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世界》&《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謎樣的雙眼》:以暴制暴,是正義嗎?

今天,我要一口氣推薦三部奧斯卡最佳外語電影。如果各位有時間的話,我非常建議大家可以把《更好的世界》(2010年最佳外語片獲獎)和《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2014年最佳外語片提名)放在一起看,如果可以,最好連《謎樣的雙眼》(2009年最佳外語片得獎)也一併納入看完,這三部電影共同圍繞著一個主題,那就是「以暴制暴」。

首先,問一個最核心的問題:你覺得「以暴制暴」,算是一種正義的體現嗎?

我問的更直接一點好了,假如今天你的左臉,被一個陌生男子莫名其妙打了一巴掌,你還不還手?你要不要向上帝說的那樣,把你的右臉也轉過去給人家打?還是你會忍氣吞聲不和他計較?亦或是你會立刻動手打回去,想馬上透過暴力討回公道?

關於這問題,在《更好的世界》、《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的第三篇故事以及《謎樣的雙眼》中,導演分別用了不同的方式,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在《更好的世界》裡,導演藉由男主角安東這個堅決反暴力的醫生,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就算對方是個得寸進尺、欺善怕惡的無賴,也絕對不要透過「以暴制暴」的方式解決問題。

安東跟他的兒子克里斯汀說:「不還手,不是因為我害怕對方,而是我不想成為暴力的一份子,我不想變成和對方那樣,是個只會透過暴力解決問題的野蠻人。

他告訴克里斯汀,以暴制暴是不好的,可是身為小孩子的克里斯汀怎麼會懂這個道理呢?他只是覺得自己的老爸很遜、很沒種、很不爭氣、很窩囊而已。

沒錯,安東嚥得下這口悶氣,但克里斯汀可忍不下去,所以克里斯汀打算訴諸於私刑,他打算用倉庫裡的火藥製作炸彈,去給那個欺負自己老爸的傢伙一點顏色瞧瞧。

結果意外就發生了。這個意外是什麼,我不劇透,請大家自行去看電影。我直接說結論,結論就是——

訴諸於暴力,往往只會適得其反,問題不僅不會改善,反而還會衍伸出更多問題!

《更好的世界》(In a Better World)。

*

想要更徹底了解這個結論的真諦,請繼續接著看〈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的第三篇,也就是「奧迪西裝男」的故事。

〈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是由六個彼此沒有任何關聯的獨立小故事串成的,每個小故事大概只有20到30分鐘,在第三個故事裡,導演用一個非常誇張的方式,講述一個開奧迪的西裝男,在路上和人發生交通爭執,結果兩人寸步不讓,最後互相傷害到連自己的命都賠進去的荒謬故事。

我個人極為喜歡這種荒誕中帶著可笑又可悲的情節,尤其是到了最後,兩個脾氣火爆的男人相互毆打傷害,最終竟然在車裡抱在一起被活活燒死,不僅娛樂性與諷刺感十足,而且也蠻容易讓人聯想到現實世界裡,似乎也存在不少這樣「一步也不讓」而造成的悲劇。

因為我是先看《更好的世界》再看《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當時心裡總是覺得,如果今天把《更好的世界》裡的「克里斯汀」這個角色搬到這個世界裡,似乎一點違和感也沒有啊!他或許也真的會像這個奧迪西裝男一樣,一直想要透過暴力解決問題,最後把自己的命也賠進去……

訴諸私刑與暴力,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起碼在看完《更好的世界》和《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之後,答案是清楚的——不能解決問題。

《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Wild Tales)。

*

可是來到《謎樣的雙眼》,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前面兩部電影的復仇,主要都是從一些「小事」開始的,比如安東去管教別人的小孩,結果被小孩的家長罵,或是西裝男要超車被惡意阻擋,最後用中指挑釁別人,這些事情,雖然會讓人生氣,但層次都不是太高。

但如果今天,你所要面對的人,是一個姦殺你妻子卻一直逍遙法外的罪犯呢?

你還能摸摸鼻子想說算了嗎?你還能輕易放下、還能眼睜睜看著兇手繼續無法無天地活在這世上嗎?

或許就沒辦法了,對不對?電影裡的里卡多也沒辦法,他一直放不下仇恨,尤其是當他聽見兇手在獄中竟然被輕易特赦,還當上某某政要的貼身保鑣時,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知道這個國家的法律制裁不了壞人,而既然法院不能幫他維護正義,既然政府不能幫他懲罰兇手,那他就自己來,自己對兇手進行復仇!

至於,怎麼復仇呢?殺死他嗎?不,里卡多覺得,死,太便宜兇手了!

我殺了他幹嘛?殺完之後被關,在獄中繼續羨慕他嗎?四顆子彈射出去,他馬上就解脫了,而我還要繼續受苦,繼續在獄中過著四十年毫無意義的人生。

接著,里卡多說了一句讓我聽完以後寒毛直豎的話:「我要他和我一樣,繼續活在世上,過完毫無意義的一生!

你能夠理解一個妻子被姦殺的丈夫,對兇手露出的那種充滿寒意、黝黑如深淵的怨恨嗎

如果你能夠理解,那再進一步說,如果這個丈夫,真的對兇手訴諸私刑,你能夠諒解他嗎?

你覺得這種私刑,這種以暴制暴,是正義嗎?

《謎樣的雙眼》(The Secret In Their Eyes)。

*

里卡多怎麼私刑姦殺他妻子的兇手,請大家自己去看《謎樣的雙眼》,我這裡就不劇透了。我只能說,里卡多並沒有殺害兇手,也沒有在身體上折磨他,可是他報復兇手的方式,卻是我所見過的諸多復仇方式中,最讓人感到絕望、感到不寒而慄的。

最後,還是回到「以暴制暴」這個主題。在《更好的世界》、《生命中最讓人抓狂的小事》和《謎樣的雙眼》中,分別呈現了三種程度不一的以暴制暴,《生命中最讓人抓狂的小事》呈現的是熾烈如火的「暴」,《謎樣的雙眼》呈現的是冷冽如冰的「暴」,兩種都是很極致的暴力。至於,到底是哪一種暴力比較可怕,並不是這篇文章想探討的重點,這篇文章想聚焦的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

以暴制暴,算不算是一種正義的體現?是不是真的可以解決問題?

在《生命中最讓人抓狂的小事》中,顯然不是一種正義的體現,也不能解決任何衝突與問題。

可是在《謎樣的雙眼》中呢?如果里卡多始終放不下對兇手的殺妻之恨,如果他真的找不到任何方法平息自己心中的痛苦,那他該怎麼辦?誰能拯救他?他除了親手毀掉兇手的人生,讓兇手嚐到和他一樣的痛苦,他又還能做什麼?

坦白說,我還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該怎麼原諒一個給自己造成如此巨大仇恨和毀滅的人。

我不會假惺惺地說什麼「面對仇恨,每個人應該要學會放下」這種屁話,憑什麼呢?那是聖人在做的事,我們哪有權利要求每一個平凡人都必須成為聖人?尤其是像里卡多這樣的可憐人,誰忍心在他面前擺出一副聖人的姿態,對他說出「放下吧!」這種輕巧到讓人想吐的話?而且,要是一個人能說放下就放下,那世間哪還會有那麼多痛苦?那麼多殺戮?

《謎樣的雙眼》(The Secret In Their Eyes)。(左為男主角班傑明,右為里卡多)

*

以暴制暴是不是正義?關於這問題,在看完這三部奧斯卡最佳外語電影之後,我心中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想,在巨大而沉痛的痛苦面前,報復加害者,或許是某些受害者心中唯一的救贖了。這種報復心理,我是可以理解的,也不想多說什麼,我只是偶爾會想,要是這個姦殺里卡多妻子的兇手,二十五年之後離開了囚籠,那他有可能會做什麼事?

他還會想殺了里卡多嗎?他還會想繼續「以暴制暴」嗎?還是他會深刻反省自己二十五年前所犯下的過錯?並深刻檢討自己?

甚至,我更好奇的是,他還對里卡多感到「恨」嗎?他此時對里卡多,到底是感到痛恨?感到同情?還是感到抱歉?

我想,這個故事的後續會怎麼發展,有可能怎麼發展,會是個相當耐人尋味的好問題。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