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的21堂課》:演算法的意志

以前,在網路還不發達的時代,資訊本身很值錢,誰先掌握了資訊,誰就先掌握了權力。

現在,因為網路太過普及的關係,資訊大爆炸的結果,恰恰讓資訊本身,成了最不值錢的東西。

比如說,德國的布倫瑞克市(Braunschweig)今天發生了一起搶劫案,這時我突然問你:請問布倫瑞克在德國的南方還是北方?你知道嗎?

不知道?沒關係,你信不信你三十秒內會知道?

沒錯,打開google map,打開google chrome,資訊隨時都有,你想了解布倫瑞克的地理、人口、歷史、文化、政治、經濟、氣候……只要開啟網路,所有資訊瞬間無所遁形。

於是,問題來到下一階段:既然在這個時代,獲得資訊如此容易,那麼,到底什麼東西才值錢?

*

「在一個資訊滿滿卻多半無用的世界上,清楚易懂的見解,就成了一種力量。」——哈拉瑞

哈拉瑞說:在這個時代,比起資訊本身,觀察資訊的角度傳遞資訊的方式才值錢!

這樣的觀點,雖然我非常認同,不過在閱讀這本書以前,就已經在其他書裡看過類似的觀點了,所以對我來說,這不算是個新穎的資訊,但後來想想,無論是觀察資訊的角度,亦或是傳遞資訊的方式,它們其實都還有一個共同的前提,那就是消化資訊的能力

沒錯,資訊如洪流般在我們眼前來來去去,該如何篩選、如何吸收,才決定了我們後續的見解與表達方式。只是,面對世上如此龐大的資訊量,我們一般人有辦法全部吸收到腦子裡嗎?

嗯,顯然不行。所以此時,我們需要演算法的協助。

你知道昨天Google的推薦新聞,是根據什麼出現在你眼前的嗎?

你知道今天Facebook和Instagram的推薦貼文,又是根據什麼而出現的嗎?

你知道明天YouTube的推薦影片,又是根據什麼在吸引你的眼睛嗎?

其實這一切的背後,都有一套演算法則。在這個資訊大爆炸的時代,在我們搜尋任何資訊以前,其實演算法早已替我們過濾過無數次資訊了,換句話說,我們會得到什麼資訊,很大一部分是取決於演算法「想讓我們知道什麼」。

*

比如說,當你在google搜尋「水瓶集」這三個字,為什麼網頁上會出現某個「網誌」的連結?當你搜尋「那些旅行教我的事」這八個字,為什麼會出現某本「書」的購買連結?這些資訊是憑空掉下來的嗎?

當然不是,它們都是google透過演算法而誕生的產物。

就像是,在2018年5月1日以前,你上網搜尋「那些旅行教我的事」這八個字,是完全不會知道這代表什麼東西的,但是在2018年5月以後,透過google演算法的運算,把博客來的購書資訊放在搜尋引擎的第一頁,透過點擊頁面,你才開始相信「喔!原來『那些旅行教我的事』這八個字是一本書!」

反之,若沒有google演算法的運算,沒有搜尋引擎的協助,或許「那些旅行教我的事」這八個字對你而言,到今天依然不具任何意義。

同樣的,在2017年3月17日以前,「水瓶集」這三個字也不代表任何概念,後來也是透過google演算法,把網站的連結放到搜尋引擎的第一頁,於是點擊網站以後,你才開始相信「喔!原來『水瓶集』這三個字是指某個人的網誌!」

反之,若沒有google演算法的幫助,沒有搜尋引擎,那或許「水瓶集」這三個字對你來說,到今天也依然沒有任何意義。

而之所以會相信「那些旅行教我的事」是一本書、會相信「水瓶集」是一個網誌、會相信「維基百科」是資訊的權威,這種「相信」的背後,存不存在任何道理?這些被google演算法歸類在第一頁的資訊,有沒有可能是錯的?甚至是假的?你有曾經懷疑過嗎?還是因為演算法讓這些資訊率先出現在你眼前,你就自然而然地感覺比較真實和正確?

*

演算法的意志,正透過google、YouTube、Facebook、Instagram等社群媒介滲透人類的大腦,它決定了我們一天會看到什麼、吸收什麼、相信什麼、在意什麼……而最可怕的是,它始終像一團謎,我們無法真正理解它背後的龐大運算,只知道那是由無數個數據與程式組成,就像《疑犯追蹤》裡的芬奇創造出來的「機器」一樣,我們無法確定它有沒有自由意志,也不知道它是否帶有任何情感,只知道它有極其強大的潛在力量,但若無法控制,也將造成毀滅性的潛在威脅。

面對這種進退兩難的局面,人類能如何抉擇?要如何抉擇?該如何抉擇?或許在人工智慧越來越完善的未來世界,總有一天,會成為一個時代必須正視和解決的巨大難關。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