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可以跟妳聊什麼

過年期間,總會遇到三姑六婆左鄰右舍問東問西。以下,是比較常見的題組:

三姑:「你還在讀書嗎?哇!預計什麼時候要畢業?畢業之後想找什麼工作?

六婆:「你開始工作了?哇!那現在有沒有女朋友?你這麼帥一定有對不對?我猜你一定有!

如果你老實回答有,那話題八成也不會停止,而是會變成「那有沒有結婚的打算?」,再不然就是「有沒有準備拚一個小孩?」;如果回答沒有,那氣氛會比較尷尬,話題確實就有中斷的可能,這時有經驗的人會說:「蛤?你怎麼會沒有?平時是不是很忙?見對方拿階梯要給你下,你再回補一句:「對啊!我平時真的很忙。」話題基本上就會畫上句點。

當然,這樣終結話題,雙方都挺尷尬。

我以前總想不透,為什麼同樣的尷尬情境,每年都要不斷輪迴重演?為什麼大家總愛這樣問東問西?我什麼時候畢業?畢業後想找什麼工作?現在有沒有女朋友?有沒有結婚的打算?有沒有想要生小孩……這一切的一切,到底關你屁事?各自把各自的人生過好就好,何必調查我調查得這麼仔細?

後來,稍微長大了以後,漸漸能體會到所謂「大人」的處境。

*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大人和小孩聊天的時候,總喜歡問什麼時候畢業、畢業想找什麼工作、現在有沒有女朋友、有沒有打算結婚生子之類的「制式問題」?

其實原因很好推敲,他們之所以這樣問,單純只是因為……他們和你之間,真的沒有「共同的語言」!

是的,他們內心想和你聊天,可是很遺憾,他們真的不知道可以跟你聊什麼!

這種話題上的「失語」,是一種挺沮喪的感受。

比如說,站在大人的立場,跟小孩聊股票可以嗎?嗯,小孩錢不夠多,股票的話題他們既聽不懂,也沒興趣。

那麼和小孩聊電影呢?也不行。大人看的電影,小孩多半都嫌太舊,真要聊深一點,他們也聽不下去。

聊音樂呢?還是不行,大人聽的歌曲,以及那個年代的歌星,小孩都嫌太老氣,話題根本無法進行。

能聊的都不能聊,那怎麼辦?沒關係,這世間還有一些話題,是可以跨越年代隔閡的!

比如說,最常見的:戀愛、結婚、求學、工作。這四件事情,大人或多或少都經歷過,他們是過來人,多半能給點意見,能給一點點意見都好,起碼彼此之間,還存在共同的語言。起碼他們的關心,還有機會傳遞出去……

*

那個你在追的女生,她目前在做什麼工作?護理師?真巧!三姑也是護理師喔!

那個在追你的男人,他老家在哪裡?雲林?真巧!六婆也是雲林人喔!

你在猶豫要不要結婚?跟你講,左鄰先生和右舍小姐都是過來人,我們可以告訴你結婚有什麼好處跟壞處!

沒錯!為什麼大人總愛問「戀愛」「結婚」「求學」「工作」?不是因為他們特別「愛問」這方面的問題,而是因為這方面的問題,他們都「經歷過」。三姑有戀愛經驗、六婆有結婚經驗、左鄰有求學經驗、右舍有工作經驗……

這些話題,看似雞毛蒜皮,卻都是平時陌生的彼此之間,聯繫感情的最後防線。

只要這道防線還在,對話者之間,就還有機會可以繼續交流,而不至於真正「失語」。

*

「失語」的感受,我以前經歷不深,因為大都是別人來負責找話題,直到最近幾年,才頗有感觸。

魚群我有兩個小表妹,年紀都是國中,平時甚少聯絡,過年有時想和她們聊個幾句,真是他馬的難到不知道怎麼開口。

要聊最近看了什麼電影嗎?我最近看的電影都是德國片和丹麥片,她們肯定沒看過,講了只會尷尬。

要聊最近看了哪些書嗎?我最近看了一堆哲學和心理相關的書,聊了距離好像會更遠。

要聊最近看了哪些影集嗎?我喜歡看歐美影集,而她們喜歡看陸劇和韓劇,兩邊根本搭不起來。

要聊最近打了哪些電玩嗎?這兩個小表妹連Steam是什麼都沒聽過,電玩根本不可能成為一種話題。

要聊我最喜歡的旅行嗎?算了,她們沒去過歐洲也沒去過日本,更沒有自助旅行的經驗,還沒聊就知道,這個話題根本聊不下去。

是的,聊什麼都不對、聊什麼都不行,連她們在打的手遊,我都還是第一次看到……當下,我就有一種很深的「失語感」。

我想和她們說話,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和她們說什麼。

那個當下,確實挺讓人沮喪的。尤其是,我很明確地知道,那個尷尬的僵局,應該是要由我去打破的,因為她們根本沒打算找話題。

那一刻,我心中真的有一種「當人家哥哥真麻煩」的厭惡感。

*

後來你猜,我有沒有去找小表妹們聊天?答案是沒有,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可以跟她們聊什麼。

可是,我並不討厭她們,完全不討厭她們。我只是很單純很單純地「不知道要跟他們聊什麼」而已。

或許再過幾年,等她們長大一點之後,我們僅存的話題,就又會回到那些制式問題了。

妳還在讀書嗎?哇!預計什麼時候要畢業?畢業之後想找什麼工作?

妳開始工作了?哇!那現在有沒有男朋友?妳這麼漂亮一定有對不對?我猜妳一定有!

可是,我害怕自己會成為這樣的人。因為我非常討厭別人亂問我這些問題(因為我會覺得關他屁事),所以同樣的,我也不會隨便丟這方面的問題給別人。

我完全可以預見,幾年之後,我和這兩位小表妹之間,依舊不會有新的話題。而我呢,也不打算努力去打破我們之間的冷冰。(我是不是一個超冷漠的哥哥?哈哈,別懷疑,我就是。)

總之,她們會知道我的存在,我也會知道她們的存在,可是我們彼此之間,不會再有更深的交集。不說話,大概是我們之間,唯一僅存的默契。

我只能說,我並不討厭她們,完全不討厭她們。

可是真的很遺憾,面對這種尷尬與冷冰,我實在無能為力。我再聰明,都無能為力……

至於你問我,有沒有打算直接把這篇文章拿給她們看?

當然沒有,因為我根本就不覺得她們能夠「懂」我的感受。其次,我是喜歡思考問題,而這篇文章,我也只打算提出問題,根本沒有解決問題的打算……坦白說,我其實很明確地知道,這個問題根本就解決不了,而讓兩位小表妹看到這篇文章,就算她們能懂,也只是會徒增我們之間的尷尬而已。

唉,人生有時候想來,還真的是充滿無奈啊。

You may also like

2 則留言

  1. 我試著丟了一些我喜歡的話題,如我問我阿嬤滅火器〈海上的人〉台語歌詞有幾句我聽不懂,請她教我,阿嬤說:「你怎麼要聽這麼難聽的歌」「我覺得很好聽啊😅」「蛤這好聽歐我覺得很難聽」。我表姐妹都文組(我理組)他們的文學程度比我高上太多,我以大部分用聆聽的,然後適時拋出問題,沒辦法聊下去再轉方向拋問題。有艱難也有失敗,還好我家的三姑六婆都有共識要努力經營話題不要問工作結婚,所以今年過年還算暢談。

    1. 「我以大部分用聆聽的,然後適時拋出問題,沒辦法聊下去再轉方向拋問題。」從這句話可以感覺得出你是一個相當成熟和圓滑的人,哈哈!
      另外,謝謝你提供的建議!其實你一回覆我就有看了,只是忙著忙著就忘記要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