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房子》:教授的印鈔計畫,到底是為了正義還是私欲?

劇透提醒!下文翻寫自《紙房子》第二季第八集。

教授在印鈔廠印製了數百億歐元之後,在準備捲款逃跑之際,遇到了前來抓他的探員Raquel。Raquel始終無法理解教授派人闖入印鈔廠印錢的原因,她覺得教授是貪心的壞人,於是千方百計想要破壞教授的出逃計畫。不過教授已經愛上了Raquel,始終不願傷害她,但為了讓自己的計畫順利進行下去,他只好先把Raquel綁起來。

Raquel藉焦慮症發作,逼教授拿藥靠近自己,然後再伺機咬教授的手。教授掙脫之後,激動地對她說:「Raquel,妳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這個完美計劃中的絆腳石,這個計畫本來是完美無缺的……」

「我不想聽你說話。」Raquel冷靜不下來,她還是無法原諒教授利用過自己。

「妳為什麼不想聽我說話?」教授再次走向Raquel:「因為我是那些壞人之中的其中一員嗎?」

教授說:「2011年,歐洲中央銀行,從無到有印出了171億歐元,他們一開始什麼都沒有!我們現在做的事情也是一樣的,只是印的量更多而已。2012年,歐洲中央銀行印了185億,2013年印了145億,妳知道這些錢都流到哪裡去了嗎?」

流到了銀行。那些錢直接從製鈔廠,流到了最富有的人的口袋裡。

「有人說歐洲中央銀行是小偷嗎?沒有。他們說這叫『流動性挹注(Liquidity Injection)』。

Raquel,他們是憑空把錢印出來的,他們是憑空印出來的!

教授走到一旁,從一疊紙鈔中拿了一張五十歐元,走到Raquel面前問她:「這是什麼?

這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張紙而已。」教授當著Raquel的面,把紙鈔撕成了碎片。

我只是在做他們說的『流動性挹注(Liquidity Injection)』,但不是注給銀行,而是注給經濟中真正貧困的弱者手中,也就是我們。我們想要擺脫一切。

Raquel,難道妳不想擺脫嗎?」教授問道。

Raquel。

*

錢的本質,明明只是一張「紙」,製作成本這麼低,為什麼會有價值?

因為你相信錢有價值,我相信錢有價值,他相信錢有價值,大家都相信錢有價值。而在一個集體社會中,當所有人都相信一樣東西有價值的時候,那樣東西就是有價值的!

所謂的錢,和國家一樣,是一種「相信的集合體」,它的概念與意義,並不是被先天賦予的,而是被一大群人所「共同相信出來」的。

就好比,美國是一個國家,目前沒爭議的原因,不是因為「美國是國家」就是個不可撼動的絕對事實,而只是出於非常簡單的理由——因為大家都願意這樣信。反過來說,如果哪天,地球上的人突然都不願意這樣信,那美國就不再是國家了。

而錢也是一樣的,錢的價值和意義,是建立在一大群人的共同相信上,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是活在每一個願意這樣信的人的想像裡。

不信嗎?不信的話,下次你搭計程車的時候,改用「丹麥克朗」付看看,你看司機收不收。是的,司機肯定不會收,為什麼?因為台灣通行的貨幣是台幣,你拿丹麥在用的丹麥克朗,就算它是貨幣,它在丹麥有價值,但在台灣,除了銀行之外,有哪個店家要認可這玩意的價值?

沒錯,司機不收你的「丹麥克朗」,最大的原因不是「他自己懷疑」丹麥克朗沒用,而是他害怕「別人也會這樣懷疑」!這就是我在前面一直不斷強調的——錢的價值,是體現在「大家都相信錢有價值」這個根本的基礎上。換句話說,只要這世上有夠多的人不願意相信錢的價值,那錢是真的有可能變沒價值的!

Nairobi。

*

有這個概念以後,我們再回到《紙房子》的劇情裡,想一想教授說的那些話。

請問一下,你覺得教授用「他印的是紙不是錢」這種理由,可以合理化他的犯罪行為嗎?可以代表他的所作所為就是符合正義的、就是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的嗎?

嗯……我是覺得不行。

如果你認真看《紙房子》就會發現,教授印錢完全是出於對私欲的滿足,他根本沒有打算要把錢分給有需要的人,他甚至還想用一百萬歐元利誘人質,讓他們都乖乖替自己做事,你說這種人很無私?我才不信!而果不其然,教授成功出逃以後,直接就拿著所有錢跑到巴拉望獨自過上好日子了,完全沒有想要幫助弱勢的意思。

其次,教授這種對資本主義的猛力批判,看似是揮著「不公平」的正義大旗,但仔細想想,其實是沒什麼道理的。

首先,印鈔廠印出來的錢,是不是全部都會流到最有錢的富人的口袋裡?這種指控是要有證據的,畢竟,就算是再有錢的銀行或富人,有誰是可以不經審查或監督,直接毫無理由地就去印鈔廠印錢的?

還有,印鈔廠的錢真的有那麼容易被私吞嗎?難道銀行拿了印鈔廠的錢都不用向上申報、都不用向下分配、都不用向任何人交代的嗎?如果有問題,政府不會有任何金管單位可以介入調查嗎?說銀行是小偷,拿到錢就會塞到自己的口袋裡,很明顯是想讓大家把銀行當成惡劣的壞人,這樣的指控也是需要有證據的,否則就是一種有企圖的惡意栽贓了。

最後,教授說自己是經濟上的弱勢,想要擺脫一切,可是仔細想想,這真的可以是他派人闖入印鈔廠瘋狂印錢的「正當理由」嗎?難道用「我在創造社會公平」這種藉口,就可以武裝自己的貪欲?就可以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為了?

Professor。

*

教授的說詞,確實極具煽動力,合理化犯罪行為的模式、批判資本主義的方式,也相當符合馬克思主義下的階級鬥爭邏輯——先激起大家「仇恨富人,討厭既得利益者」的本能心態,再主動站到弱勢的一方博取廣大同情,最後再用「我是被欺負的弱勢,造反是不得已的」來合理化自己的全部作為。教授這一系列的做法,完全針對人性的弱點下手,讓自己一直處在道德的制高點,真的非常高明。

可是,唉,教授這樣激化階級對立與社會衝突的理由是什麼?是基於什麼偉大的理想與抱負嗎?是為了讓窮人的日子更好過嗎?是為了實現自己相信的公平與正義?還是為了廣大民眾的幸福快樂?

不,都不是,是為了要逃離法律的制裁,然後一個人跑到巴拉望,過上無拘無束的安穩小日子!

馬的,那說來說去,到最後還不是只為了自己?

我為什麼會這麼生氣?因為《紙房子》第二季演到最後,結局就是長這個樣子啊!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