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難以被Y理解的情緒智慧

近日Y對我大聲訴苦,說老天對她有多不公平。

「魚群,我在路邊停車的時候被人拍照檢舉了!真是氣死我了!」Y憤恨不平地說。

「發生什麼事了?妳怎麼突然被開單?」我問。

Y憤恨地回道:「我當時只是下車到附近買個菜,因為找不到停車位,所以在路邊臨時停一下……」Y越想越氣,終於把她心裡的委屈大聲說出來:「結果就被人拍照檢舉了!我才離開不到一分鐘啊!不到一分鐘!真是倒楣透了!」

我冷靜地說:「嗯……所以,妳當時是停在紅線上嗎?」

「對啊!可是附近真的是沒有停車位啊!而且我只是離開一分鐘而已,才一分鐘!結果就被人檢舉了!這個檢舉我的正義魔人真是太過分了!」

「妳被罰了多少錢?」

「一千二!」當時Y非常生氣,所以又把其他倒楣事一起扯進來談,對我大聲抱怨道:「被罰還不打緊,重點是我最近剛好有很多帳單到期要繳!偏偏在我手頭最緊的時候,又突然被多罰這一千二,真是有夠冤枉的!」

「為什麼妳會覺得自己很冤枉啊?」我一臉疑惑地看著Y。

「因為我才停一分鐘啊!而且當時真的是沒位子停,我是不得已才停紅線的,不然平時我根本也不會亂停。」

我見Y似乎控制不住心裡的怒火,安靜地聽她抱怨自己有多倒楣,沒多說什麼。

但在當下,我腦中完全進入了另一個平行時空。

*

在那個平行時空裡,我冷靜地詢問Y:「首先,按照妳的說法,妳是有停在紅線上囉?」

「有。」Y冷靜地答道。

「其次,妳知道停在紅線上,是違背交通規則的,是會被罰錢的嗎?」

「知道。」Y點點頭。

「最後,妳覺得別人有沒有權利,去舉報妳當時有違規?」

「有。」Y很冷靜,她還沒有被情緒控制。

「那麼,結案了……」我解釋道:「從客觀角度來說,有違規就是有違規,這結果,其實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可是,我有話要說!」Y的情緒湧上心頭,漸漸掩蓋了她的理智:「我才停不到一分鐘啊!」

「嗯,是啊,我知道。可是那又怎麼樣?違規就是違規,妳會覺得自己很委屈,那是因為妳不願意承認自己『有在違規』,而轉頭去看自己『違規了多少』,但問題是,面對社會上的眾多規矩,除了當事人之外,我們(其實包括妳自己)根本也沒有那個閒工夫,去管別人違規了多少啊!」

*

「就好比,如果有學生考試作弊,作為考官,妳會去管他『作弊了多久』嗎?」我反問Y。

「嗯……確實是不會,畢竟作弊就是作弊,看十秒是零分,看一百秒也是零分。」Y答道。

「又像是,如果有職員上班遲到,作為老闆,妳會去管他『遲到了多久』嗎?」我再問Y。

「嗯……確實也不會,畢竟遲到就是遲到,遲到十分鐘是遲到,遲到一分鐘也是遲到。」Y說。

「沒錯,規矩創造的是『程序正義』,而程序正義創造的,從來就不是什麼實質公平,而是『做出區隔』。就像是,如果八點以後算遲到,那八點零一秒就是遲到,這本來就完全沒得商量。因為如果八點零一秒不算遲到,那八點零五秒呢?八點五十九秒呢?如果一直往後推下去,每個人不就都有理由可以說自己沒有遲到了嗎?畢竟他們才遲到一秒、遲到五秒、遲到五十九秒啊!可問題是,面對規矩,大家看的永遠都是『有沒有』,只有當事人自己才會去計較『有多少』啊!」

「所以,老天其實並沒有對妳特別不公平,而是對大家都這樣,妳就是違規了,紅線就是不能臨時停車,這本來就沒什麼好怪的。說得更直接一點,什麼妳會覺得自己可以因為『只停一分鐘』這個理由,就得到某種『不用被罰』的特權呢?這跟被抓到作弊的學生,說自己『明明只偷看一分鐘,為什麼要說我作弊』不是一樣荒謬嗎?

說完以後,Y陷入長長的思考,我拉著Y,繼續進入另一個平行時空。

*

「親愛的Y小姐,妳知道為什麼妳會那麼生氣嗎?因為妳把所有倒楣事,通通扯在一起想了,所以才會那麼生氣。」我說。

「而為什麼,妳會把所有倒楣事,通通扯在一起想呢?」我一步步,耐心地說給Y聽。

「妳是不是總覺得,這件倒楣事(停車被檢舉)發生的『很不是時候』?」我問。

「對啊!現在是我手頭正緊的關鍵時刻耶!偏偏又發生這種鳥事,當然會很生氣啊!」Y的情緒,似乎又漸漸控制著她的理性。

「嗯,我完全理解。可是Y我問妳喔,妳可以告訴我,妳覺得人生中有哪個時候是『特別不關鍵』的時刻,因此是『特別適合』被人檢舉的嗎?

妳覺得人生中到底有什麼時候,是特別適合『給壞事發生』的呢?

「嗯……」Y陷入長長的思考。

*

「確實是沒有,壞事不管什麼時候發生,我都會有種『來得真不是時候』的感覺……」Y說。

「所以說啦,壞事本來就沒有好時機嘛!如果是前一個月被檢舉,妳也是會覺得『不是時候』,因為『下個月還有很多帳單要繳』;如果是下一個月被檢舉,妳還是會覺得『不是時候』,因為『上個月才剛繳完很多帳單』,不是嗎?

於是,Y又陷入長長的思考,似乎慢慢找回了理性:「確實,我會覺得特別氣,是因為我始終不知道(或忘記)可以這樣想……」

「哈哈,那我們一起離開這個平行時空,回到現實世界去面對妳自己,如何?」

「好。」

*

回到現實世界後,Y正在發怒,她對我大聲說道:「我當時只是下車到附近買個菜,因為找不到停車位,所以才在路邊臨時停一下而已,我才離開不到一分鐘啊!不到一分鐘!結果就被人拍照檢舉了!真是倒楣透了!」

「妳被罰了多少錢?」

「一千二!」Y非常生氣,所以又把其他倒楣事一起扯進來談,對我抱怨道:「被罰還不打緊,重點是我最近剛好有很多帳單到期要繳!偏偏在我手頭最緊的時候,又突然被多罰這一千二,真是有夠冤枉的!

我見Y似乎控制不住心裡的怒火,安靜地聽她抱怨自己有多倒楣,沒多說什麼。因為我知道,她什麼話也聽不進去,而我也不想再進入什麼平行時空了。

「真的是太過分了!妳才停一分鐘耶!而且又挑妳最關鍵的時候檢舉妳!這個人真是太無情、太可惡了!老天對你實在太不公平了!」話一說完,我假裝氣憤地走回房間,打開錢包,拿了一千二。

「不過別那麼氣了,不值得啦。看要多少,我幫妳出嘛……」當然我知道,即使這樣做,Y自己的問題還是沒解決,她還是不懂該怎麼運用那些平行時空裡的情緒智慧,不過沒關係,至少這樣做,已經足以讓Y不那麼生氣了。

畢竟Y,就是我老媽啊……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