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本質,是一種「嘲笑」

自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概念,在這個概念的背後,有無數種理解的角度。其中有一種理解,我很喜歡——自由的本質,是一種「嘲笑」。

為什麼自由的本質是一種「嘲笑」?我舉個例子。

假如今天,你發現這世上有一個陌生人,假設叫小明好了,他一直在全世界各地遊玩,而且從來沒停過。他非常高調地在社交軟體上展示著自己的生活,每天不間斷地在網路上更新自己今天又到哪裡玩的照片,看似過得極為開心自在。

請問一下,當你看到小明有這樣的行為,心裡會不會產生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我猜你跟我一樣,多少都會有一點。

這傢伙也過太爽了吧!」我猜你會這樣想。

這個時候,第一個問題——我們的這種「不舒服感」,是針對「事」,還是針對「人」?

理論上來說,我們的不舒服感,應該不是針對人,而是針對「事」。

為什麼不是針對人?很簡單,如果今天我們把小明換成阿月(對我們同樣都是陌生人),做的事情完全不變,請問你的不舒服感會不會因此而消失?顯然不會,對不對?

由此可知,我們的不舒服感,主要是針對「事」,而不是針對人。

因為不管是誰來做這件事,你都會多少感覺到不舒服。

*

那麼具體來說,我們的不舒服感,是針對什麼「事」?

是因為小明「太高調」了嗎?

不,嚴格來講也不是。因為小明並沒有花錢買廣告「逼你」一定要去發現他或關注他,也沒有「逼你」不能封鎖他或不關注他,因此,根本就不存在所謂高調不高調的問題。科技賦予了你權力,你可以隨時讓小明消失在你的世界裡,而且是永永遠遠的消失——只要你輕輕按下一個封鎖鍵。

可是,就算你真的封鎖了小明,看不見小明了,你的不舒服感就會因此消失了嗎?你還是知道小明在全世界繼續遊玩,這件事並沒有因為你的封鎖而有任何一點變化啊!沒錯,但即便是這樣,你還是會不想看見小明對不對?就算你知道封鎖小明以後,不舒服的感覺還是會在,但是你相信只要過一陣子,這個感覺就會慢慢變得「沒那麼強烈」……

如果到這邊,我說的是對的,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會是——你知道你為什麼會想要封鎖小明,會不想看見小明嗎?

你知道你自己在「躲」什麼嗎?

你說你在躲「小明」這個人?你說你在讓自己避免知道「小明都在玩」這件事?

不,都不是,你不是在躲小明這個人,也不是在躲小明做的事情。

更具體來說,你在躲的是一種「感覺」——種「被自由嘲笑」的感覺!

*

我常強調,人有共性。首先第一個,請大家明白一個人類最基本的共性——我們人啊,是一個只看得見自己的物種。

還記得在第一段,當我描述小明的故事以後,我猜你會反應的第一句話嗎?

這傢伙也過太爽了吧!」像這句話,就是典型。

不曉得你有沒有意識到,當你在說一個人「過得很爽」的時候,你比較的對象是誰?

沒錯,幾乎毫無例外,就是「你自己」。

所以,當我對你講了小明的故事,講完以後,你立刻說出「這傢伙也過太爽了吧!」的時候,其實你「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

這傢伙「比起我」,也過太爽了吧!

是的,「爽」這種感覺是比出來的,而要比較,勢必要有個對象。而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都是拿「自己」去和別人比。

就像是,當你走在路上,看到一個陌生人滑了一跤,大笑人家「怎麼這麼不小心」的時候,其實你「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

這傢伙「比起我」,怎麼這麼不小心!(因為你知道自己並沒有滑一跤)

可是,當我們換一種情況,假如今天是你自己先不小心滑一跤,才看到一個陌生人也滑一跤,你還會大笑人家「不小心」嗎?顯然不會了,因為你此刻會想的是——

這傢伙「怎麼跟我一樣」,也這麼不小心!(因為你知道自己也滑一跤了)

甚至有時候,你還會對他產生一種很特別的感覺,想趕快爬起來去扶他一把,好像你也能感覺到他的痛一樣。很奇怪對不對?你為什麼會想去幫他?你又不知道人家痛不痛?說不定他的屁股很硬很耐摔啊!

嗯,可是你不會在意這種問題,你還是會有一股想去幫他的衝動。因為你從他摔倒的行為中,看見了那個無助而可憐的自己。(因為你永遠不會忘記,此時此刻「你自己」也滑了一跤)

沒錯,你真正想幫助的人,其實並不是他,而是你自己。

因為你從那個摔倒的人身上,看見了自己的影子。

這就是人——我們是一個只看得見自己的物種。

*

接著,當我們把這套理解,放到小明的身上,你就會很清晰地看見——

你在躲的那個人,其實不是小明,也不是小明在做的事……而是你自己。

你在躲那個被自由所嘲笑、所羞辱的自己。你害怕看見這樣狼狽的自己,於是你才不自覺的想躲開小明。因為小明的身上,有你不想看見的「自己的影子」。

是的,從頭到尾,你根本就看不見小明,小明根本不存在,你也從來不在意小明是誰,你只是很單純很單純地,看見了一種你所難以觸及的「自由」。只是,那種你所難以觸及的「自由」,此刻正化身成「小明」這個人,出現在你眼前而已。

自始至終,你都是看不見小明的,你眼裡只看得見自由,還有那個全然的自由底下,某個極為狼狽的自己。

你之所以想封鎖小明,不是因為你不想看見他,而是因為你不想看見你自己。

所以我才說,自由的本質,是一種「嘲笑」。一種人人都看不見,但人人都能感覺得到的嘲笑。

而這世上,唯有能大大方方看著自己被自由嘲笑的人,或是能挾著自由的本質,像小明一樣大大方方嘲笑別人的人……才叫做擁有「真自由」。

前者不易,心態要夠健康夠強大;後者困難,行事要夠囂張夠流氓。

這兩種人,都不簡單。而這世間,真正的自由,卻也唯有這兩種人可得。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