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娜的遺言》:波特老師的心理諮商

劇透提醒!下文翻寫自《漢娜的遺言》第一季第十三集片段。

在漢娜自殺的所有理由當中,輔導老師波特是唯一的成年人,他出現在錄音帶的最後一卷,也就是能抓住漢娜不去自殺的最後希望,漢娜自殺前,她還特地留了一絲希望給波特,希望他能將自己從黑暗的深淵中拯救出來,其實從漢娜的這個舉動,就能看出波特這位心理輔導師的責任與份量了。接著,我們來看一看,波特老師是怎麼和漢娜溝通的。

*

「不如談一談妳現在的感受是什麼吧!」波特說。

「嗯,」漢娜想了想:「迷茫(Lost),還有一點空虛(Empty)。」

「空虛?」

「對,我現在對什麼都沒感覺,就像,我什麼都不在乎了。」

「妳不在乎什麼?」波特再問。

「不在乎一切,像是學校、自己、這裡的人、我的父母。」漢娜忽然沉默。

「妳的父母?」

「我的意思是,我在乎他們,但我不是他們需要的樣子。」

「他們需要妳變成什麼樣子呢?」

「或許是不會(給他們)帶來麻煩?」漢娜的語氣不是很確定。

「是嗎?那妳怎麼給他們帶來麻煩?」

「我不知道。」

「那妳的朋友們呢?妳在乎他們嗎?」

「朋友?什麼朋友?」

「我知道妳有一些朋友,我常在走廊上看到。像是潔西卡、艾力克斯,我還看過妳跟考特妮一起。」

漢娜突然打斷波特老師,非常嚴肅地說道:「他們不是我的朋友。」

「那克雷呢?」

「克雷討厭我。」

「我不認為克雷討厭妳,我不是很了解他,但他不像是那種會隨便恨別人的人。」

「算了。」漢娜起身作勢要走。波特老師馬上挽留道:「等等,別走,讓我把這事理清楚,拜託。」

漢娜聽了勸,又再度坐了下來。

「當妳離開這間辦公室後,妳希望漢娜會有什麼不一樣?」

「我不知道,我知道我想怎麼樣。」

「好,聽起來好像是妳沒有得到妳想要的的東西。我們就從這裡說起吧。」

到這裡,波特老師的引導其實還算流暢,甚至當漢娜想掉頭離開時,波特都相當盡力挽留,希望她能再把心裡話說出來,看有沒有再深入聊下去的機會,單就這點來看,波特其實已經是一位非常盡責且專業的心理諮商師了。但是!重要的大轉折來了。

*

「我想要它停止。」漢娜說。

「妳想要什麼停止?」波特認真地問。

問到這裡,漢娜開始哽咽說道:「我想要一切都停止,人們、生命。」

「生命?」波特遞了一包面紙給漢娜,再度問:「漢娜,妳說妳想停止生命,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

「因為這對我來說,是很嚴重的一件事。」

「我知道,很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吧。」

「發生什麼事了?妳為什麼會來這裡?如果需要我幫妳,妳就必須要說得更具體一點。」

「在那場派對上,他強迫(暴)妳了嗎?」

「我覺得是。」

「妳覺得是?但妳不確定?妳有叫他住手嗎?」

「沒有。」

「妳有跟他說不要嗎?」

「沒有。」

「也許妳們當時是相互情願的,但妳最後改變主意了。」

「沒有,不是那樣的!」漢娜激動地反駁。

「我們要告訴妳的父母或警察嗎?」

「不!」漢娜大聲道。

「漢娜,那個男生是誰?」波特說:「當妳們(學生)受到侵犯,我有責任去找警察,但我需要知道事情的原委,和是誰做的。」

「如果我告訴你了,你能向我保證他會入獄嗎?而且我再也不用看到他的臉,也不用再面對他?」

「我不能保證這個,但我可以向妳保證,在這過程中我會盡全力保護妳的安全。如果妳不想給我名字,如果妳不想對這個男生提起訴訟,如果妳根本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提起訴訟,那就真的只剩下一個選擇了。

「什麼選擇?」

妳可以放下。

你的意思是,什麼事都不做?

「他在妳的班上嗎?」

「他是學長。」

那他再幾個月以後就要離校了。

你他媽的在開我玩笑嗎!

*

漢娜,聽著,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我相信妳,但如果妳不想面對他,那唯一的選擇就是放下。

「好,我也只能這麼做了,波特先生,謝謝你。」漢娜開始收拾東西要離開,至此,她已不想再談下去。

「還有什麼需要談的嗎?」

「沒了,我想我們已經有結論了,我需要放下,默默忍受。」

「漢娜,我沒說要忍受,但有時這是唯一的選擇。」波特急忙解釋。

「你說得對,我知道了。」

「漢娜,你可以坐下,不用這麼急著走。」

漢娜走出波特老師的辦公室外,好奇他還願不願意挽留自己,但波特老師卻始終沒有出現,於是,他成了壓垮漢娜的最後一根稻草。

*

首先,請容我收回在上面說的波特是一位非常盡責且專業的心理諮商師這句話,因為從第二段開始,劇情突然出現了大轉折,波特對漢娜的這番勸導,已經讓我懷疑起他是不是一個純粹想搞事的心理諮商師了!

為什麼?因為心理,服務的是人性,而會這麼說,是因為波特老師根本沒認真搞清楚什麼叫人性。

我不是專業的心理輔導師,我想大部分的觀眾都不是,但是看到波特的這段勸導,我想你如果是漢娜,心裡多少也都會有那種不太舒服的感覺對吧?這是為什麼?我們為什麼會這樣覺得?波特老師到底哪裡做錯了?

先說一個點,網路上很多人在亂分析一通,說是因為波特老師沒有及時追上去。嗯,我真的是要暈倒了,這怎麼會是重點呢?追上去幹什麼?再苦口婆心地亂勸一通嗎?【下面會解釋為什麼波特老師是在亂勸】還是把漢娜綁起來阻止她做傻事?還是趕快把她抓到警局,先關起來,再把來龍去脈跟父母和警察全部交代清楚,再看要怎麼發落這位不想讓自己被強暴的事情被父母和警察知道的小女孩?

波特老師最大的問題,根本不在行為上,而是在溝通上,我一直認為,波特的溝通方式有很大的問題。問題在於,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和真人溝通,既然是溝通,就離不開人性,對於一個想要自殺的人來說,情緒應該是非常敏感的,而在和這樣的人溝通時,有一個最大的禁忌——那就是不能低估對方遭遇再說一次,不能低估對方遭遇!

而我們這位優秀的波特老師呢,地雷從頭踩到尾。

*

什麼叫低估對方遭遇?就是預設當事人的痛苦「沒有當事人想像的嚴重」。

波特老師說:「也許你們當時是相互情願的,但妳最後改變主意了。」

這句話,就是很標準的在低估對方遭遇,波特老師在擅自臆測漢娜的痛苦其實只是被自己給放大出來的。有沒有可能是這樣?從邏輯上來說,有可能。但這種時候還講什麼邏輯和理性?此時最需要照顧的,明明是漢娜的情緒啊!而這不就是一位心理諮商師要特別留意的事嗎?奇怪了?波特老師不是學心理的嗎?Excuse me?

波特老師又說了:「如果妳不想給我名字,如果妳不想對這個男生提起訴訟,如果妳根本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提起訴訟,那就真的只剩下一個選擇了。

「什麼選擇?」

「妳可以放下。」

放下個西瓜啊!你看我們這位優秀的波特老師,不先好好照顧漢娜的情緒,又自顧自地在講道理了。親愛的波特老師,你知道你是在和真人溝通嗎?為什麼要一再低估漢娜的遭遇和痛苦?而此時,漢娜有沒有對波特老師釋放出警訊?有沒有露出生氣與不解的樣子?還真的有!但我們單純的波特老師還是傻傻地搞不楚清,不只踩了兩次地雷,還準備繼續踩好踩滿,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波特老師再說:「他在妳的班上嗎?」

「他是學長。」

那他再幾個月以後就要離校了。

你他媽的在開我玩笑嗎!

第三次踩雷,夠明顯了吧?波特老師其實一直都在低估漢娜的絕望與痛苦,並主觀地認為放下對漢娜是一個更好的選擇,但是,他又沒有經歷過漢娜的痛苦,憑什麼苦口婆心地勸人放下?這樣的期待,其實是很自私、很卑鄙的。然而,你以為我們這位愛搞事的波特先生就這麼放過漢娜了嗎?NoNoNo,絕對沒這麼簡單。

*

波特老師接著說:「漢娜,聽著,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我相信妳,但如果妳不想面對他,那唯一的選擇就是放下。」

「好,我也只能這麼做了,波特先生,謝謝你。」漢娜開始收拾東西要離開,至此,她已不想再談下去。

第四次踩雷。而且我對但如果妳不想面對他,那唯一的選擇就是放下這句話非常感冒,因為「唯一」這兩個字一旦說出口,就等於把漢娜最後的希望都給堵死了,這已經不是單純在講理,而是一種教育(或說教訓)了!重點是,漢娜都絕望到想自殺了,憑什麼波特老師你還可以像站在高處俯視眾生般,說出如果不想面對他,那放下是妳唯一的選擇這種好像看透世間一切痛楚的話?如果真的想勸人放下,好歹也說個讓人可以信服你的理由出來吧?嗯,抱歉,我們優秀的波特老師沒有講,因為他還要忙著繼續搞事。

最後,波特老師說:「還有什麼需要談的嗎?」

沒了,我想我們已經有結論了,我需要放下,默默忍受。

「漢娜,我沒說要忍受,但有時這是唯一的選擇。」波特急忙解釋。

「你說得對,我知道了。」

第五次踩雷,繼續低估漢娜的痛苦與遭遇、繼續說道理講邏輯而不照顧情緒、繼續一廂情願地認為漢娜應該要學著放下,但要如何放下卻一直不講清,唉,如果漢娜可以想得清、可以輕易放得下,那還來找你求助個西瓜啊,你不好好聽人訴苦,一直逼一個無法放下的人就是要放下,若要說你是壓垮漢娜的最後一根稻草,親愛的波特老師,送給你四個字:。至。名。歸。(怒)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