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的蛻變

近日,一位許久不見的學弟約我見面聊天,他叫L,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大學主修是電機,現在在當保險經紀。

初次見L,是在大學的社團博覽會,那時他一人跑來找我,說想參加辯論社,我當時是副社長,見他面目慈善,說話還有些大舌頭,心想他應該是想來社團練練口才而已,不是真心想打辯論賽。不過,我們這些壞心腸的學長姊可沒管這麼多,學弟妹入社後,硬是拉著他們打校內賽,因為我們知道,這是讓他們了解辯論的最快方式、是讓他們練習口條的最佳方式,也是讓我們增進友誼的最好方式。

那次,我被分配到一個學弟和兩個學妹,學弟是L,另外兩個學妹是學佛的,除了參加辯論社,他們還同時參加佛學社,所以討論辯題時並不積極,所有賽前準備工作皆是我和L在做,但後來發現,L其實也同時有在參加投資理財的社團,據他所言,是因為看我當時一個人幫他們想論點、查資料、跑攻防……實在太辛苦了,所以想幫我分擔一點壓力,我當時心想:「好傢伙!你還真有良心!」

帶學弟妹準備比賽的時間很短,但L準備最認真,所以我對他印象比較深。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L為人敦厚,說話非常有禮,用字遣詞鮮少用「你」,跟我說話幾乎都用「學長」代替,即使我告訴他,對我說話不用這麼客氣,但他一直說沒關係,因為我很用心帶他準備辯題,他學到很多東西。不過後來也因為一直被他這樣叫,我帶比賽反而更有壓力,每次討論都要如履薄冰,唯恐亂講誤人,承擔不起這身形象。

*

約我見面前,L說自己目前在做保險經紀,我心裡清楚他這天會跟我說(推銷)什麼。但沒關係,我知道L的為人,我們平時也會聊天,只是真的許久不見,我也挺好奇他現在過得如何。

那天,他向我分享了很多自己學到的理財觀念,坦白說,這些東西我已經知道了,但我還是盡力隱瞞,在他面前保持好奇,認真聽他娓娓道來,我想,如果換作是其他人,我或許早就轉頭離開了,但見眼前的L如此真誠,實在不忍打斷,尤其是,他依然如當年那樣有禮,對我說話依舊全用「學長」代替。

L告訴我,雖然他現在做的事和大學主修無關,但他做得很開心,我笑笑地點點頭,請他為我介紹一些保險,我安靜地聽他說,雖然他講話還是會大舌頭,但看他說話越來越有自信的模樣,心裡不禁覺得感動,也頓時想起了當年那個不自信的他,以及那段盡己之力,伴其一程的備賽時光。

多年過去,我依舊懷念當時,與人在語言的世界裡刀光劍影的歲月,現在回想起來,依舊令人悠然神往,如今光影雖已散去,但那種春夢一握的片刻,卻在手中留下裊裊餘香。

*

離開前,L突然對我說:「謝謝學長聽我說這麼多,學長還是如我認識的那樣親切。」他說完當下,我心中頓時湧起一股欣慰的感覺,我說他比起以前有自信許多,我替他感到高興,他抓抓頭,還是表現的一派謙虛。

初春的校園,依舊散發著些許涼意,但看到L的蛻變,總是覺得特別愉快,如陣陣暖風拂過心頭,吹散著冰雪漸融的鬱鬱凜冬。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