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鼓手》:尋己所愛,逐其一生

劇透提醒!下文翻寫自電影《進擊的鼓手》。

「我覺得我們不該在一起。」尼曼說對妮可說:「我想了很久,接下來會是這樣的,我會一直追求我在追求的,所以會花越來越多的時間在練鼓,所以能陪你的時間只會越來越少,而當我陪妳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練鼓,我只會想到爵士和樂譜,因為這樣,所以你遲早會討厭我,之後你會抱怨讓我騰出更多的時間來陪妳,因為你會愈來愈沒安全感,但我做不到,而且只要你一開始說少打點鼓的時候,我肯定會開始生氣,最後我們就會彼此怨恨,所以說,長痛不如短痛,還是現在就分手吧。

妮可靜靜地聽,沒有說話。

尼曼看著她,堅定地說:「因為,我想要更優秀。」

妮可回答:「而,你還不夠?」

「我想成為更偉大的人。」

妮可問:「難道有了我,你就成不了?

對。」尼曼毫不猶豫。

你知道有了我,你就成不了?你就這麼確定?

是。

即便是我們很久才見一次面,好不容易見到了,你又對我愛理不理,因為我是個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女孩,而你有理想,你能成功,我只會被人遺忘,所以你不可能有空陪我,因為你有更宏大的追求?

完全沒錯。(That’s exactly my point.)」尼曼點點頭。

你他馬的有病嗎?(What the fuck is wrong with you?)」妮可生氣地說:「你說的對,我們不該在一起的。」說完,起身離去。

*

而當尼曼拼命進步,直到有機會站上大舞台,他再次打給妮可,想邀請她來看表演時:

「哈囉。」電話的那頭,是妮可的聲音。

「嗨,我是尼曼,我這周末在JVC有一場表演,不知道妳想不想來?在卡內基戲院,或許當我演出完後可以一起去吃披薩,抱怨一下我們學校的事之類的。」

「你說JV?」

「是JVC,是那個……爵士啦。」

嗯……我不知道能不能去耶,我得問一下我男朋友。」妮可說。

尼曼沉默片刻,才答道:「好。」

我會問他,不過他可能不會很喜歡爵士。

嗯……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歡爵士的。」尼曼說。

*

我一直認為,在這個世界上,能找到一項技藝或興趣,為之癡迷愛戀、燃盡一生,是最為難得的幸運。要像尼曼一樣,如此深愛打鼓,愛到無怨無悔,甘心為其拋棄一切,甘心受魔鬼教師折磨、甘心練到雙手破皮血流,無論地球如何旋轉,命運如何捉弄,他永遠不肯放下手中的鼓棒,那種濃烈的愛,在這茫茫宇宙裡、在這萬千物種中,好像也只有人類才會做出如此違背生存道義,不惜傷害自己的蠢事。

從億萬年前,走過漫長的演化至今,人類因為先祖流傳千年的生存智慧,成為了地球的主宰,至少我們不用再害怕躲在樹林裡的獅虎、不用再害怕天敵無盡的追殺,作為人類,我們都幸運地得到長年的安穩,起碼在我們的世界裡,不會像《進擊的巨人》那樣,擔心一離開城牆,就隨時會遭遇天敵的撕咬啃食,仔細想來,在那個隨時會威脅到生存的殘酷世界裡,如何安穩地活到明天,幾乎就是人類生命的全部意義。

可是,即便得到了長年的安穩,人類說到底也是動物的一種,動物本能有慾望,而慾望是永無止盡的,當支配了地球上的所有物種,當我們開始發現,只要沒意外的話,或許每個人都能健健康康地活上七八十年,此時,有智慧的人們就會開始繼續往下想:「只是增加生命的還不夠!我還要提升生命的才行!」於是我們開始想了解生命的本質,開始想尋找只有人類這個物種才會探索與煩惱的,別於生存,而是關於生命的意義,而這恐怕也是我們之所以為人,有別於其他物種的,最幸運,也最驕傲的使命了。

那麼,什麼是生命的意義?怎樣叫完美的人生?對我來說,有一套理解的標準,趁著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觀點。

*

繞了一大圈再回到主題,為什麼我會說在這個世界上,能找到一項技藝或興趣,為之癡迷愛戀一生,是最為難得的幸運?因為我們懂得追求一種東西,叫做盼頭。而在《進擊的鼓手》這部電影裡,男女主角追求的,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盼頭。

男主角尼曼要的是鼓技,女主角妮可要的是愛情

在我眼裡,這兩種盼頭主要的差別在於,愛情的本質是不穩定的,畢竟你愛上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個體,投入的當下,你可以很愛很愛,可以幻想美麗的鮮花、浪漫的誓言、激情的愛戀,但同時,你也必須承擔生離或死別的不穩定威脅,所以當某種意外或不幸降臨,當心中的盼頭一旦被頓時掏空,則曾經愛的愈深刻,受的折磨愈漫長,至少需要很長的時間,才有辦法走出那難以自拔的漩渦。

可是呢?愛上某種技藝就不一樣了,當我們把相同的愛,放在某個永不質變的目標上以後,當我們下定決心,願意為其付出一生去熱愛、去追求,那最微妙、也最幸運的地方就在於,只要我們不鬆手,那個盼頭就永遠不會離我們而去。是的,永遠不會。

就像愛上打鼓的尼曼一樣,之所以說他很幸運,是因為這種人一生都有個盼頭在,他永遠都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可以追,永遠都可以為自己的一生賦予一個清晰的意義,而其目標,就像遠方一道隱約若現的光痕,他一生的每一刻猶疑與抉擇、每一步逃避與割捨,每一次失敗與悔恨,都有一個極為清晰的理由,因為他始終知道他要的是什麼,他想站上某項技藝的最頂端,去目睹那閃耀在針尖上的璀璨光芒。

而正因是自己所愛,所以不以為苦,永遠樂在其中,不斷追求,至死方休。

他的一生,永遠都有盼頭,也永遠不曾困惑,或懷疑自己存在的理由。

尋得己所愛,是生命的意義;

能逐其一生,是謂完美人生。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