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的議題探討:玩不起的「信任」

關於戴不戴口罩,德國人的邏輯是這樣的:

1.重病才戴口罩,一般的小感冒,不用戴。

2.不管是重病還是小感冒,都應該請假待在家,根本不應該出門。

3.不得已要出門的話,咳嗽打噴嚏用手帕或衣袖遮住口鼻就好。

關於這套理解,你覺得有問題嗎?

最近因為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不管是上班上課還是上公車上捷運,戴口罩的人總是不在少數。在某次上課時,我曾經問班上的同學,他們為什麼要戴口罩,是不是生病了?調查後的結果很有趣——絕大多數戴口罩的同學,根本沒病。

那麼下一個問題就來了——沒病,為什麼要戴口罩呢?

戴口罩,理由想來想去就是兩個:一是自己有病,怕傳染給別人,二是怕別人有病,傳染給自己。

沒病卻戴口罩,很明顯是後者,也就是怕別人有病,傳染給自己,對吧?

那麼這種「害怕」,又是合理的嗎?這種怕別人有病,傳染給自己的「害怕」,預設了兩件事:

第一,重病或小感冒的人,他們「不會」主動待在家,會在外面到處趴趴走;

第二,他們在外面到處趴趴走的時候,咳嗽打噴嚏「也不會」用手帕或衣袖遮住口鼻。

沒錯吧?如果你信任社會上的其他人重病或小感冒「會」主動待在家,就算他們不得以要出門,咳嗽打噴嚏「也會」用手帕或衣袖遮住口鼻,那你有什麼好害怕的?

那麼,有趣的地方來了,這種「對他人的信任」,是你我玩得起的嗎?

*

我覺得「信任」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我曾經在上課時問過班上一些戴口罩的同學,我問他們:「你們沒病,為什麼要戴著口罩?」

「怕別人傳染(新冠肺炎)給我啊!」他們總這麼說。

「那我再繼續問,如果你們發現自己不幸得了病(新冠肺炎),還會來學校嗎?如果非得來學校,你們會戴口罩嗎?」

他們「所有人」都說,他們不會來學校,就算迫不得已要來學校,他們也一定會戴口罩。

於是我再問他們:「所以,你們覺得只有你們有素質,其他人是沒有的?他們所想像的『別人』,就是得了病也照樣會來學校,照樣會透過打噴嚏和咳嗽傳染給你們的人,是嗎?」

我繼續說:「你們剛剛每一個人都講,你們得了病之後不會來學校,迫不得已要來也一定會戴口罩,可是你們所有人,都是這間教室的其他人眼中的『別人』啊!而這不就恰恰證明了,你們所理解的『別人』的素質,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低嗎?」

那你願意信任這個社會上的『別人』的素質,跟這間教室裡的別人一樣好,在外面把口罩拿下來嗎?

你知道最後的結論是什麼嗎?

他們思來想去,絕大多數的人還是搖搖頭,說他們不敢。

很有趣對吧?這種對社會上的其他人的不信任,不僅毫無來由,而且還是深入骨隨的。

我不評價這種不信任是好還是不好,我只是想點出這個我所觀察到的有趣現象。

*

接著,我們再往下挖一層,來談一談什麼是「信任」。所謂的信任,用最白話的方式講,就是「沒有防備」。什麼叫沒有防備?比方說,假如你是女生,妳相信某個男生會對妳好,對妳用情專一,這就是典型的信任。

「你問我為什麼相信你?沒為什麼!總之我就是相信你!」

這種信任,只有遇到一種情況會崩塌,就是在遇到「背叛」的時候。

「我這麼相信你,你怎麼背著我偷偷跟其他人搞曖昧!真是我枉費了我對你的百般信任!」

於是砰的一聲,信任崩塌了。而崩塌之後的信任,要再建立起來,就會一次比一次辛苦,一次比一次困難。

「現在這個男生…..真的值得我的信任嗎?他會不會也像之前那個男的一樣瞞著我跟別人搞曖昧?」

於是,妳會開始想掌握他的行蹤習慣、掌握他的交友情形、掌握他的生活起居、掌握他的通訊軟體……這種防備,就是不信任的體現,有的人會把這種不信任合理化,說是因為自己的「控制欲」強,其實說到底,這世間根本就沒有「控制欲」這玩意。

一個人會想控制別人,從本質上來講,單純就只是他不願意信任別人,如此而已。

從個體的角度來說,對個體的不信任,往往源自於這個個體被其他個體傷害過。

從社會的角度來說,對群體的不信任,也往往源自於這個群體被其他群體傷害過。

沒錯,願不願意信任他人,往往都取決於他「有沒有被他人傷害過」。

*

因此,每當走在街上或校園裡,看到越來越多沒病的人在戴口罩,心裡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如果大家都是生病的人,那大家都戴口罩,我還可以理解,但如果大家都是沒病的人,那戴口罩的理由就只有一種了,就是大家都對別人「不信任」。

這種行為,美其名叫「想保護自己」,但講白了就是不願意信任別人……大家都不信任別人生病會待在家,咳嗽或打噴嚏也都不會用手帕或衣袖遮住口鼻。

這種不信任,有沒有道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個人會不信任其他人,往往和他的本性無關,而和他「有沒有被傷害過」有關。而一個人,或者說一個群體,要被彼此傷害到什麼程度,才會對彼此有如此大的不信任,而要防備彼此要這種程度?

我一直都認為,信任,是非常高尚且寶貴的東西,因為這玩意不是與生俱來的,他需要人與人之間,長時間的謹慎維繫。信任的崩塌,需要的也許只是一個動作、一個瞬間,但信任的建立,有時需要的時間,長達好幾個世紀……

而多麼遺憾、多麼可悲,都到二十一世紀了,飛機都在天上飛來飛去,外太空都有一大堆人類創造的道具,但人類與人類自己,還是玩不起這個高尚且寶貴的信任遊戲。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