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迷情》:「精神出軌」和「肉體出軌」,哪一個你比較不能接受?

全文無雷。

最近,挺喜歡看Keira Knightley主演的電影,因此挑了《一夜迷情》來看。關於Keira Knightley這位英國女演員演過的電影,我想大家最耳熟能詳的就是《傲慢與偏見》、《曼哈頓戀習曲》,以及《神鬼奇航》系列了。不過今天,我想聊一聊《一夜迷情》這部比較冷門的愛情文藝片。

這部電影在探討一個蠻常見、也蠻有意思的老問題——「精神出軌」V.S.「肉體出軌」

首先,在進入真正的討論以前,我們必須先定義好一個前提,不然整個討論會很容易歪掉。當我們在比較「精神出軌」和「肉體出軌」這兩件事,到底哪一個更糟糕」的時候,請務必注意一件事——

「精神出軌」和「肉體出軌」,彼此是「不能相互影響」的!

也就是說,「精神出軌」就代表「肉體沒出軌」;「肉體出軌」就代表「精神沒出軌」。

這個前提非常重要,如果一開始沒釐清,怎麼討論都沒有意義。或者說,很容易導致一些看似很睿智,其實有講等於沒講的爛結論。比如說:

我覺得精神出軌比較嚴重!因為精神出軌久了,肉體就會跟著出軌!

不,我覺得肉體出軌比較嚴重!因為肉體出軌久了,精神就會跟著出軌!

請大家注意,這些就是典型的「廢話」。什麼叫廢話?就是看似好像有在說什麼,但其實根本什麼都沒說,看似好像有什麼自己的見解,其實什麼都沒有。而面對這種無意義的空洞結論,如果你無法做到心智免疫,會很容易就被相似的理解搞得烏煙瘴氣。

*

好,讓我們回到問題。我換個方式問,把問題弄得再更簡單一點——在婚姻中,另一半對你說:「我心裡還是愛著你,但我和別人上床了」和「我心裡愛著別人了,但我沒和他上床」,哪一件事你比較可以接受?前者還是後者?

前者飛走的,是對方的「人」;後者飛走的,是對方的「心」。

對方的「人」飛走了,心卻還在你身上,這代表對方忠誠的,是「你這個人」的「愛」。(他畢竟承諾過,這輩子最愛的人是你。)

對方的「心」飛走了,人卻還在你身上,這代表對方忠誠的,是「結婚誓詞」的「愛」。(他畢竟承諾過,這輩子要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

(我再強調最後一次,「精神出軌」就代表「肉體沒出軌」;「肉體出軌」就代表「精神沒出軌」。這個前提千萬不要忘記了,不然討論很容易歪掉!)

而這兩種「愛」,你比較看重哪一個?

或許,你比較看重前者,因為你知道自己身體上的吸引力必然會隨著年齡下降,可是另一半要心裡還愛著自己,就算身體出軌,心裡起碼一直還是有你的——要這樣理解,完全沒問題,這是一種很常見的論調。

或許,你比較看重後者,因為你知道就算另一半心裡愛著別人,只要他沒有和對方有進一步的親密關係,就代表他沒有違背那個「要和你過一輩子」的誓言,因此這是可以原諒的——要這樣理解,當然也完全沒問題,這也是一種很常見的論調。

這裡,我提供一種理解的角度,我覺得這種理解很有味道。

我喜歡把這套理解,稱為「薯餅與燉牛肉湯理論」(Hash Brown and Goulash Soup’s Theory)。

*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在一場結婚典禮中新郎新娘講的那些「誓言」與「承諾」,雖然很浪漫、很甜美,可是你仔細想想,「愛」這種感受,真的是有辦法被承諾的嗎?

就像是,我個人極度愛吃「薯餅」,可是我有辦法對著薯餅保證,我這輩子再也不會愛上吃「臭豆腐」嗎?我真的有辦法對著薯餅保證,我這輩子再也不會愛上喝「匈牙利燉牛肉湯」嗎?從理智上來說,我知道這是荒謬的——因為我知道,喜歡與不喜歡、愛與不愛,這一切根本就不是我能控制和決定的。

就像我當初會愛上薯餅一樣,都不是我能控制和決定的。

在理智上,我知道讓自己不要愛上其他食物的唯一方法,就是連接觸都不要接觸。可是「接不接觸」這件事情,難道也是由我控制的嗎?我當初會愛上薯餅,難道是因為我事先預測好」自己會喜歡吃薯餅,所以才有計畫地接近薯餅的嗎?

不,這不對,這一切都只是巧合。是因為我在偶然的情況下吃了薯餅,突然覺得這個東西超好吃,所以才徹底愛上的。別說「愛」是一場意外了,連「接觸」也是一場意外!

而同樣的,一旦意外接觸到匈牙利燉牛肉湯」,因此深深愛上了這個味道,這個時候,燉牛肉湯的印象已經完全烙印在我腦海裡,我又要怎麼控制自己不去愛?把自己關在台灣,永遠不去匈牙利嗎?

*

沒錯,這是唯一的方法。這是唯一可以證明「我在意薯餅」的辦法——我不去匈牙利喝燉牛肉湯。

即使我知道,我心裡對匈牙利燉牛肉湯的愛,甚至跟薯餅一樣濃烈。

我不能控制我的喜歡,但我能控制我的行為!

這個時候,請問你們能不能譴責我?會不會說我對薯餅「不忠」?

我猜你們不會。因為你們完全知道,這份「愛卻不可得」的痛苦,是我一個人在獨自承受。如果我不說,薯餅說不定永遠不會知道。

可是如果今天,我愛匈牙利燉牛肉湯的程度,已經完完全全超過愛薯餅的程度,但是這時候,我因為心裡知道「去匈牙利喝燉牛肉湯,會讓薯餅懷疑我對它不忠」,基於這個理由,我選擇一輩子都不去匈牙利,請問這份極為強烈的、甚至會讓我一生痛苦的「克制」,是不是反而是「我在意薯餅」的最好理由?

是的,我真的很愛燉牛肉湯,真的非常喜歡,但因為我心中還「在意」著薯餅(請注意,在意不代表愛),最後我選擇一輩子都不去匈牙利,都不去見燉牛肉湯一面。請問你們可不可以責備我?會不會覺得這是一件無法被原諒的事?

你這個王八蛋!明明已經說自己最愛薯餅了,怎麼可以又同時喜歡喝燉牛肉湯?這麼花心,真是太無恥了!

我想你不會這樣罵我,甚至從某種角度來說,你或許會覺得,我這個「為薯餅做出的犧牲」是值得肯定的,對不對?

可是坦白說,這不就是所謂的「精神出軌,肉體不出軌」嗎?

那為什麼在人類的感情中,你反而覺得這是一件無法原諒的事?

請告訴我,為什麼?

*下一段文章,我會直接把「薯餅」代換成「老婆」,把「匈牙利燉牛肉湯」代換成「小三」,其它地方完全不變,你自己讀一次,看看會有什麼感覺。

*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在一場結婚典禮中,新郎新娘講的那些「誓言」與「承諾」,雖然很浪漫、很甜美,可是你仔細想想,「愛」這種感受,真的是有辦法被承諾的嗎?

就像是,我個人極度愛老婆,可是我有辦法對著老婆保證,我這輩子再也不會愛上小三嗎?從理智上來說,我知道這是荒謬的——因為我知道,喜歡與不喜歡、愛與不愛,這一切根本就不是我能控制和決定的。

就像我當初會愛上老婆一樣,都不是我能控制和決定的。

在理智上,我知道讓自己不要愛上其他女人的唯一方法,就是連接觸都不要接觸。可是「接不接觸」這件事情,難道也是由我控制的嗎?我當初會看上老婆,難道是因為事先預測好」自己會愛上她,所以才有計畫地接近她的嗎?

不,這不對,這一切都只是巧合。是因為我是在偶然的情況下遇見了老婆,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女人非常迷人,所以才慢慢愛上她的。別說「愛」是一場意外了,連「接觸」也是一場意外!

而同樣的,一旦意外接觸到小三,因此深深愛上了小三,這個時候,小三的印象已經完全烙印在我腦海裡,我又要怎麼控制自己不去愛?把自己關在台灣,永遠不去匈牙利嗎?

*

沒錯,這是唯一的方法。這是唯一可以證明「我在意老婆」的辦法——我不去匈牙利找小三

即使我知道,我心裡對小三的愛,甚至跟老婆一樣濃烈。

我不能控制我的喜歡,但我能控制我的行為!

這個時候,請問你們能不能譴責我?會不會說我對老婆「不忠」?

我猜你們不會。因為你們完全知道,這份「愛卻不可得」的痛苦,是我一個人在獨自承受。如果我不說,老婆說不定永遠不會知道。

可是如果今天,我愛小三的程度,已經完完全全超過愛老婆的程度,但是這時候,我因為心裡知道「去匈牙利找小三,會讓老婆懷疑我對不忠」,基於這個理由,我選擇一輩子都不去匈牙利,請問這份極為強烈的、甚至會讓我一生痛苦的「克制」,是不是反而是「我在意老婆」的最好理由?

是的,我真的很愛小三,我精神出軌了,但因為我心中還「在意」著老婆(請注意,在意不代表愛),最後我選擇一輩子都不去匈牙利,都不去見小三一面。請問,你們可不可以責備我?會不會覺得這是一件無法被原諒的事?

你這個王八蛋!明明已經說自己最愛老婆了,怎麼可以又同時喜歡小三?這麼花心,真是太無恥了!

我想你不會這樣罵我,甚至從某種角度來說,你或許會覺得,我這個「為老婆做出的犧牲」是值得肯定的,對不對?

可是坦白說,這不就是所謂的「精神出軌,肉體不出軌」嗎?

那麼請問,如果你是這個故事裡的老婆,你可以接受「自己的老公愛上小三」這種事的發生嗎?

如果前面的說法,你是完全可以接受的,那麼同樣的,這件事你應該也是要可以完全接受的。

對於故事內容,我沒有進行任何竄改,只是單純把「薯餅」改成「老婆」,「匈牙利燉牛肉湯」改成「小三」而已,其他地方幾乎一模一樣。

如果你前面是可以接受的,但這裡卻不能接受,請告訴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到底是為什麼?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