終會鬧到視如仇寇,最終決定斷絕一切關係,老死不相往來!而斷絕一切關係以後,兩人都還會心懷怨恨,覺得自己的人生,都是被對方給親手毀掉的!

沒錯,上面這段完全是我隨便假設的。可是我們不得不承認,即使發生的機率只有千萬分之一,這種情況還是「有可能會發生」,對不對?既然如此,那當你說「郭大路和朱珠會幸福快樂一輩子」,這樣的假設,機率又為什麼不是千萬分之一呢?

畢竟,在真實的世界裡,除了童話故事裡的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你有看過哪一段現實世界的情侶,是真正意義上的「幸福快樂一輩子」的嗎?如果你從來沒有看過,那麼相信郭大路和朱珠在一起就可以幸福快樂永浴愛河,這種「相信」的本身,為什麼就不是比我的假設更加盲目、更加荒謬的呢?

*

所以你看,換一種角度去理解,其實整個感覺都會不一樣。而做為一個喜歡寫故事的作家,我想最過癮的一件事,莫過於可以站在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編織另一場「可能發生」的現實。

在上面的對話中,古龍就透過王動對郭大路說的那番話,重新再建構了一種「可能發生」的現實。或許我們可以說,這個假設是荒謬的、是可笑的,是真的很難發生的。沒錯,確實很難發生。但無論有多難發生,在確定現實是怎麼回事之前,我們永遠不能推翻這種可能性,不是嗎?

既然如此,那我們何不選擇相信呢?只要這樣相信了,那麼「郭大路沒和朱珠在一起」這個現實,就不會讓我們感到那麼遺憾,對郭大路自己而言,他的心也不會再那麼痛了啊!

既然有一種相信,可以讓心裡的血不再流,那就算這個相信本身是盲目的,那又怎麼樣?

單身,是孤獨還是自由?沒愛到,是不幸還是萬幸?戀愛,是甜蜜還是痛苦?結婚,是快樂還是委屈?這些問題,或許從來就沒有真正的答案。有的,只是我們願意怎麼去相信而已。

*

當然,如果郭大路真的很愛很愛朱珠,他就是覺得沒有朱珠的自己是破碎的、是殘缺的、是不完整的,那我想誰都幫不了他。畢竟人是情緒的動物,有的人就是會覺得單身是孤獨(而不自由)的、就是會覺得沒愛到是不幸(而非萬幸)的、就是會覺得戀愛是痛苦(而不甜蜜)的、就是會覺得結婚會是委屈(而不快樂)的……如果一個人硬是要逼自己這樣去想,硬是要想方設法找自己麻煩,那神仙也幫不了他。

不過,我想這樣不自信不樂觀卻多情的人,活在世上,注定是比別人更辛苦,也更很痛苦的……可是,又還能怎麼辦呢?明知前方是佈滿荊棘的玫瑰,卻還奮不顧身地闖,把自己割到渾身是傷,卻還依然不選擇後退,這樣勇敢(說好聽是無畏,說難聽是無知)的人,又有誰敢心安理得地說人家愚蠢呢?

在看《歡樂英雄》這本書時,每當看到郭大路因為朱珠的事而痛苦的這個段落,我的心裡總有一種聲音在告訴我,王動、燕七和林太平三人,他們說的話都是對的、都有道理、都很智慧……可是,人畢竟是感性的動物,他們能在聽完郭大路與朱珠的故事後,還這麼坦然地把自己的情緒抽離出去,或許,我只是說或許——或許王動、燕七和林太平三個人,他們從來都沒有像郭大路愛朱珠那樣,這麼全心投入地去愛過一個人,以至於才無法真正體會郭大路說的那種冰涼的痛苦與孤單,到底有多痛吧。

*

而每當想到這裡,我的心裡都會同時出現兩種矛盾的聲音。一種是:多麼幸運啊!他們不曾體會過」,以及另一種:多麼不幸啊!他們不曾體會過」。

是幸還是不幸,該如何去解讀?我想這問題,永遠都不會有標準答案,有的只是我們願意怎麼去相信而已。我願意去相信王動、燕七與林太平他們三人,不曾像郭大路那樣被深深傷害過是「幸運」的,就算他們的人生少了愛情的甜與苦,他們還是可以很自由很快樂地活在世上。我不願意去評價這樣的人生不值得活,相反的,我願意肯定這樣的人生,也願意羨慕這樣的人生。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