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與魚

和小燕子吃飯,一直都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

小燕子是我經常會相約見面的小學同學,他和我之間有太多故事可以說,我和他的交情將近十五年,已經可以說是熟到不能再熟、見面可以直接嫌對方怎麼還是長那副鳥樣的老朋友了。

小燕子是個男生,他只允許很熟的朋友這樣叫他,不熟的人叫他小燕子他會生氣。小燕子身材中等,臉型四四方方,講話「台」味十足,相當好笑。他很喜歡講一些我聽不懂的台灣俚語,或許是因為他在工廠工作的關係,和現場的師傅溝通都是用台語,所以他懂很多台灣俚語吧!我接觸到的大部分台灣俚語,都是從小燕子那邊聽來的。

有趣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小燕子講台灣俚語的時候,我特別容易記得住,或許是因為小燕子的表演能力非常厲害,再加上某些台灣俚語本身,嗯……雖然粗俗歸粗俗,但形容得實在很貼切、很有畫面感吧!哈哈哈。

不過,我今天不是要聊台灣俚語,而是要聊一聊小燕子這個人。

*

小燕子不喜歡讀書,可是即使如此,他卻從不諱言自己不愛讀書或成績不好,對他來說,成績不好不代表什麼,因為他總覺得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我相信小燕子課業不好並不來自於他不聰明,而是來自於他的個性,因為小燕子是個坐不住的人,我和他認識快十五年,他約了我打過無數場球,然而,他找我去看過幾天書呢?零。

沒錯!十五年來,掛蛋——所以你知道他有多討厭看書了吧?

不過,這並不影響我覺得小燕子是個很有趣,很值得當朋友的人,因為就像前面說的一樣,我和小燕子認識太久了,他不喜歡讀書的個性我太清楚,我知道他討厭考試和課本,最不喜歡的工作型態就是坐辦公室朝九晚五。

所以呢,小燕子大學就開始學習做過水電學徒,跟著師傅趴趴走。

有次我家抽水馬達壞掉,還是小燕子來看的。我跟小燕子說,如果他將來成了水電師傅,我認識的朋友全部都會是他的客人。小燕子那天很高興,然後我那天沒有付錢。

*

小燕子是個老實人,做事腳踏實地,從不妄想一步登天,我一直覺得他這個人不適合做生意,做生意一定慘賠,因為小燕子這個人太重情重義不重利了,我從他身上完全看不到狡詐商人該有的貪婪嘴臉,我出書的時候,他還曾說要出錢投資我,看我要多少他都願意出,我大笑三聲,跟他說投資一個旅行作家一定是他這一生做過最愚蠢的決定。

我一直都覺得,所謂的「朋友」,一定要找跟自己性格互補的人,因為你可以從那個人身上,看見某個你所期待自己成為,卻沒辦法成為的人。對我來說,小燕子就是那樣的人。

幾個月前和小燕子見面,他跟我說他的夢想是去奧地利聽一次維也納音樂會,我問他奧地利說什麼語言,他說他不知道,我跟他說奧地利說「德語」,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我,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後來我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淡定,因為在他眼裡德語和英語是差不多的,因為他都不會講,所以對他來說,中文以外的所有語言都是屬於同一種「碗糕」。

「不然我們一起去好了!你看怎樣?」小燕子睜大眼睛,突然對我放出了像卡通人物般的炯炯光芒,我大笑,說有機會的話可以。不過我一直都不知道,原來像小燕子這麼腳踏實地的人,也會突然想放飛自己去旅行。結果才一個月不到,小燕子上禮拜突然跟我說他年底要自己一個人去北京玩,連機票都買好了,多貴他都要去,你說這人奇妙不奇妙?

*

我曾經讀過一句話,非常喜歡——一個人如果沒有能讓你仰視的那一面,也沒有能讓你俯視的那一面,那麼你與那個人的相處,就注定不會很長。我想就是因為在小燕子的身上,有太多我能俯視的那一面,也有太多我能仰視的那一面了,所以我們間的友誼,才能不被時光的洪流所逐漸沖散吧。

有時候和小燕子聊天,會想到從前的自己,以及和他一起成長的點點滴滴,而你知道嗎?有時候把自己拉進回憶裡,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因為回憶的本質,就是你知道那一切,不管美好還是不美好,終究都回不去了。或許你想到一件快樂的事,又會突然因為那件事的逝去而悲傷,或是你想到一件悲傷的事,結果你發現自己還沒釋懷,重新再想起又再痛一次。

人就是這麼奇妙,我們都活在情緒的浪潮裡,而所有曾經覺得值得的回憶,不管是快樂還是悲傷,那些過去的記憶所帶來的感覺,其實不管怎樣,都會漸漸因為日出月入的時光,而漸漸變得紛亂模糊、漸漸變得支離破碎、甚至變得面目全非……

可是不管怎樣,那些已如亂花走馬的記憶,如果一直都還有個你覺得值得的老朋友陪著你一起遺忘……嗯,那其實也是一件挺值得開心、挺值得慶幸的事了,你說是嗎?:)

這篇文章,寫給小燕子,一個相識了十五年的老朋友。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