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料理店的老婆婆

下午一點鐘,我準時推開門,走進熟悉的日本料理店。

今天一樣泡牛加飯嗎?」老闆熱情地問。我一如既往地點點頭,走進最裡面的小沙發區。

這家日本料理店,價格平易近人,老闆彬彬有禮,用餐氣氛極佳,營業時間卻只到下午兩點。我喜歡一點鐘的時候光顧,這時用餐的人少,我可以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吃午飯,寫寫文章,兩點要打烊的時候,再慢悠悠地離開。

因為太常光顧這家店,我和老闆已經有了默契,老闆知道我都是星期天下午一點鐘來,而且每次來都會坐餐館最裡面的小沙發區,每次都會點泡菜牛丼加飯,每次都會加一碗湯,然後一直坐到打烊……所以進來以後,基本上不用和老闆點餐,只要和他打個簡單的招呼,跟他說和之前一樣,他就知道我要吃什麼和坐哪裡了。

老闆好,和之前一樣。」有的時候進到店裡,我還是會主動這樣跟老闆說。雖然我覺得這句話已經是多餘的了,因為我每次來都點一樣的東西,不過我還是喜歡對老闆講這句話,這充分地顯示了我是這家日本料理店的老客人,而且這樣講,不知道為什麼,總給我一種熟悉且溫暖的感覺。

這家日本料理店是老闆在外頭親自招呼,然後顧客點什麼,由老闆向主廚說。每次我進來坐下後,都會聽到老闆向廚房喊:「泡牛加飯,肉多一點!

老闆對我真好!」雖然我和老闆不算到很熟,不過老闆對我很不錯,或許是我每次來,都很認真在角落用電腦吧!他之前還問過我是不是在附近上班,怎麼每次都在同一個時間點出現,我對他點點頭,說我在附近教英文。

當然,會一直光顧這間日本料理店,除了是因為這裡的氣氛相當不錯之外,這家店的泡菜牛丼是真的好吃,我絕對不是衝著「肉多一點」一直光顧的,哈哈。

泡牛加飯。

*

我來這間店光顧不下五十次,每次都是挑最裡頭的小沙發區坐,因為那裡最安靜,而且離冷氣也最近。不過上一次用餐,卻發現我每次來都會坐的小沙發區,被一個老婆婆搶先坐下了。

這是我來這間日本料理店吃飯以來,第一次遇到的狀況。我不知所措地找位子,當時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像《宅男行不行》裡,spot被別人坐走時的Sheldon。後來,我索性就坐在小沙發區的旁邊,老闆送餐過來時還連忙向我道歉,說他下次可以幫我留位子,我大笑,跟老闆說不用這麼麻煩,我雖然會定時來光顧,但每次都點便宜的東西,實在用不著讓老闆這樣做。

我來這間店吃飯有個習慣,就是老闆送餐來之後,我會等一下,讓飯冷一點之後再吃,因為我向來不喜歡吃太燙口的東西。於是,我把泡菜牛丼放在一旁,先繼續安靜地寫文章。這個時候,老闆恰巧遞來那位老婆婆的餐點,老婆婆起身去取餐具(這家日本料理店,餐具是要自己去櫃檯旁邊拿的,老闆送餐點來時不會附上餐具)

令我意外的是,那位老婆婆竟然順手遞了一雙筷子給我!

喔!謝謝妳!」我笑著和那位熱心的老婆婆點頭致謝。

趁熱快點吃吧!」那老婆婆說。

數分鐘後,感覺文章已寫至一個段落,桌上的牛丼好像也沒那麼燙了,我便起身到前方裝一杯冰茶和拿幾張衛生紙,準備回位子享用我的午餐。在那個當下,一個念頭瞬間閃至腦中,我心想:「剛剛那老婆婆這個好心幫我拿筷子,我也應該禮尚往來,回遞給她幾張面紙,這樣一來,我們也沒有再互欠人情,大家都能愉快離開!

於是,我多抽了幾張面紙,走到那老婆婆面前,把面紙放到她的桌上。

喔!謝謝你!」老婆婆這樣回道。我給她一個簡單的微笑,便回到我的位子開始吃飯。

看我吃飯沒意思,不如看可愛的小黑貓。

*

然而不久,讓我傻眼的事情發生了!

那老婆婆走到我面前,用「她吃飯的湯匙」裝了一塊日式炸豆腐,說要給我吃。

這塊炸豆腐給你吃。說完以後,那老婆婆立刻就把炸豆腐丟到我的泡菜牛丼裡。

等一……」我的「下!」字還沒說出口,那塊炸豆腐已經從老婆婆的湯匙裡掉進我的碗裡了。

我說妳到底在幹什麼啦!!!我又沒有說我要吃妳給的東西!!!」當時,我的心裡有一萬隻草尼馬奔騰而過。

結果,那老婆婆把炸豆腐倒給我後,就頭也不回地回到她的位子了。

而我,一臉傻眼地看著碗裡的那塊炸豆腐,整個不知所措。當時我心想,如果不吃的話,好像辜負了老婆婆的美意,如果吃了的話……嗯,看著碗裡的豆腐,想著剛剛那老婆婆把炸豆腐從她的湯匙裡倒進我碗裡的畫面,我實在就不想吃!

不過,如果夾炸豆腐給我的人是長這樣,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吃下去的,掉到地上都吃!(是的別懷疑,不是老婆婆不管做什麼都是錯的,而是正妹不管做什麼都是對的。)

*

我從以前,就非常不喜歡別人幫我夾菜,可是老一輩的人總喜歡替子女做這件事,他們總覺得「替人夾菜」是一種「愛」的體現,我實在是對這種理解相當不苟同。

你想想,一個人為什麼會去幫另一個人夾菜?他想表示什麼?很簡單,他事先預測了對方會喜歡吃什麼,然後透過「把菜夾過去」這個行為,來證明一件事——如果我夾對了,代表我是懂你愛吃什麼的!你看我那麼懂你,你看我那麼愛你,我是不是很好?你是不是會覺得,我對你很不錯?

你可以想像一下,你碗裡的白飯是你的心,而他們把菜夾到你的碗裡,就代表著他們想用他們的愛去你占有你的心,這是非常典型的東方父母的思想——有愛就想擴張到子女身上,沒分沒寸、沒有界線的擴張。

他們不會思考到一個問題,就是:「萬一孩子今天不想要吃這道菜呢?在他們的眼裡,小孩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永遠是個嗷嗷待哺,連想吃什麼都不敢夾、不會夾的小呆瓜。

你說他不想吃這道菜?怎麼可能!這是他最愛吃的菜!他絕對不會不想吃!他不想吃,一定是我哪裡做不好!都是我的錯!

在這種父母的眼裡,孩子基本是沒有智商和自我的,他們永遠沒辦法把孩子做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去看待(因為他們自己也沒辦法把自己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看待),其實從夾菜這個行為就能很清楚觀察出來,那些越是喜歡搞「幫人夾菜」這件事的父母,對小孩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多半都是越強的。

*

後來,碗裡的那塊炸豆腐,我當然是連碰都沒有碰。可是從那老婆婆幫我夾炸豆腐的行為,我完全可以猜測出,她是一個對小孩的占有欲極強的典型東方父母。而面對這樣的人,我完全知道,如果我不吃掉她夾給我的豆腐,她肯定會想東想西。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樣:「你說他不想吃這道菜?怎麼可能!這是他最愛吃的菜!他絕對不會不想吃!他不想吃,一定是我哪裡做不好!都是我的錯!

於是離開前,我跟那位老婆婆說:「阿婆,謝謝妳給的炸豆腐,可是我真的不敢吃炸豆腐,不好意思。

喔,這樣喔……」老婆婆一臉失望,低下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我笑笑地轉身離開,心裡並沒有感到愧疚。因為我完全明白,這老婆婆是相當典型的傳統東方女人:喜歡透過犧牲自己來表達對他人的好(夾自己喜歡吃的炸豆腐給別人)不把別人當獨立的個體看待(連問都沒問別人要不要,就把炸豆腐丟到人家碗裡)一旦別人不領自己的情立刻展現委屈,好讓對方感到內疚,以進行更深一層的情緒勒索(別人一說自己不吃炸豆腐,立刻擺出一副失望委屈的模樣)……

結帳後,我站在店門口,向店裡的老婆婆看了一眼,她獨自一人吃著飯,我想著她當時的行為,不禁嘆了口氣,心裡深深覺得老婆婆信奉的這種東方思維真是恐怖,不僅容易讓自己因犧牲而委屈,也容易讓他人因內疚而痛苦,習慣性地綁架自己與他人的情緒,與此同時,卻又無法發現自己這種行為的荒謬之處……唉,這樣的人,想來實在既可恨又可憐。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