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的21堂課》&《王牌大律師》:正義,到底在哪裡?

想要追求正義,除了要有一套抽象的價值觀,還必須能夠明確掌握因果關係。如果你去採蘑菇,要餵養小孩,我卻用暴力把整籃蘑菇搶走,這意味你的一切辛勞將付諸流水,你的孩子必得挨餓入睡,而這當然是不公平的。這件事的因果關係很清楚,也很容易理解。

但不幸的是,現代全球化世界天生就有一個特點:因果關係高度分化且複雜。例如,我可能就是靜靜待在家裡,從來沒傷害過任何人,但對左翼運動人士來說,我完全就是以色列軍隊及西岸屯墾區殖民者的共謀。在社會主義者眼裡,我過著舒適的生活,是因為我也共同奴役了第三世界血汗工廠裡的童工。動物福利提倡者告訴我,我的生活交織著史上最醜惡的犯罪事件:綁架了幾十億隻家禽家畜,進行大規模的屠殺剝削!

如果是原始的狩獵採集者,會很清楚自己的午餐從哪兒來(自己採集的)、誰做了她的鹿皮鞋(那個人正睡在二十公尺外)、自己的退休基金又在做什麼(正在泥地裡玩呢。那個時候,人類只有一種退休基金,叫做「孩子」)。

比起那位狩獵採集者,我實在無知太多了。我可能要經過多年研究,才會發現自己投票支持的政府,偷偷把武器賣給地球另一邊某個躲在幕後的獨裁者。但在我投入時間找出這個事實的同時,卻可能錯過更重要的一些發現,例如我晚餐吃了蛋,但那些生蛋的雞現在怎麼了?

——上文擷取自《21世紀的21堂課》第16課:正義。

讀這段話時,心中想起了日劇《王牌大律師》裡,有一段關於「正義」的經典詮釋。

劇透提醒!下文翻寫自《王牌大律師》第一季第四集。

黛律師:「你沒有想過(什麼是正義)吧?只是想著能贏(官司),只是一心想著怎麼駁倒對手吧?為了錢。」

古美門自信地轉身,對黛律師說:「是又怎樣?」

「沒有,我只是因為相信服部叔的話,為試圖相信你的自己感到悲哀。」 *服部是古美門律師事務所的事務員,他要黛律師相信古美門一次,服部認為古美門的所作所為,有經過他自己的審慎考量。

黛律師說完便轉身離開,古美門沒有進行反駁。

後來,黛律師為了心中的正義,自行找上了控方,試圖說服一位女性繼續抗爭,這是對委託人不利的舉動,而這一切,古美門都看在眼裡。

「我給對方提出了不利於我方委託人的建議,我知道這與利益衝突……」

古美門問:「為什麼這麼做?」

「為了正義。」黛律師說。

「正義?」

黛律師解釋:「我當律師是為了守護正義。」

「零分。」古美門說。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揭開人的傷口,逼人看不願看的東西,這樣究竟能救得了誰?」

古美門走向黛律師,對她說:「跟我來。」

他們走到一個橋邊,橋的對面是一家老店。

古美門說:「你看,這是這個街區土木業的一家老店,裡面辛苦工作的人叫寺田朋子,她丈夫死於工作中的事故,正撫養一個讀中學的孩子,她獨自一人守著這家店和所有工作人員,由於經營困難面臨倒閉,但是殘存的一絲希望,是接下島津地產(委託人)的承包工程。一旦島津地產陷入危機,她恐怕就要上吊自殺了……妳所做的事,就是在置她於死地。」

黛律師沉默片刻,她看著這家店,沒有說話。突然間,一位男子騎車到店裡。

寺田朋子說:「老公,回來了啊!」

「老公?」黛律師一臉疑惑地問古美門:「咦?他是誰?」

「是她丈夫吧。」

「那死去的是誰?」

我的創作,全部都是我瞎編的,我才不了解這家店!

黛律師:「你到底在演哪一齣戲?

聽完我剛才的話,妳是怎麼想的?妳是想幫助島津地產吧?

我是這麼想的,但這不是你的謊言嗎?

但是,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說不定真的存在這樣一家店,不是嗎?妳口中所謂的正義,不過只是居高臨下的同情而已,不過是憐憫每次出現在眼前的可憐之人。」古美門說。

可是,如果你否定這種行為,那麼真正的正義又在哪裡?

我們又不是神,怎麼可能會知道那種東西?妳就相信正義只存在於〈少年Jump〉(日本連載漫畫雜誌)裡吧!為了委託人的利益全力奮戰,我們律師能做的只有這個,也不應該去做多餘的事,懂了嗎?晨間劇女主角!」

古美門指著黛律師:「如果桑田久美子(控方)聽從了妳的建議,我所做的努力化為泡影,到時候,就給我摘掉妳的律師徽章!」

看完上面這段話,你是怎麼想的?你覺得古美門說的有沒有道理?

*

到底什麼是正義?對於這問題,我的理解是這樣的:想得愈多,越會設身處地,就越是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比如說,到超市買一顆蛋,到底算不算正義?答案永遠是——看你怎麼想。

「我不偷不搶不騙,靠自己的能力買來,沒有任何東西被我傷害到啊!」或許你會這樣想。

然而,會這樣想……其實只是因為你「沒多想」。

因為從某個角度來說,你快樂地吃雞蛋的同時,竟然完全沒有「設身處地」去想過雞生蛋時的痛苦感受,這種忽視本身,已經是一種罪過。根據研究,雞跟貓狗一樣,都是有情感的,牠們一樣會學習、有好奇心、有社交技巧,牠們也會用豐富多樣的聲音和嗅覺訊號,也能分辨自己小孩獨特的叫聲,賓州大學的柯蒂斯教授養過兩隻雞,分別名為哈姆雷特和歐姆雷特,柯蒂斯訓練牠們用雞喙控制一支特殊的搖桿,發現牠們打簡單電玩的能力,很快就和靈長類動物不相上下。

而牠們的命運,因為超市的存在,因為雞隻屠宰場的存在,因為人類的存在,因為你的存在,被成群地鎖在狹小的籠子裡,幾乎沒有轉身的空間,四面都是生鏽的金屬條。讓牠們有這種處境,難道跟你都沒有關係嗎?

再者,你付錢給超市,就是讓雞隻屠宰場繼續存在,難道你不知道雞生不出蛋的下場嗎?難道雞隻屠宰場只負責「製蛋」而已嗎?他們是否也同時在供應雞肉?而你付了錢,就是讓雞繼續被肢解、讓雞繼續被放血,讓雞被強制配種生蛋,你有聽過雞被放血時的哀嚎嗎?你有看過雞的雙腳被繩子綁住,死命掙扎求生時的痛苦嗎?如果都沒有,那你還理直氣壯地認為自己都沒錯,甚至還傻呼呼地說:「我不偷不搶不騙,靠自己的能力買來,沒有任何東西被我傷害到啊!」這種無知之下的辯解,難道就不是一種罪過嗎?

又或許,這家超市的販賣者有沒有做出什麼「不正義」的事?比如說,他有沒有偷偷進口黑心食品?這件事你知道嗎?因為如果有,那你在這家超市買雞蛋,讓他繼續在市場上生存,就是助紂為虐的加害者之一。

再或許,這家超市的經營者有沒有做出什麼「不正義」的事?比如說,他有沒有暗地協助毒品交易?這件事你敢保證沒有嗎?因為如果有,那你在這家超市買雞蛋,出資維持超市的生存,就算走私集團的出資者之一!

諸如此類,我可以無限列舉下去。

這就是我說的——關於正義,想得愈多,越會設身處地,就越是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

而活在現代,就如《21世紀的21堂課》的作者哈拉瑞強調,這是一個因果關係高度分化且複雜的時代,所以,關於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對錯,我們就被迫要比原始的狩獵採集者想得更多。

遺憾的是,想得越多,就越會掉進前面說的邏輯黑洞裡——想得愈多,就越是不知道。

古美門的說詞,確實是一種答案,而且是理解這個邏輯黑洞後,才會產生的價值觀——面對這樣的兩難,乾脆雙手一攤,只為利益奮戰!秉持這種價值觀,當遇到別人反對的時候,確實能非常暴力地說出一套讓人難以反駁的道理,就像前面超市買蛋的例子一樣:我沒有說不買蛋是正義,但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說,買蛋也不見得是正義!

而你問我是買蛋還是不買蛋,這又會回到最一開始的答案。

答案永遠是——看你怎麼想。也就是,看你願不願意接受我的說服。

所以,這種話,由誰來說,該怎麼說,用什麼語氣說,真的非常重要!(這裡就能看出堺桑的演技確實無庸置疑,非常厲害!)

至於,到底什麼是正義?就看你願意相信什麼,總之我們都不是神,無法看清世間全局,在這個因果關係高度分化且複雜的現代社會裡,確實是永遠不會知道的。

*

備註:在科學上,我們能推斷哺乳動物都有演化出情感能力,如貓、狗、豬,但「雞」是否也像哺乳動物一樣擁有情感能力,目前還無法確定。

而上文中:「根據研究,跟貓狗一樣,都是有情感的,牠們一樣會學習、有好奇心、有社交技巧,牠們也會用豐富多樣的聲音和嗅覺訊號,也能分辨自己小孩獨特的叫聲,賓州大學的柯蒂斯教授養過兩隻,分別名為哈姆雷特和歐姆雷特,柯蒂斯訓練牠們用雞喙控制一支特殊的搖桿,發現牠們打簡單電玩的能力,很快就和靈長類動物不相上下。」

這段話出自《人類大命運》第二章:人類世。但原文其實是「豬」,而不是雞喔!而且是「鼻子」,不是雞喙。之所以這樣說是故意的,因為感覺很有說服力,你有上當嗎!?

最後,因為我有說出真相,而且雞到底有沒有情感,目前在科學上也有爭議,所以不能說我這種引用是「不正義」的喔,哈哈!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