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俠侶》:獨孤求敗,求的真的是敗嗎?

獨孤求敗,是金庸武俠世界裡,唯一被提及過真正無敵於天下」的最絕頂高手。在他墓前的劍塚上,刻著這麼一段文字——

縱橫江湖三十餘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深谷,以鵰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看到這段話,心裡第一個出現的疑惑是,這老前輩一生都在感嘆自己「沒輸過」,但如果哪天真的如他所願,世間真的出現一個比他更強的人,真的給他求到了「一敗」,難道這時候,獨孤求敗就會開心了嗎?

不,我相信他不會。我想他輸一次以後,絕對是回去閉關苦練、瘋狂修行,每天朝思暮想著要怎麼把自己那唯一的一敗給「贏」回來!我不相信一個一輩子沒輸過的人,在輸過一次之後,會覺得勝負與名譽反正都是浮雲,所以輸了就算了。

甚至,我不信他想求的是「敗」,我想他之所以會叫獨孤求敗,只是對自己一生的感慨而已。他怨的不是自己沒輸過,而是怨一切都贏得太簡單、太無感,以至於就算贏了,也顯得「勝的不夠真」。

你說,這傢伙也太不知足了吧?江湖上多的是一直在輸,輸到都快忘記贏的感覺是什麼的平凡劍客耶!

不,這不是不知足,對獨孤求敗而言,他確實承受著一般劍客很難體會,甚至很難承受的巨大痛苦。

*

獨孤求敗承受的,究竟是怎樣的痛苦?

我們不妨想想,劍術一般的劍客,是不是很容易找到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一般劍客?如果實力再強一點,能切磋的對手可能就再少一點,再強一點,就再少一點……等到像獨孤求敗這樣,發現身邊已經沒有誰能跟自己「平起平坐」的時候,那他會失去的,會是怎樣的東西?

下文節錄自《神鵰俠侶》第十一回:風塵困頓。

洪七公出力發勁,忽覺發出的巨大勁力竟有逆轉之勢,竟來反擊自身,大驚之下,只覺歐陽鋒的勁力並不乘勢追擊,反而也慢慢逆轉,竟去反擊自身。兩人不約而同的叫道:「咦!奇哉怪也!臭蛤蟆,你搗什麼鬼?」「老叫化,怎麼你自己打自己,不用客氣罷!」

洪七公隨即明白,他二人所使的九陰真經內功,雖有正練、逆練之分,但均依於《易經》的至理:「物極必反」。老陰升至盡頭即轉而為少陽,老陽升至頂點便轉為少陰。他二人將真經功夫發揮的淋漓盡致,洪七公正練功夫漸轉為逆,而歐陽鋒逆練的功夫到後來漸轉為正。兩人再催幾次勁力,兩股內力合而為一,水乳交融,不再敵對互攻,而是融合貫通,相互撫慰,便如一幅太極圖相似,陰陽二極互環互抱,圓轉如意。

兩人只感全身舒暢,先是身上寒冷徹骨,但對方內力傳來,如沐春日陽光,又如浸身於溫暖的熱水之中,自內息各脈以至四肢百骸,盡皆舒服之極。頃刻間全身炙熱,如置身烤爐之中,炎熱難忍,對方內力湧來,登時全身清涼,熾熱全消。

兩人哈哈大笑,都道:「好,好,好!不用比拼了。」洪七公一躍而起,大叫:「老毒物,歐陽鋒!咱倆殊途同歸,最後變成『哥倆好』啦!」說著撲上前去,緊緊抱住了歐陽鋒。楊過大驚,只道他要傷害義父,忙拉他背心,可是他抱得甚緊,竟拉之不動。歐陽鋒已然神衰力竭,忽然間迴光返照,心中斗然如一片明鏡,數十年來往事歷歷在目,盡數如在目前,即也哈哈大笑。兩個白髮老頭抱在一起,縱聲大笑。笑了一會,突然間笑聲頓歇,兩人一動也不動了。

是的,當一個人強到成為唯一且絕對的王者時,他就再也永遠體會不到棋逢敵手時,那種與人切磋武藝時的巨大痛快了。

可是仔細想想,這對一般的劍客來說,是多麼簡單就能得到的東西呢?

歐陽鋒與洪七公。

*

從結果來看,獨孤求敗是人生的大贏家,他一輩子不曾輸過別人,可是從過程來看,他的人生卻是無驚無險,平淡的一團糟。在他習武的一路上,因為實力過於突出,他一生沒有任何值得他用心記住的對手,沒有任何值得他心跳加速的戰鬥。

你說他活得很成功嗎?是的,他是活得很成功,可是換個角度想,他也同時活得很失敗,畢竟戰鬥了一輩子的他,最終只能寂寞到與鵰為友,他不曾因危險而體驗過害怕、不曾因恐懼而體驗過退縮、不曾因期待而體驗過顫抖,他的心臟跳了一輩子,卻從未因為遇到實力旗鼓相當的劍客,而振奮瘋狂地劇烈跳動過。

而如果一個劍客活成這樣,就算不曾輸過,又跟死了有什麼差別呢?

對獨孤求敗來說,他享受的勝利與驕傲,是用每一個劍客所能擁有的,那些習以為常到幾乎不曾想過有一天會失去的東西換來的,往前看,他沒有任何值得挑戰的對象,往後看,他沒有任何值得切磋的敵手,可是走在武學的道路上,既不能往前看又不能往後看,他又該看向哪裡呢?他要去哪裡變強?去向誰學藝?和誰一起進步?去哪裡找到像洪七公與歐陽鋒交戰時,那種棋逢敵手,想要全力互搏高低時的巨大快感呢?

唉,這樣的寂寞,對一個熱愛戰鬥、享受戰鬥的劍客而言,是多麼難以承受的痛苦啊!

*

獨孤求敗,一旦求了敗,一世威名便成空。所以,他若愛惜自身羽翼,便不能讓自己的武林神話輕易破功。因此,在這個思維下,他的求敗為假,求勝為真、求名為真。代價是,他會在武藝的世界裡孤獨一生。

可是,一旦他是真的不在意名,覺得孤獨比輸更痛苦,那他不僅求敗為假、求勝與求名也為假,他想求的是勢均力敵,可以互相切磋的「敵」或「友」,就像歐陽鋒與洪七公遇到彼此那樣。

是求敗?求勝?求名?求敵?還是求友?每次看到獨孤求敗墓前的文字,始終覺得非常好奇,這位一敗未嘗的江湖最頂級王者,在死前一刻,究竟會用怎樣的心態,去看待他所經歷的傳奇一生呢?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