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隻小豬的故事

豬爸爸與豬媽媽死後,豬大哥、豬二哥與豬三弟,終於迎來他們截然不同的一生。

豬三弟是既勤奮又有憂患意識的豬,他知道森林裡相當危險,隨時會有大野狼找上他們,破舊的老家已經無法抵禦大野狼的攻擊,於是他決定第一個離開家,盡快到外頭找一塊空地,開始動手蓋房子。

豬三弟很聰明,他知道大野狼破壞性很強,用茅草或木頭搭建的房子都不足以確保自己的安全,於是他計畫花十年蓋出一棟既堅固又舒適的超級豪宅。經豬三弟的謹慎計算,他知道自己得先用兩年的時間準備鋼筋水泥,再用兩年的時間挖地,接著用兩年的時間打地基,然後用兩年的時間建造屋體,最後再用兩年的時間做內部裝修,心中的超級豪宅才能順利完工。

豬三弟相當滿意自己的十年大計,豬大哥聽完後也大聲驚呼,連連稱讚豬三弟很有自己的想法,並相信他將來必定會蓋出心中的理想房屋,但一旁的豬二哥卻冷眼以待,暗自嘲諷道:「三弟你真傻,我們豬生不過短短幾十年而已,如果要蓋這種豪宅,每天還要忙進忙出,把自己累得半死,這樣活著一點品質都沒有!而且如果房子蓋到一半,大野狼突然來襲,你要躲到哪裡去?如果還沒蓋好房子就被大野狼吃掉,你的努力不就全白費了嗎?」

「關於這問題,我有自己的解決之道,哥哥們不必擔心我,請趕快去找個地方安身吧。」

*

豬三弟離開以後,第二個離開的是豬大哥。

「大哥,你也要出去蓋房子嗎?」豬二哥問。

「不,我沒有要蓋房子,但是我也不想一輩子待在這個暗不見天日的森林裡,我要去森林外的草原,享受溫暖的陽光和自由的空氣。」

「等等,你忘記爸媽的叮嚀了嗎?他們說草原比森林更危險,有比大野狼更兇猛的獅虎猛獸,如果去草原的話,你很可能會陷入險境啊!」

「沒關係,我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豬大哥接著說:「二弟啊,別忘了老家的房子是用木頭蓋的,已經漸漸擋不住大野狼的襲擊了,而且這裡又老又舊,每次下雨就會漏水,補都不不完,基本上已經不能住了……」

豬二哥連忙說道:「大哥,我真是錯看你了!三弟的房子要蓋十年,我猜他還沒蓋好就會被大野狼吃掉了,而你比他更傻,你連命都不要了,好好的房子不住,偏偏要去草原冒險!跟我一起好好待在這裡不好嗎?這樣過一天算一天,不是已經很棒了嗎?」

「二弟,我心意已決,你就別再勸了,但大哥誠心勸你一句,這個房子真的太老舊,如果可以的話,你還是像三弟一樣自己去外面另外蓋房子吧。」豬大哥誠心地勸,但豬二哥始終嫌蓋房子很麻煩,於是便敷衍地回道:「知道了知道了,那大哥自己好好保重。」

「二弟也保重,我會常寫信給你跟三弟的。」豬大哥向二弟道別後,又再到豬三弟的家裡,見豬三弟已經先蓋好一個防禦大野狼的小型瓦房,並開始蒐集鋼筋水泥,每天忙得不亦樂乎,豬大哥暗自讚嘆三弟執行力很強,替他加油打氣後,便順口向他道別。

豬三弟非常尊重豬大哥的決定,他護送著大哥一起走到森林與草原的岔路口,兩兄弟相擁而別。離開森林前,豬大哥向豬三弟借了一大把茅草,豬三弟不懂大哥為什麼要帶著一大把茅草去草原,大哥只簡單地回一句話:「這把茅草,就是我未來的家。

於是,三兄弟便開始走上了各自選擇的道路:豬三弟在森林裡日復一日地蓋著房子,期盼有天能蓋出他心中的超級豪宅;豬二哥則待在老家,屋頂漏水了就去修,房屋結構不穩了就去補;豬大哥則是在森林外的草原上曬太陽、滾泥漿、追蝴蝶,每天睡到自然醒。

豬大哥:「弟弟們快看,我好幸福啊!」

*

豬大哥在草原上過得無比開心,經常寫信給兩位弟弟,而豬三弟也很有計畫地在蓋房子,看著自己的房子正一步步完工,豬三弟覺得很有成就感,也經常會跟兩位哥哥分享自己的造屋心得與進度。見大哥與三弟都這麼開心地在做自己喜歡的事,豬二哥心中很不是滋味,於是先寫信問了豬大哥:「大哥啊,你現在都住在哪裡呀?」

「我每天都睡在茅草上,揹著茅草四處曬太陽滾泥漿呢!」豬大哥回信道。

「哈哈,大哥你睡在這麼簡陋的草堆上,都不會覺得很丟臉嗎?」豬二哥語帶諷刺地說。

「對我來說,這樣就已經夠了啊!我每天都把自己浸在清涼的泥漿裡,然後再讓溫暖的陽光曬乾我肚皮上的泥漿,這種日子實在有夠幸福的。」豬大哥滿足地在草原上滾了兩圈,蝴蝶在他眼前的天空翩翩飛舞,他摸了摸熱熱的肚皮,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豬。

「可是大哥,你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啊!你都不怕獅虎猛獸把你吃掉嗎?」

「我當然會怕啊!如果被獅虎盯上的話,我可能就完蛋了。」豬大哥大笑著說:「所以,在被獅虎盯上以前,我都要痛痛快快地活著,開開心心地曬太陽、滾泥漿、追蝴蝶……我要很認真很認真地活著,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來活。

我是很怕死,但我更怕自己這輩子沒有好好活過。」豬大哥在草原上滾幾圈後,終於緩緩起了身,搖了搖屁股,把身上的泥塊抖落乾淨。

豬大哥:「弟弟們快看,我真的好幸福啊!」

*

豬二哥聽完大哥的故事,雖然心生羨慕,但還是不敢像豬大哥一樣活得灑脫自由,他寧可待在這間破舊的老木房,也不願冒著隨時被獅虎猛獸吃掉的風險離開森林,於是他又再寫信給豬三弟。

「三弟啊,你房子蓋得如何了?」

「目前已經打好地基,明年就準備開工了!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豬三弟興奮地說。

「奇怪?目前才第三年而已,為什麼你已經做到第六年的進度了?」

「其實不瞞二哥……我在努力蓋房子期間,吸引了森林裡許多動物的注意,他們和我們一樣都飽受大野狼的威脅,我和他們說我在蓋房子的事,他們立刻說要協助我把房子蓋好,甚至還問我能不能幫他們蓋房子,他們願意付錢,並幫我防衛大野狼來襲,我們決定要在這裡成立一個動物社區,一起抵禦大野狼來襲。二哥你要加入我們嗎?」

「我才不要呢,蓋房子太辛苦了,我寧可安安穩穩地住在老家裡……」豬二哥心中有點羨慕豬三弟的成就,但礙於面子,還是拒絕了他的邀請。

豬大哥:「弟弟們快看,我真的真的好幸福啊!」

*

十年過去了,豬大哥繼續過著他瀟灑不羈的愉悅生活,而豬三弟也蓋成了他心目中的理想豪宅,甚至還決定加蓋一間,幫森林裡的其他動物一起抵禦大野狼來襲。豬大哥收獲了自由與灑脫,豬三弟收獲了安全與敬重,他們都在冥冥之中,得到了自己十年前夢寐以求的東西。

豬大哥每天逍遙度日,被森林裡的動物鄙視不上進,但他一點也不在乎,依舊在草原裡悠閒地曬太陽泡泥漿,十年過去後,依舊沒有被獅虎猛獸吃掉,豬三弟因此問他:「大哥啊,你到底是怎麼躲過獅虎猛獸的魔爪?」

「三弟,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每天都泡在泥漿裡嗎?你當真覺得我只有在『爽』而已嗎?我身上的爛泥巴,其實就是我活到現在的主要原因啊!我每天把自己泡在泥漿裡,就是為了讓獅虎猛獸覺得我『不好吃』,我自從來到草原之後,每一天每一刻,都沒有讓自己閒著——都在不斷地觀察著、感受著、思考著啊!豬大哥滿足的笑容裡,露出了一股滿滿的自信,他的眼睛在一片混濁的泥濘身軀中,顯得格外閃亮澄淨。

而三兄弟中,只有豬二哥還在老家修屋補瓦,他一邊羨慕著豬大哥的自由,一邊羨慕著豬三弟的成就,被夾在中間的豬二哥,心裡其實一直很痛苦,他不斷用「大哥表面上很自由,其實很孤獨也很危險」來催眠自己,也不斷用「三弟表面上很成功,其實很辛苦也很疲憊」來安慰自己,他既得不到大哥的自由,也得不到三弟的成就,於是只好活在自己想像的虛榮裡,透過「別人其實沒那麼好」來不斷欺騙自己「其實沒那麼糟」,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活在矛盾與掙扎裡,悄悄地度過一生。

「我不用像大哥一樣在草原裡冒險求生,也不用像三弟一樣在森林裡辛苦蓋房,是的,我沒有受過什麼大苦,所以我這輩子應該很值得了……」這是豬二哥死前說的最後一句話,他沒有讓自己落下悔恨與遺憾的淚,但是那些淚水,卻早在生前的無數個夜晚,伴隨著豬二哥,流過無數無數回了。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