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民主」?

番薯學校有兩個班級,一個班叫「民主班」,什麼事都由「投票」決定,另一個班叫「獨裁班」,什麼事都由「班長」決定。

下個月,番薯學校的兩個班級要去畢業旅行,民主班的同學們議論紛紛,因為有人想去美國玩、有人想去中國玩。

所以,很正常的,班上的意見分裂成兩派,一半是想去美國玩的「美國派」,另一半是想去中國玩的「中國派」。

這個時候,意見不一致,該怎麼辦呢?

很簡單,按照民主班的運作,要「投票決定」。可是很不巧的,支持去美國玩的人數,和支持去中國玩的人數剛好一樣,所以一時半刻沒有結論。這個時候,老師決定要把投票日期延後兩周,然後要美國派的人和中國派的人,各自推出一個候選人,然後提出一個旅遊行程,三周以後,看哪一邊拉到的票比較多,全班就去哪邊玩!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我是「中國派」的領導人,要怎麼拉到「美國派」的票呢?

不能賄賂、不能強迫,那就只剩一種方法了——就是開始「溝通」。

中國派領導人歐巴馬。(別懷疑,番薯學校民主班的中國派領導人就是歐巴馬!和現實中的歐巴馬同名同姓同個模樣!)

*

聽說妳想去美國玩啊?為什麼妳想去美國玩呢?」假設衛生股長阿玲是「美國派」,那麼,我就要去和她溝通,並試著說服她支持「中國派」。

這時,阿玲可能會說:「我是個極度愛吃漢堡的人!去中國旅遊吃不到漢堡,我才不去!

面對阿玲的要求,如果你是中國派的領導人歐巴馬,要怎麼試圖讓阿玲轉向?

這簡單,我們可以改行程!

你可以這樣跟阿玲說:「那不然這樣,阿玲,我們還是去中國,可是我們旅途的每一天,都一定安排兩餐漢堡薯條,就跟在美國一模一樣!妳看如何?

幹嘛這麼麻煩?特地去中國吃漢堡?我又不是神經病!要吃就去美國吃就好了啊!」阿玲可能這麼說。

可是阿玲,我是中國派的領導人,我還要顧及我們中國派的選民的感受,所以不可能三餐都安排漢堡薯條給妳吃。不過,為了讓你們美國派的人,能夠感受到我們中國派的誠意,我們會推出一個『一日兩餐道地美式漢堡薯條的中國旅遊行程』!而且,為了因應你們美國派有很多人想看NBA,所以我們會安排一天到北京體育館看籃球比賽喔!那天剛好有許多NBA重量級球星訪問中國,陣容比我們去美國本土看還要豪華!連妳最愛的詹姆士都會去!很不錯吧?

是的,如果我是中國派的領導人歐巴馬,為了吸引美國派選民的支持,我勢必要對旅遊行程做出調整。我勢必要一個一個去問美國派的選民,看要怎樣做他們才會滿意,才會決定去中國,然後再按照他們的要求更改行程。

可是,一旦我開始這樣做,非常合理的,中國派的支持者肯定會生氣。

衛生股長阿玲。(別問我阿玲為什麼長這樣,她就是長這樣!)

*

搞什麼鬼啊!去中國吃漢堡薯條?看NBA球星?怎麼不乾脆去中國的電影院看《美國隊長》算了?

為什麼要把行程改成這樣?我就想吃豆漿油條,怎麼一下全變成漢堡薯條了?氣死我了!美國派的人要吃漢堡薯條是他們的事啊!他們要吃自己去美國吃!

沒錯,一旦更改行程,非常正常的,中國派內部就勢必會掀起反對聲浪,而歐巴馬就必須趕快介入調停。

身為民主班的中國派領導人,為了不讓整個民主班徹底分裂,為了讓大家都有意願一起去同一個地方,歐巴馬只能兩邊都得罪。所以,你知道嗎?在民主班裡面,其實美國派和中國派的領導人最辛苦,因為他們怎麼做都一定會得罪一邊的人,如果一味討好美國派的人,歐巴馬就會被中國派的支持者罵,如果一味討好中國派的人,歐巴馬就會被美國派的支持者罵,不管怎麼做都要被罵,永遠裡外不是人。

可是沒辦法,身為中國派的領導人和美國派的領導人,為了團結民主班的所有同學,為了讓大家都有意願『一起行動』,兩邊領導人只能拉下臉面不斷和兩方人馬溝通,努力找出一個最合適所有人的「折衷方案」

當然,溝通的過程肯定是充滿各種質疑和挑戰的。

這就是民主的本質——曠日、費時、不效率。

番薯學校校長許阿美。

*

而且,更重要的是,為了讓所有民主班的同學都可以一起去美國或中國,兩方候選人最終訂出來的旅遊行程,不管再怎麼訂,肯定「人人都不怎麼滿意」。

而會這樣也很正常,因為民主解決問題的方式,本來就不是要搞出一個「人人都滿意」的解決方案(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發生)。在民主的世界裡,要怎麼搞出一個「人人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才是最重要的,至於是不是大家都很滿意?那根本不是重點。

因為對美國派的同學來說,當然是希望行程「越美式越好」,但為了讓中國派的同學也願意一起去美國,就不能夠每餐都吃漢堡薯條,而要適時混入豆漿油條。(也就是說,行程一定要中西合併才行,否則中國派的選民根本沒有理由加入美國派陣營。)

同樣的,對中國派的同學來說,當然也是希望行程「越中式越好」,但為了讓美國派的同學也願意一起去中國,就不能每餐都吃豆漿油條,而要適時混入漢堡薯條。(也就是說,行程也一定要中西合併才行,否則美國派選民根本也不想理你。)

所以結局就是,雙方為了爭取最多的選票,為了吸引最多的「對方」能夠加入己方陣營,制定出來的旅遊行程,肯定都是在內部與外部不斷溝通和妥協之後,某個大家好像勉強都可以接受中西合併行程

最後,在經過不斷調停和更改之後,大家在投票日提出最終版本,然後一決勝負,看是美國派推出的「美國中西合併行程」比較多人投,還是中國派推出的「中國中西合併行程」比較多人投。

哪邊人多,整個民主班就一起去哪邊,投完之後,少數服從多數,誰都不要再帶頭搞分裂,除非投票過程不符合程序正義,否則一律尊重票選結果,這就是民主!

番薯學校民主班美國派領導人楊阿過。

*

當然,民主班為了一個畢業旅行鬧成這樣,隔壁的獨裁班肯定會覺得莫名其妙。

因為再傻的人都看得出來,民主的本質就是——曠日、費時,不效率,而且最終結果肯定是「人人都勉強可以接受,但人人都不怎麼滿意」。

可是,獨裁班就完全不會遇到這種問題!

班長說:「這次畢業旅行,我和副班長討論之後,決定要帶大家去中國玩!有誰有意見嗎?

衛生股長阿嘉說:「班長……我……我其實……其實……比較想去美……美……美國。

平時都會幫班長說話的風紀股長馬上回道:「班長和副班長已經決定要帶我們大家去中國玩了,阿嘉你怎麼這麼不合群呢?意見這麼多、製造大家的麻煩,真的要好好檢討一下!我們全班一起告訴阿嘉,我們要一起去哪裡玩!?

全班同學:「中……中……中國。

風紀股長:「大聲一點!我們要去哪裡!?

全班同學:「中……中國!

副班長:「含含糊糊的,大家是不想去中國玩了嗎?再大聲一點!我們要去哪裡!

全班同學:「中國!

班長:「太好了!看樣子全班都一致想去中國玩呢!既然全班都沒意見的話,我們就一起去中國玩囉!

於是獨裁班的全體同學們,就這麼乾淨俐落地、意見一致地、被合群地一起去中國玩了。

當然這一切,都要感謝班長的英明領導、都要歸功班長的英明領導,因為要是沒有班長的話,獨裁班的同學們怎麼會有「去中國玩」這個選項呢?大家又怎麼能「團結地」一起出去玩呢?

嗯?你問獨裁班有幾個和衛生股長阿嘉一樣想去美國玩的人?Who cares?對獨裁班的同學來說,個體的意見不重要,只有乖乖聽班長和副班長的話,不隨便製造混亂和麻煩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