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的烙印》:不明真相的群眾,真的會如此不理性嗎?

在《謊言的烙印》這部電影中,所有風暴的開端,就是小女孩Klara對幼稚園園長撒了一個「Lucas老師猥褻自己」的謊言。

請問,如果今天你是幼稚園園長,然後有一個平時總是木訥寡言的小女孩突然對你說:「我恨Lucas(幼稚園的一個男老師),他又笨又醜,而且雞雞還硬的像木棍。」(別懷疑,這全是電影的原話),你會有什麼反應?

我猜你的第一反應會是——一個幼稚園的小女孩怎麼可能會講出這種話?

是的,我想你不會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直接告訴自己:「這都是Klara在胡說八道,Lucas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然後讓小女孩的話雲淡風輕地飄出自己耳裡,因為總會有一個聲音在你心裡迴盪,叫做——萬一她說的是真的呢?萬一她要是真的被幼稚園的男老師猥褻、甚至被性侵了呢?那會不會其他小女孩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

沒錯,身為幼稚園園長,我們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先從Klara口中多探聽出更多細節,如果Klara把老師猥褻她的細節講得非常清楚,那就能更合理地懷疑Lucas是有罪的,那我們就可以趕快報警,早一步阻止悲劇發生在其他小女孩身上!

園長這樣做?有錯嗎?嗯,我個人是覺得沒有。雖然這樣的懷疑,可能會讓Lucas承擔著被誤解的風險,但如果Klara所言為真,那其他小女孩就有可能也遭遇到同樣的對待,不管怎麼樣,身為幼稚園的園長,當然還是要以保護幼稚園的孩童為第一優先。

幼稚園園長與Klara。

*

在《謊言的烙印》這部電影中,風暴的起火點不是幼稚園園長的過度反應,而是小女孩Klara的無知,她在指控Lucas猥褻自己的時候,是完全沒有想像過自己這樣的謊言會帶給Lucas怎樣的傷害的,她會撒謊,純粹是出於對Lucas的「一時不爽」,因為Lucas在和其他小朋友玩的時候,Klara跑上前去親了他一下,而他沒有領情,還把Klara做給他的愛心卡片退還回去。

傷心又氣憤的Klara因為被拒絕,一氣之下就跑去跟園長告狀,無的放矢地說Lucas的壞話,說他猥褻自己。

這裡永遠有兩種解讀角度,一是Klara不該「亂撒謊」,二是大人不該「亂信謊」。

這部電影的許多影評,都會傾向去解讀後者,也就是那些大人不該「亂信Klara的話」。不過你知道嗎?會這樣去理解,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我們都站在「上帝視角」看這部電影,我們是完全知道Lucas沒有猥褻過Klara的,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真相,所以當然會對那些不明就裡地錯怪Lucas的無知居民感到憤慨厭惡。

「那群笨蛋居民到底在幹嘛?不會好好查證一下嗎?Lucas明明就沒有猥褻過Klara啊!為什麼要處處針對他!」

可是你知道嗎?我們會這樣想,是因為我們都從電影中,聽到了Klara親口承認Lucas沒有猥褻他。可問題是這些關鍵的話,那些「相信Lucas有猥褻Klara」的居民聽不到。

而聽不到……請注意,並不是那些居民的錯,對吧?(我們總不能怪他們怎麼不去Klara家裝個竊聽器吧?那也太奇怪了!)

相信Lucas有猥褻Klara的居民對Lucas拳打腳踢。(懷疑Lucas可以,但這種私刑當然就太超過了……)

*

這部電影讓我覺得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於很多人看完電影之後,會心疼嫌疑人Lucas,會憎恨過度反應的幼稚園園長與所有「以為Lucas是變態」的居民,這種心情,我當然可以理解,可是你知道嗎?當我們把自己帶入到那個具體而驚心動魄的場景中,其實我們絕大多數的人,都會成為那些對真相感到困惑的普通居民,因為現實世界和電影是完全不同的,現實世界裡的真相很複雜,我們本來就很難輕易看清事情的全貌。

而面對嫌疑人與受害者,在現實中,在真相不明朗的情況下,選擇先站在受害者那邊,這種選擇應該要譴責嗎?可以說是錯的嗎?

我不認為。因為電影中的那些居民,他們順從的是人性,在真相不明朗的情況下,他們寧可先選擇站在「可能受害」的Klara那邊,這種選擇,我一直都認為是非常合邏輯的。因為如果身為受害者的Klara,始終不勇敢且堅定地對居民親口說自己沒有受害,把真相攤在陽光下,那麼,那些居民要憑藉著什麼去相信Lucas是真的沒有嫌疑的呢?

我一直都相信,如果Klara願意承認錯誤,願意勇敢且堅定地說自己沒有受害,那絕大部分的居民一定是可以買單的。但是在整部電影中,除了警方放走Lucas可以證明他可能無罪之外,Klara本人卻從來沒有對外明確澄清Lucas是清白的,知道真相是什麼的Klara父母也沒有這樣做,這才是我覺得這部電影最弔詭的地方。

Klara和她母親。

*

那些不明真相的居民,他們真的有如此不理性嗎?他們真的會一口咬死Lucas就一定是猥褻Klara的變態嗎?我不相信,我相信當真相被足夠清晰地呈現在陽光下時,Lucas終究也可以得到絕大多數(甚至全部)居民的原諒,只要Klara願意繼續澄清Lucas是清白的、只要Klara的父母願意繼續澄清Lucas是清白的、只要警方願意作證Luca真的是清白的,我相信這場誤會一定是會有轉機的。

一般來說,只要Klara和他的父母和警方願意出面澄清這件事情是誤會,居民也不太可能硬要死咬Lucas有犯罪吧?哪個居民會恨Lucas恨成這樣,巴不得他就是猥褻Klara的兇手?這種惡意栽贓的好處是什麼?沒任何好處的話,誰會吃飽太閒拼命幹這種事?

我始終認為,這部電影的收尾,也就是有人要拿槍「狩獵」Lucas的舉動,雖然令人震撼,但也是有點荒謬、有點背離現實的。

我就問一句,那個莫名其妙的槍手到底是打哪來的啦!沒頭沒尾的,會不會只是Lucas賭博欠債沒準時還人家錢啊?

Lucas和Klara。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