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師格》:痛苦,來自被現實背叛的期待

《人間師格》乍看是一部關於「教育」的電影,但深入一點想,它其實更像是一部探討「痛苦」的電影。

什麼叫痛苦?按我自己的定義,所謂的痛苦,就是期待與現實之間的落差。

舉個例子,今天是你一年一度的生日,父母早上出門前,說好晚上要買生日蛋糕回來幫你慶生,結果他們因為工作太忙,忘記訂蛋糕了,於是下班以後,匆忙地幫你買了個便當回來。

「不是說好要買蛋糕的嗎!你們怎麼買了個便當啊?」這個時候,你會生氣、會憤怒、會痛苦,當然很正常,因為你遇到的現實,並不符合你原本預設的期待。你的負面情緒,就是因為這段期望與失望之間的落差才造成的。

「寶貝啊,我們還是會幫你慶生的,只是我們最近工作真的很忙,改天再來吃你的生日蛋糕好嗎?」

「不要!你們說好今天要幫我慶生的!」而這時候,你越是生氣、越是憤怒、越是痛苦,就越是說明,你原本抱的期待是越大的。

「可是寶貝,我們買了你最愛吃的鰻魚飯喔!你看!」請問,聽到父母這個舉動,你的情緒反應會變成怎樣?

從常理來判斷,你應該要感到高興的,因為你知道,雖然他們無法滿足你原本預設的「大期望」(吃到生日蛋糕),但他們也想辦法要透過「調整現實」(買你平常愛吃的鰻魚飯),幫你減少期待與現實之間的落差感,好讓你不那麼痛苦。

所以,痛苦到底是怎麼來的?用最白話的方式講,就是你心裡原本有個期待,但現實卻背叛了這個期待面對這種背叛,很多人是承受不住的,就像吃不到蛋糕的小孩那樣。而《人間師格》這部電影探討的,其實就是生活中,那些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程度不一的背叛。

電影《人間師格》。

*

男主角Henry是一位代課老師,說的白話一點,就是一位流浪教師。他為什麼想當流浪教師呢?Henry自己是這麼說的:「我只想要當代課老師,管好課堂秩序,但不想跟學生有任何感情上的聯繫。」之所以不想和人有感情上的聯繫,是因為Henry小時候有很深的童年陰影,這個陰影對他所造成的心理創傷,使得他想把自己隔絕在別人的世界之外,藉此不再讓自己被情感中的得失所折磨。

可是與此同時,他又收留了流浪少女Erica。

這種行為很矛盾對吧?如果不想與人建立任何情感聯繫,那為何又要收留Erica呢?收留了Erica,不就是一種在意了嗎?

從這點來看,Henry的內心還是渴望接觸人群的,否則他根本不會收留Erica,甚至關心起女學生Meredith。他只是害怕自己的期待再一次被背叛他,就像童年外公背叛他的期待、母親也背叛他的期待那樣。亨利累了,不想再經歷那種深刻的痛苦了,於是只好又把自己封閉起來,可是這種封閉,又會隨著那顆渴望接觸人群的心打開。

這是一種非常矛盾的心理感受,就像電影中的女老師Madison曾對Henry說:「有時到星期五下午,我就害怕回家。害怕總是一個人待著。」是的,Madison也是有過陰影、害怕傷害,但同時又渴望著接觸的人。

女老師Madison。

*

這種心裡抱有期待,但現實卻狠狠背叛這種期待的橋段,在學校的心理醫生帕克與一位女學生的對話中達到高潮。

劇透提醒!下文翻寫自電影《人間師格》。

「帕克醫生,找我什麼事?我們還沒結束嗎?我還有其他事。」女同學說。

「既然妳不去上大學,高中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帕克醫生問。

「不知道。和男朋友一起,做做模特兒,和朋友玩樂隊……」

「我這裡有妳高一的成績單,妳知道上面寫什麼嗎?F(被當)、F(被當)、F(被當)、F(被當)……全部都是F。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代表你根本不在乎。」

「妳說對了。」女同學毫不在意自己被這樣說。「所以我可以走了嗎?」

帕克醫生站了起來,情緒終於被逼到了極限。

「我的天,妳真是個膚淺到令人作噁的東西。」女同學聽到這些話,還是毫不在乎自己被這樣說。於是帕克醫生繼續說道:「妳想聽實話嗎?第一,妳玩不了什麼樂隊,也當不了什麼模特,因為妳根本毫無野心。沒有能力,妳就只能跟百分之八十的美國人一樣,去當低薪工人,這樣活著的下場,就是等著被電腦取代。」

「我無所謂。」

「第二,妳唯一有的本事,就是找到男人來X妳,妳的生活只會充滿無盡的痛苦,到時候妳連一天,哪怕連一小時都難以忍受,而且這一切還會繼續變得更糟、更可怕!」

「每一天我坐在這個辦公室,聽著你們這幫小孩自甘墮落,我完全可以不在乎,但卻鼓起勇氣去關心你們,可是你們沒有一個是值得我在乎的!」

「滾!快給我滾出去!」

心理醫生Parker。

*

男主角Henry小時候沒有愉快的成長環境,他的外公與母親,一起背叛了他對感情的期待,導致他成年後的生活,一直處在無盡的折磨之中;

女學生Meredith喜歡畫畫,卻被父親嘲笑笨又沒天分,甚至因為肥胖被同學霸凌,它的父親與同儕,一起背叛了她對生命的期待,想得到Henry安慰的她,最後又被一把推開(這也是一種背叛),萬念俱灰的她,最終還是走向了絕路;

心理醫生Parker與女老師Madison想要拯救孩子,幫助他們走回正途,但學生的自甘墮落,一天一天消耗著她們對教育的熱情,背叛著她們對拯救的期待,於是他們心灰意冷、身心崩潰;

而早已習慣援交的流浪少女Erica,先是被嫖客背叛(不付錢),無家可歸的她被Henry收留了,但又再度被Henry背叛(送進收容所),她哭喊著不要離開Henry,但最終還是被強行抓去……

電影中有太多太多的人,為了不要讓自己感到那麼痛苦,主動放棄了期待,甚至吃藥麻痺自己。漸漸地,老師放棄了學生、父母放棄了子女、大人放棄了感情、小孩放棄了學習,於是到最後,誰都不願意在乎誰了,那個誰當然也包括自己,因為誰先在乎了,誰就要感到痛苦,這個道理大家都深深體會過了,不是嗎?

所以,既然在乎會讓自己這麼痛苦,又何必苦了自己去在乎呢?

流浪少女Erica。

*

電影中的人們,一起在期待與現實的苦海裡掙扎,他們內心渴望接觸人群,卻又同時被接觸的人群所深深傷害,但被傷害的同時,卻又害怕自己真的被人群遠離,這種看似荒謬的循環,讓我想起之前讀過,而且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段話——

期待,就會產生怨恨;沒有期待,就會變得冷漠。

被期待,就會感到壓力;不被期待,就會感覺疏離。

我們敏銳而又熱情,晃晃悠悠走在鋼索上,腳下是他人構成的地獄。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