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局裡的刀光劍影

現實中,認識魚群我的人都知道,我非常愛下象棋,喜歡到什麼程度呢?高中所有的社團時間,我都會主動去找象棋社的指導老師求戰,老師是高段位的職業棋士,年紀六十有餘,棋藝非常了得。高中三年,我和老師下過數十盤棋,只贏過老師一次而已,而且那次老師還是一對三……雖然和老師下棋會一直輸,但在和老師的不斷實戰中,我發現自己進步極為迅速,而且也能趁機偷學老師的開局路數,非常自豪地說,我曾拿過校內象棋錦標賽的亞軍。[羞]

那次的校內冠軍賽,是我自下象棋以來,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棋。當時的比賽是採淘汰賽制,輸一場就會被刷掉,因此晉級冠軍賽的人都是全勝。那天,因為我的對局提早結束,便先被請到冠軍賽的座位上等待,大約二十分鐘後,一位身著運動衫、戴著厚重眼鏡的老兄緩緩坐下,我定眼一瞧,發現對手竟然是同系學長!雖然我不認識他,但看他一臉肅穆,頗具氣場,想必是個箇中好手!我當下既興奮又期待,一點怯戰的感覺都沒有,因為我很享受下棋的感覺,尤其是,我特別喜歡和聰明人玩!

比賽開始前,我們先是握了手,然後把各自的計時器設定好,按賽制規定,各自的思考時間只有一小時,誰先被將死,或是誰的時間先用完,誰就算輸。

*

那場對局,我最後輸了,但我輸得心服口服,因為學長真的太厲害了。不過我不是輸在被將死,而是輸在時間提早用完,但真要下到最後,我心裡很清楚——我還是會輸。

那場棋,我模仿了老師最擅長的「五六炮」開局,什麼是五六炮就不多說了,總之就是一種打防守反擊的開局路數,這是我最擅長的走法。在對弈的過程中,學長下棋的速度極快,而且絲毫沒露出半點破綻,短兵相接數輪,我很快就居於下風。見對手技高一籌,我立刻轉換策略,開始想辦法和對手強行換子,和老師下過無數盤棋的經驗告訴我,如果覺得對手實力在自己之上,那就先盡量簡化場上有可能的變化形式,藉此降低對手與自己的控子差距,但是,這是求和的戰略,不是求勝的戰略。

我當下就是採取這種戰略,因為我知道自己很可能贏不了對手,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想辦法「不要輸」。

*

那場比賽到了中盤,聚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連老師都來了,大家都安靜地看著我們對弈,不得不說,那種驚心動魄的感覺,至今依然歷歷在目,就像在華山上,歐陽鋒與洪七公比試到最後那樣。

下文節錄自《神鵰俠侶》第十一回:風塵困頓。

他二人所使的九陰真經內功,雖有正練、逆練之分,但均依於《易經》的至理:「物極必反」。老陰升至盡頭即轉而為少陽,老陽升至頂點便轉為少陰。他二人將真經功夫發揮的淋漓盡致,洪七公正練功夫漸轉為逆,而歐陽鋒逆練的功夫到後來漸轉為正。兩人再催幾次勁力,兩股內力合而為一,水乳交融,不再敵對互攻,而是融合貫通,相互撫慰,便如一幅太極圖相似,陰陽二極互環互抱,圓轉如意。

兩人只感全身舒暢,先是身上寒冷徹骨,但對方內力傳來,如沐春日陽光,又如浸身於溫暖的熱水之中,自內息各脈以至四肢百骸,盡皆舒服之極。頃刻間全身炙熱,如置身烤爐之中,炎熱難忍,對方內力湧來,登時全身清涼,熾熱全消。

是的,我對戰當下感受到的,就是這種暢快淋漓的感覺!那盤棋的每一手,我都是抱著極為認真、極為嚴謹的態度去下的,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戰,我要確保自己出盡全力,不留下任何遺憾。

對手的攻勢既凌厲又綿密,到棋局中盤開始,我們是雙炮對雙馬,學長是雙馬,但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學長的控馬能力極好,完全超出我的想像,甚至用的都要比老師好了!於是我只能漸漸採取守勢,但疲於防守的結果,也同時耗去了大量時間,我只好一邊防守一邊組織進攻,但為時已晚,雙炮還來不及威脅到對方的將軍,我的時間已經用盡了。

*

比賽結束後,老師上前誇我防守的功力不錯,有成功化解幾波關鍵的進攻,他在一旁看得很過癮,我私下跟老師說,這位學長的棋力相當高明,感覺不在老師之下,結果老師直接跟我說,這位學長也是職業棋士,段位和他一樣高!

「我就覺得奇怪!一般人控馬怎麼可能靈活成這樣啊!」我大笑。

可惜後來再也沒和學長下過棋了,一學期後老師也離開了社團,由於升了高三,我便沒再繼續鑽研棋藝,然而,每當回想起那時,與人在棋局裡刀光劍影的感覺,還真是頗為懷念呢。

近日遇見棋力相當的對手,連下數局,有勝有負,心中棋魂再次燃起,故作此文,以表當年交戰心境。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