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節的思考:到底什麼是「生活品質」?

昨天,和朋友去新竹的2019生活節,聊到了「工作」與「生活品質」。

「我不想整天都被綁在公司裡!」朋友說:「我想要有好一點的生活品質!」

「這很不錯,那你理想中的生活大概是什麼樣子?」我問。

「可以自己調配工作時間,可以有更多時間做我想做的事!」朋友說。

「那你想做什麼?」我再問。

朋友一愣。想了一陣子才答道:「我可以有時間去運動,參加一些我有興趣的活動,或是到外面走走逛逛……」

「這樣聽起來,你下班後似乎不喜歡待在家,比較喜歡向外跑呀?」我繼續問道:「那你平常休假的時候,不會想待在家裡休息,或是在家做點你有興趣的事嗎?」

「像是?」他歪著頭看我。

那時,我原本想告訴他,他可以寫寫文章、看看書、看看舊電影、打打電玩、彈彈吉他……但我知道他對這些事情都不太感興趣,於是就沒有把這些話說出口。

我心裡其實很明白,一個人之所以不喜歡待在家,最主要的原因,並不是他「不宅」,而是因為他在家「不知道要幹嘛」。而一個人在家的時候,為什麼會常常有「不知道要幹嘛」的念頭呢?因為他對所有「靜態」的活動,基本都提不起興趣。(畢竟一個正常人的家裡總不可能有足球場可以跑吧?)

而且,他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讓自己對靜態的活動感到有興趣,所以他才會一坐下就很快覺得「無聊」。再加上有很多人,可能是平常忙碌慣了,什麼事都不做,反而會被一股無來由的罪惡感綁架,於是坐沒多久,心裡就會發慌。

「我在家待不住。」朋友說

當下,我為他感到一點點哀傷。同時,也為他感到一點慶幸。我慶幸他活在二十一世紀,因為在這個時代,外界的刺激真是多到數不清,在這個時代,一個人只要有錢,要因為無聊而感到痛苦,實在也不容易——只是要滿足這個前提,往往也是另一種痛苦的來源。

*

細雨綿綿,微風陣陣,坐在柔軟的草皮,台上有一些外國人在唱歌。

「你剛剛說,比起工作,你比較想要有好一點的『生活品質』對不對?」我再問他。

「是啊!」

「那你所謂『好一點的生活品質』,包不包括『買房』?」我再問。

「當然包括啊!而且我還希望能按照我的意願,把房子裡面布置成我喜歡的樣子!」朋友興高采烈地說。

「很不錯啊!」我點頭表示讚許。可是在那個當下,我的思緒早就隨著異國琴音,整個飄到遙遠的外太空去了。

你能想像嗎?一個人努力工作,拼命賺了錢以後,為的是什麼?

如果是像朋友說的那樣,是為了實現「好的生活品質」……那下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才叫「好的生活品質」?

如果所謂好的生活品質,就是要有一個自己的房子,裡頭住著自己的老婆和兩個孩子外加一隻狗,就像《蠟筆小新》裡的野原一家那樣,那麼,先不論老婆小孩和小白,你知道我們對於「房子該是怎樣」的想像,也就是「一個房子=A房B廳C衛浴」的概念,最早是美國人發明出來的,然後這個世界再透過各種廣告,像IKEA的型錄那樣,一點一滴地「植入」我們每個人的大腦裡的嗎?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把房子想像成一套產品,那麼這套需要我們奮鬥將近半輩子才能購買的產品,從最一開始的模型開始,到裡面該怎麼擺設,這一切的一切,看似是由我們在決定,其實都是這世上的某些陌生人,透過各種眼花撩亂的廣告型錄,一點一滴幫我們構築出來的。

他們定義了「買這類型的房子=有生活品質」或是「買這類型的家具=有生活品質」,然後呢?一個人如果信了,花了大半輩子買了一個房子或一堆家具,人生就因此Happy forever了嗎?

「耶!我終於買房子了!我終於得到我要的『生活品質』了!我這輩子沒白活了!我的人生終於值得了!」我猜這種話,你買房的時候應該說不出吧?你並不會因為自己有了房子,就滿足於現實,就覺得自己的人生因此就是有意義的,不是嗎?

*

順著這個思路,當一個人說自己想追求所謂的「生活品質」的時候,如果那個人口中的「生活品質」,無一不是圍繞著「消費」,那麼,你能想像那個畫面嗎?

 一個人努力工作,拼命賺錢,說他是為了要「提升生活品質」。可是該怎麼提升生活品質,他卻沒辦法自己搞清楚,所以需要整個社會幫他定義。

於是這個社會對他說,提升生活品質的方式,就是要有一個怎樣的房子與車子,家裡要有怎樣的擺飾與佈置,多久要吃一頓怎樣的大餐,旅一次怎樣的行,滿足了這些願望以後,才叫做「生活有品質」!

於是呢,排山倒海的資訊隨之而來,對於「什麼是好的生活品質」,每一本房屋型錄、家電型錄、家具型錄、服裝型錄,都在極力告訴他,所謂好的生活品質,就是要有「像樣」的房子、要有「像樣」的電視、要有「像樣」的沙發、要有「像樣」的牛仔褲……

至於怎樣叫「像樣」,他不需要知道,也不需要思考,他只要有錢,型錄裡永遠都有答案!

結果,他相信了型錄對於生活品質的定義,明明很少在家,卻買了超貴的房子;明明很少看電視,卻買了超大的電視;明明坐著就會無聊到發慌,卻買了超寬的沙發;明明穿沒幾次就會丟進衣櫃,卻買了超多的牛仔褲……

於是東買一點西買一點,而那些「標榜生活品質」的東西,又「不約而同」地特別貴!結果到最後,等他辛苦工作的錢花光了,又只好再更拼命地工作賺錢,好能買得起型錄裡的更多玩意,提升那個根本沒人不知道盡頭在哪裡的「生活品質」……

*

這樣,真的會感到快樂嗎?如果怎麼買都不會快樂,那『生活品質』這四個字,不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嗎?」坐在草地上,我看著舞台上大大的「生活節」三個字,心裡突然感受到一股濃濃的可笑與荒誕。

舞台棚外下著綿綿細雨,雨聲與異國音樂同時在耳邊迴盪,不時還有孩子們的嘻鬧聲。朋友在一旁低著頭滑手機,我知道他坐不住,有點想離開了。

我伸了伸懶腰,滿足地笑了笑,我忘記現實世界過了多久,但我知道我的世界,因為多了一種理解,似乎又亮了一分。

「能這樣思考,真是有趣極了!」

離開草皮,黃昏已近,陰雨的天空,竟透出了一塊美到令人心碎的蔚藍。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