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喜歡,所以繼續,這樣就對了!

幾天前,和一位多年老友相聚,他在台塑集團上班,生活平凡穩定,據他所言,他想和其他待三十年以上的老前輩一樣,從年輕開始一路安穩做到退休,對我說這句話的他,目前還不到二十五歲。這位朋友和我之間有很多故事可以講,但請容我先不公布他的名字(後續有其他用途),只先簡單描述他的性格。

我們先姑且稱他為Y吧。

Y是我的小學同學,從小就非常討厭讀書和考試,在這個升學主義至上的體制裡,Y的求學生涯一直都是跌跌撞撞,但他從不氣餒,大學期間,Y很努力學習做水電,他說他每天下班全身都髒兮兮的,不過他還是很認真在做,這種刻苦耐勞的精神讓我非常敬佩,在我眼裡,Y的個性敦厚老實,吃得了苦、耐得住操,做事也腳踏實地,從不好高騖遠,所以當他跟我說,他想在台塑做三十年到退休,我一點都不意外。

只是,那天他向我抱怨,說他的生活好像除了日復一日地工作之外,已經沒有什麼其他重心了,這種感覺讓他有點心慌,Y說他害怕自己就這樣在原地不停打轉,他覺得自己的生活應該要有個更具體的方向,當時我隱約感覺得出來,他想要走入婚姻、想要有個家庭、想要養兒育女。

*

「為什麼你會覺得非得要有婚姻、有家庭、有兒女,日子才會有重心?」後來我這樣問Y。

他說,其實他嘗試過很多事情,但對任何事情好像都算不上特別有興趣,所以一直很羨慕我心中有個特別想追求的目標。當下我安慰他:「其實你也不用太難過,我想這世上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樣活著的,也就是對任何事情都不特別討厭也不特別喜歡。會像我這樣特別癡迷於某種技藝的人,其實永遠屬於少數。」

Y接著問:「那你覺得,是不是因為我沒有特別想追求的目標,所以才會特別渴望婚姻和家庭啊?」

「這是兩回事吧,婚姻和家庭本就來是可以追求、也很值得追求的目標啊!這不是什麼次要的選項。」

「哈哈,確實是這樣說沒錯。可是你不覺得人活著,就是希望有個好的工作、有個好的家庭嗎?」Y繼續問道。

「當然啦!誰不希望有好的工作、好的家庭?我還希望有好的友情、好的愛情、好的運氣呢!你這句話的重點在『好』,而不是在『工作』和『家庭』上,這兩件事可不能硬綁在一起。」

「有道理……」看他意志有些消沉,我連忙勸說道:「其實不急啦,我們都還這麼年輕,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最重要!而且我也認為,有夢想不見得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

「哦?此話怎講?」Y問。

「你如果問我,現在能不能靠著寫作養活自己,我肯定是說不行的,起碼目前的情況是這樣,所以我要一邊工作一邊經營自己的夢想,首先,這很累;其次,我偶爾也會想,如果我不知道自己的興趣是寫作和旅行,那我是否也會安分地成為一位工程師,找一個相對安穩的工作,然後找個伴侶走入婚姻、走入家庭、養兒育女,活成一個正常人應該要有的樣子……」

「……如果好好待在業界打滾,我應該能成為一個還不錯的普通人,或許默默無名,但至少生活如意,但是因為心中還有其他夢想,反而會讓我一直很想抵抗。不過至今為止,我也不知道這種抵抗到底是好是壞,只知道自己心裡很想嘗試看看而已,有時候我也會覺得自己的人生像走在鋼索上呢……」我感嘆道。

Y接著說:「既然你有這種想法,那還會想繼續寫下去嗎?」

「當然。雖然我知道這種堅持很不理智,但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自己會在旅行寫作這條路上看到怎樣的風景,真的非常好奇,所以還是會繼續寫下去的。」

因為喜歡,所以繼續,這樣就對了!」忽然,他這麼對我說。

「哇!好熱血的一句話!雖然我大概可以用十種方式反駁,但既然是你褒出來的熱雞湯,我就一口氣把它喝下去了。」

「那記得把這碗雞湯倒進《水瓶集》裡啊!最近天氣這麼冷,是時候幫你的網誌加溫一下了。」Y噗哧一笑。

「哈哈,你還真是用心良苦啊兄弟。」

這是個特別冷的冬夜,Y點了杯熱摩卡,我點了杯水果茶,咖啡與茶的香味四溢在暖橙色的餐廳裡,我們開心地暢聊數小時,還是覺得意猶未盡。「是啊!有太多故事可以聊了呢……」我知道這是個冷冽的冬夜,但與Y見面的那些時間,心裡卻像經歷一場熾熱而漫長的夏天。

與Y的故事,未完待續。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