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之戀與初戀樂園

午後,窗外細雨濛濛,我戴起耳機,準備走進一場奇幻之旅,手邊的兩本書,一本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另一本是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我同時翻開,並交錯著看。

這是兩個相異的時空,兩段變異的愛戀,白流蘇與范柳原,房思琪與李國華。

一邊是動盪時代裡,開出的純淨百合;一邊是平和場景裡,開出的絕望荼靡。

一邊的劇情,如奏鳴曲般磅礡壯麗,令人心頭如火焰般燃燒,於是血性一湧,便願奮不顧身縱入愛情。

下文節錄自《傾城之戀》。

流蘇站在門檻上,柳原立在她身後,把手掌合在她的手掌上,笑道:「我說,我們幾時結婚呢?」流蘇聽了,一句話也沒有,只低下了頭,落下淚來。柳原拉住她的手道:「來來,我們今天就到報館裏去登報啟事,不過你也許願意候些時,等我們回到上海,大張旗鼓的排場一下,請請親戚們。」流蘇道:「呸!他們也配!」說著,嗤的笑出來,往後順勢一倒,靠在他身上。柳原伸手到前面去羞她的臉道:「又是哭!又是笑!」

一邊,如音樂盒上的輕音,緩慢而耽美,但精緻的誘惑下,卻藏著極深的惡意,隨著思琪內心的掙扎,穿越人性的黑暗與扭曲,愛情甜蜜的糖衣下,是一層層的毒藥。思琪一口口品嘗,一步步墜入深淵。

下文節錄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怡婷高中畢業之際,只和伊紋姊姊和毛毛先生去臺中看過思琪一次。白色衣服的看護士執起思琪的枯手,裝出娃娃音哄著思琪說:「妳看看誰來看妳了啊?」伊紋和怡婷看到思琪整個人瘦得像髑髏鑲了眼睛。鑲得太突出,明星的婚戒,六爪抓著大鑽。一隻戒指在南半球,一隻在北半球,還是永以為好。沒看過兩隻眼睛如此不相干。看護士一面對她們招招手說,「過來一點沒關係,她不會傷人。」像在說一條狗。只有拿水果出來的時候思琪說話了,她拿起香蕉,馬上剝了皮開始吃,對香蕉說,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兩本書交叉著讀,情感錯綜複雜,彼此排斥著、諷刺著、嘲笑著,心頭無限感慨。

這樣的閱讀方式,果然不會讓人活得更快樂。

但至少,讓人活得更深刻。

You may also like

2 則留言

  1. 看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但是太情節灰暗,只看完一半就放下了…改天再認真讀完

    1. 初戀樂園的劇情真的很黑暗…其實我也是斷斷續續看完的,一口氣讀完太辛苦也太煎熬了(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