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女子圖鑑》:深不見底的社會泥沼

《東京女子圖鑑》這部日劇,說真的,非常非常好看,無論男女老少,我想都能從這部日劇裡得到深刻的共鳴。劇中用各種政治不正確的話語,深刻地諷刺日本社會對女性種種的預設與限制,從職業到年齡、從出身到階級,在每個人生階段,被各種無形的壓力逼迫著去追求社會預設給他們的幸福定義。

其實無止盡追求世俗眼光的綾,有點像被社會綁架的人質,雖然她數次抵抗掙扎,但看著別人擁有的一切,卻又心生羨慕,只好再次跳入東京這個看似光鮮亮麗的泥沼,繼續追求那深不見底的幸福。病態的社會、扭曲的價值,刻劃細膩又不失真實。只是,在每個感嘆與理解的背後,卻也充滿各種無奈與唏噓。 

女人間的相互妒忌

我們也不是在誹謗綾,我們只是指出她的潛能、能力、魅力和現狀不符而已,因為隆之(綾當時的男友)可是商業公司的菁英,而且老家住在目黑區舊山手線附近的豪宅,長得帥,人又好,是所謂的超優良物件,為什麼會和綾交往呢?會這麼想是正常的吧?被提拔為品牌經理也是一樣的道理,為什麼偏偏是她?

*

提分手時,情人的毫不在意

「我想和你分手。」綾對幸和先生說:「到現在為止,我都覺得結婚,生兒育女的幸福如同井底之蛙,一孔之見,因為那些人不知道踩著Grandmaison(日本最高級住宅區)裡鬆軟地毯走路的感覺,也不知道坐在歌舞伎包廂中吃到的便當的味道……那樣的人生,真的幸福嗎?」綾轉過頭,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幸和先生。

「所以,我要謝謝你。但是……」她走向前。

「這樣啊……我知道了。」幸和先生打斷綾。

原來綾已經長大了啊。」他站起來,摸著綾的頭髮,說:「要幸福喔。

語畢,從容離去,丟下不知所措的綾。

*

婚姻裡的大荒謬

憤怒的綾,站在和服店前,打給店裡的老闆娘,老闆娘的丈夫正是幸和先生,綾因為受不了自己提分手時,幸和先生那毫不在意的態度,便決定告發他與別人(其實那個人就是自己)偷情的事給她妻子。

「喂,老闆娘嗎?」

「對。」

「你老公在搞外遇喔!」綾向她告發。

老闆娘沉默兩秒鐘,從容說道:「是嗎?我知道了。謝謝提醒。」掛上電話,笑笑地回頭,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

*

自欺欺人的哀傷

「從小我就一直堅信著,自己的人生將會非常美好和浪漫,但其實只是平淡無奇、隨處可見的故事而已,自己不是獨一無二的主角,而是有成了配角的感覺。但是,我很幸福喔!」走在橋邊,綾思索著。

此時,兩位推著嬰兒車的媽媽靠近,其中一位道:「話說,有知名模特兒搬到我家公寓的最上層喔!」

「這樣啊!那這裡的地價會漲呢!」另一位媽媽說。

我很幸福喔!」忽然間,那位媽媽竟轉頭向著綾這樣說道。

再往前幾步,綾又聽到另一群婦人在話家常。

「為何?分期付款買的人也沒辦法啊?」「是啊!又不是什麼好位置。」

我很幸福喔!每天都是!」忽然間,其中一個婦人又轉頭這樣跟綾說。

「是的,我非常幸福,一直拼命地想成為偉人,但是配角也沒什麼不好的嘛!捨棄上流社會意識的話,現在的生活也非常幸福。」於是,綾開始說服自己其實一直都很幸福。只是夜晚走在橋畔,牽著丈夫的手,說自己很幸福的綾,臉上卻沒有半點笑意,空洞的眼神裡,依舊滿是迷惘。

*

社會目光的綁架

「未婚時被人說結婚才是女人的幸福,結了婚以後,又被生小孩才是女人的幸福這樣無言的壓力所壓迫,被女人幸福的定義無止盡的逼迫著……」綾坐在沙發上,看著離婚協議書。

「只要在這上面蓋章,一定能從世俗的壓力中逃脫。能生小孩的女人路上都是,但是能在一流企業,憑著自己的判斷來推動企劃的女人很少,這樣就足夠了吧!?」綾試著說服自己。

「但是……既身為女人,連小孩都不生……」綾想起了自己的過去。

「我不要這個,這不是森林家族(日本玩具娃娃屋)!」」還是小女孩的綾放聲大哭。

她父親質疑:「為什麼?這也是玩偶啊!」

「不一樣啦!艾莉跟小光都有森林家族,所以我一定要和愛莉他們一樣的!」

「說什麼一定要一樣的,那如果愛莉死了,綾也要跟著一起死嗎?」

綾的媽媽說:「真是的,孩子的爸,不是那樣好嗎?女人就是從小就想要和別人擁有一樣的,就這樣和大家並肩成長……」

鏡頭回到拿著離婚協議書的綾身上,她沉默了一陣,感嘆道:「我明明已經長大了……」拿起筆,寫著寫著,綾還是哭了。

*

各自的生活歸屬

「被涼子揭發做小三,被調到地方工廠的由紀,歷經風雨才能看見彩虹,因為那件事情為契機,外遇的男人離了婚決定和由紀再婚了,現在兩人共同經營著進口雜貨的網路商店……」

「另一邊,涼子就算被當成老OL也一直待在公司,用存下來的錢去國外留學,然後就留在當地企業努力地工作……」

「辭掉一流外商公司,去四國種樹的,開創了非政府組織並活躍於此……」

安奈姐有了第一個孫子喔!成為了奶奶,好像激發了自己的母親職責……」

正人好像也過得很幸福,一直上傳照片到社群網站,像是小孩COSPLAY後的照片,或是熱量很高的便當,雖然不知道為何沒有老婆的照片……」

美彌和離過婚有小孩的男人再婚了,當然那男人是港區出身的,據說蜜月旅行是去地中海航海旅行……」

浩平辭去咖啡廳的工作了,雖然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是好像常出現在六本木,當然身邊總會有年長的女性……」

「大家就像隨著時光流逝一般地變化著,然後找到了各自的歸屬……」綾走著走著,回到最初的關東煮攤,竟正好看見了她的初戀情人坐在牆角。

回想著初戀的時光,她感嘆著:「那時覺得這樣的幸福太渺小而感到悲哀,於是放手了,現在已經懂得這樣的小幸福多麼得來不易,至今為止所發生的每一件事,大概都是為了重新認知這個道理而繞的遠路吧……」

綾看著她最初的戀人,憶起曾發生的甜蜜,她笑了,當她正要走向前時,一旁的小女生喊:「爸爸!章魚燒買好了!」

「太好了呢!」小女生牽起她爸爸的手往前走。

原來,她的初戀情人也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歸屬,綾看著他的背影,一手牽著妻子,一手拉著小孩,逐漸遠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