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書店》:感情中,那些扭曲的「信」與「愛」

在《安眠書店》中,Beck曾對Joe說過一句讓我印象很深的話,她對Joe說:「如果我們之間沒有信任,那我們就什麼都沒有了。(If we don’t have trust, we have nothing.)

這句話,非常有意思。

我在《仙劍奇俠傳》:趙靈兒與林月如的情愛之路這篇文章裡,談過一種愛的定義,我覺得放在這裡非常適合——一個人說他愛你,就代表著他願意讓你傷害他,他愛你到什麼程度,就代表著他願意讓你傷害他到什麼程度。

你同意這種說法嗎?如果你同意,那麼,你就是一個會把「信任」跟「愛情」劃上等號的人。因為上面的這種說法,更精確一點來說,其實並不是「愛情」的定義,而是「信任」的定義。

沒錯,上面這句話應該要這麼說的——一個人說他「信」你,就代表著他願意讓你傷害他,他「信」你到什麼程度,就代表著他願意讓你傷害他到什麼程度。

就像是,你養一隻貓咪,如果那隻貓咪願意翻過身來,讓你用手摸它的肚皮,那證明的,並不是那隻貓咪「很愛你」,而是那隻貓咪「很信你」,它相信「你不會趁機傷害它」。

可是,如果你在路邊看到一隻野貓,你覺得它敢翻過身來讓你摸它的肚皮嗎?沒錯,它不敢,一隻沒有被人類飼養過的貓,你光是想靠近它都很難。而這證明了什麼?證明了野貓「不愛你」嗎?不,這只不過證明了它「不信你」而已,那隻貓既不特別愛你也不特別恨你,它只是怕「你會趁機傷害它」而已。

所以,在知道了「信」跟「愛」有差別以後,我們再回到最一開始Beck對Joe說的那句話。Beck對Joe說:如果我們之間沒有信任,那我們之間就什麼都沒有了。(If we don’t have trust, we have nothing.)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愛我,就相信我」這種老套的結論嗎?不,我前面已經說過了,「愛」跟「信」是不一樣的,愛是很抽象的概念,別一開始就被這個意義不明的名詞牽著鼻子走。

是的,我想聰明如你,此時也應該發現了,Beck對Joe說這句話,背後真正的意思只有一個,而且非常簡單,Beck只想問Joe一件事——

Joe,你願不願意閉上你的眼睛,翻過身來把你的肚皮對準我,看我會不會趁機傷害你?

信我,就證明給我看!

(再強調第一百遍,Beck會說這句話,真正要的不是Joe的「愛」,只是Joe的「信」而已。)

Beck。

*

那麼,下一個問題就來了,為什麼Beck會這麼想要把「信任」包裝成「愛情」,然後要別人去信她呢?

因為在一段關係中,誰先掌握了對方的「信任」,誰就先掌握了這段關係的「權力」!

而有些人,因為某些【理由】(這個理由後面會說),在感情中會特別迷戀「可以掌控對方」的那種「支配感」,《安眠書店》裡的Beck就是這種人的典型,她挑對象幾乎沒有標準,可以周旋在各式各樣的男人之間,她不管自己是不是已經在一段關係之中,只要有誰接近她,只要她不討厭,她就不會輕易把那個人推開,而會想與那個人曖昧一下,然後藉著博取對方信任,進而從中享受到在各段關係中,那種「掌控著權力」的快感。

有看過《安眠書店》的人應該都知道,Beck有沒有一直在利用Joe對他的信任?其實有!而且不只是Joe,她一直在利用身邊每個男人對她的信任。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想要被愛、想要安全感,可是即使她和Joe已經是名義上的男女朋友,她還是繼續周旋在其他男人之間。很奇怪對吧?她得到了一個人的信任以後,竟完全沒有想珍惜這份信任的意思,而是想向外繼續狩獵更多男人,然後再得到更多男人的信任……

還記得有一幕,是Joe家隔壁的小男孩Paco遇到Beck,他對Beck說:「Joe覺得浴室天花板是藏秘密的好地方。」聽完這句話以後,Beck二話不說就跑到Joe家的浴室裡去找秘密了!

還記得最一開始,Beck對Joe說的那句話嗎?如果我們之間沒有信任,那我們就什麼都沒有了。(If we don’t have trust, we have nothing.)

多麼諷刺啊!Beck要Joe信任自己,自己卻完全沒有要信任Joe的意思,那在Beck的世界裡,自始至終,她與Joe之間不就一直都只是「什麼都沒有(nothing)」的狀態嗎?

《安眠書店》。

*

接著,我要回去談的第二段一開始提到的【理由】。也就是Beck這種人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為什麼一個人對感情的不安全感、對一段關係的占有欲,會強烈到這種近乎扭曲的地步?

你有想過嗎?為什麼一個人對感情的控制欲會特別強?

是因為「感情」這樣東西對她來說特別重要嗎?

不,是因為在她的生活中,能被她掌握的「美好事物」,實在太少太少了。

我舉個例子:假設你的財產有一千塊,你帶出門的時候,不小心在路上掉了十塊,這個時候,你會感到「不安全」嗎?我想你不會,因為你知道自己還有九百九十塊。可是如果你的財產只有十塊,十塊就是你全部的財產,這個時候,只要十塊一不見,你可能就會開始緊張「我那唯一的十塊」跑到哪裡去了!這個時候,強烈的不安全感就突然湧上來了!

是的,在現實生活中,能掌握的「十塊」有很多很多。事業可以是一種十塊、興趣可以是一種十塊、財富可以是一種十塊、智慧可以是一種十塊、夢想可以是一種十塊、才能可以是一種十塊……很多很多東西,都可以成為一種十塊。而不安全感是一個綜合指標,當一個人缺乏屬於自己的事業、缺乏屬於自己的興趣、缺乏屬於自己的財富、缺乏屬於自己的智慧、缺乏屬於自己的夢想、缺乏屬於自己的才能……那麼這個人,往往就越會害怕「失去」的感覺,因為在他的身上,能夠被自己失去的「十塊」,實在太少太少了。

而這個時候,如果突然有一個人出現,可以讓他決定要不要吵架、要不要妥協、要不要傷害、要不要戲弄、要不要給予……哇!這個時候,那種絕少體驗過的,屬於「擁有」的幸福感,就會突然噴發出來了!

Beck。

*

「你竟敢不讓我看你的手機,你是不是在隱瞞我什麼事!」

「不敢不敢……不然妳拿去看嘛……」

「你的手機裡竟然有其他女生的照片,你是不是在跟她搞曖昧!」

「沒有啦……妳會介意的話,不然我刪掉嘛……」

「我說我和那個心理諮商師沒有一腿,為什麼你就是不信,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好啦妳別生氣了……我相信妳嘛……」

有感受到了嗎?那種擁有的感覺、那種支配的感覺……沒錯,這就是「得到權力」的快感啊!

而最可怕的是,在一段關係中,一旦有一方特別癡迷這種權力,往往喜歡用「那是因為我太愛你」為包裝,否認自己有想要控制對方的欲望,而另一方只要沒意識到,彼此就會慢慢被這個理由所催眠、所欺騙……從而,忽略問題真正的關鍵。

是的,你看出來了嗎?Beck真正渴望的東西,根本不是那種軟綿綿的、充滿玫瑰香氣的「愛情」,而是那種高高在上的,能夠被自己一手掌控的「權力」。打從一開始,Beck根本就沒真正相信過Joe會真的喜歡自己,無論Joe用再瘋狂的方式去證明,Beck就是永遠不會真的買帳,因為Beck對自己就是無可救藥的厭惡,而一個連自己都會覺得噁心的人(那個人其實就是自己),即使別人願意去愛她(那個她其實就是自己),自己也當然會一直懷疑那份愛有問題,一直嫌棄那份愛,不是嗎?

因此很遺憾地,對Joe來說,無論他為了Beck犧牲過多少、付出過多少,在Beck對自己無限厭惡感的驅使下,都注定了Joe對自己心愛的人的所有付出,走到最後,終究都只會是「什麼都沒有(nothing)」而已。

沒錯,在看《安眠書店》時,我始終非常同情Joe,我一直覺得,在他為愛瘋狂的背後,其實是一個不斷淋著雨的、一個注定要被愛情所傷害的可憐小男孩……畢竟到了最後,在他愛的人無法理解他,罵他是個腐爛的瘋子時,他得忍受多大的絕望與痛苦,才能對著自己心愛的人,做出如此如此殘忍的事情呢?

至於是什麼殘忍的事,為了避免劇透,大家就自己去看吧!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