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顏辭鏡花辭樹

睜眼,起身著裝,窗外微弱的晨光,映在房間的軟木墊上。推開窗戶,花團錦簇,鶯燕蜂蝶,遊戲人間。披上外套,輕輕關上房門,有時會聽見浴室的沖澡聲 。沒錯,德國的室友們都早上洗澡。這點實在很有趣,我問他們為什麼不晚上洗,他們聽完以後大感疑惑,反問我為什麼要晚上洗,我說睡前洗,棉被枕頭比較乾淨,他們說早上洗,上課頭腦比較清醒,我笑笑地點頭,說難怪我洗澡時,浴室永遠沒人擠。

還記得每周一是採買的日子,離開宿舍到Edeka或Penny(德國的兩間超市名稱),必須先經過一座公園,小孩的嘻笑聲一般要等到下午才會聽見,尤其是下課到晚餐這段時間,有些父母會帶小孩來這裡盪鞦韆,此時多半還沒有什麼人,走過沉默的公園,不到一分鐘就到超市了。

宿舍旁的小公園。

至於,要買些什麼東西呢?

嗯,每次採買,基本上大同小異,薯餅兩包、馬鈴薯塊一袋、冷凍披薩數片、雞蛋一盒、牛奶三罐、優格三杯、吐司兩條、麵包幾塊、香蕉一串。買好這些食物,大概可以吃上一周,最神奇的是,費用永遠會比想像中低很多,基本上不超過台幣五百元,很多人說德國東西很貴,其實不然,薯類製品、雞蛋、吐司、水果、牛奶,真的都比台灣便宜許多。

偶爾呢,我會想換換口味,自己動手做料理,打拋豬、糖醋魚、咖哩雞、或滷一些千奇百怪的東西,反正吃不完,還有冰箱可以冰,再不行,拿給比較容易餓的室友們,他們不像我這麼挑嘴,什麼都吃。像是有次,有位室友在廚房做料理,我湊上臉一瞧,發現他竟然把青椒挖空,並在裡頭加了一些炒豆子及玉米粒,又在青椒上面鋪上一層烤到微焦的起司,說這是一道特色料理,我故作鎮定地看著眼前這道有點暗黑的玩意,心想這位老兄和我對於什麼叫料理,確實存在極大差異。

*

在德國讀書期間,我通常都自己下廚。早餐吐司夾蛋配香蕉牛奶,或薯餅;中餐學校餐廳吃,或回家吃薯餅;晚上披薩或馬鈴薯塊配荷包蛋及香蕉牛奶,或薯餅。是的,我就是這麼愛吃薯餅!我可以周周吃、天天吃、餐餐吃!所以也因為我太愛吃薯餅的關係,在伙食的開銷上,我可以非常省,因為德國賣的薯餅一大包才0.89歐元,折合台幣大約只要32塊,所以我的冰箱裡,永遠不會沒有它。

每個星期一,我總會拎著裝滿食材的背袋,走回那熟悉的公園,再回到宿舍廚房,將相同的食材擺進冰箱裡,接著等待一周時光的熟成,再填滿冰箱,等待一周過去,然後再繼續填滿,繼續等待……

你說這樣的生活,有什麼意義?

哈哈,其實沒有。只是挺遺憾的是,像這種極瑣碎又沒什麼意義的循環,永遠也不會結束,以前是這樣,現在是這樣,我想未來也必然還是這樣,它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兒,不值得放在履歷上、不值得放在話題上,甚至不值得寫成一篇堪紀念的文章,它太渺小幽微,更沒什麼好學習與留戀,只是,我知道它曾經存在過,如此而已。於是直到離開的那天,冰箱清空了,再也無法由我填滿了,才忽然想起《蝶戀花》裡的那首詞:「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算了,就讓下一個陌生人繼續填滿你吧。只是,冰箱應該已經吃膩了,所以下一個人啊,記得別再拿薯餅餵它了,知道嗎!?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