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這局牌面,該怎麼去賭?拿什麼去賭?

幾天前,和老媽聊了有關「保險」的事,才知道原來她老人家在數年前有偷偷幫我買一張還本型的醫療險保單,我請她把保單內容拍給我看,仔細拿來和市面上比較好的保單做比對後,發現這張還本型的醫療險保單呢……坦白說,賠償條款真的不算太好,很多補助都是有跟沒有一樣。

當然,我非常可以理解,在老媽的理解當中,一張保單的錢如果可以在繳完二十年後「拿回」,對她來說就是「不虧」的,至於其他的保障,都是額外「賺到」的部分。

我跟老媽說,保險的重點應該放在「保障」,保險公司並不是慈善事業,而是營利事業,當妳把一筆錢分二十年給保險公司,二十年後再全部收回,那等於是「零利息」在借錢給保險公司,純粹從「獲利」的角度去思考,這筆交易是不會划算的,因此「獲利」不應該是保保險的第一考量原則。保險的本質應該是「風險轉嫁」,也就是花比較少的錢,讓保險公司去承擔一些我們承擔不起的風險,如果為了一點小利,讓保護傘(賠償條款)出現太多缺口,那會失去保保險的本意。

結果,我話才說到這,老媽就聽不下去了,她說我不能去批評任何人買的保單!老媽此話一出,我立刻緊急大轉彎,馬上又再補一句:「不過,保險這種東西,就是錢花得多保障就多,錢花得少保障就少,沒有什麼是比較好或比較壞的保單啦!全部看妳保的目的是什麼。如果妳的目的就是要還本,那不管保障內容怎麼樣,錢最後都會回來,單從經濟上來看,妳都不算有吃虧!

*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買保險」是一門很大的學問。老媽私下幫我買保險,我很感激,老媽買保險的目的重還本不重條款,我也尊重,老媽說的沒錯,我確實不該去「指正」她當時的判斷與決定,這點是我的錯,因為我心裡確實是知道,從某種角度來說,買保險本來就同時是在吃虧與佔便宜的。

一個人想佔經濟的便宜,就要吃保障條款的虧,想佔保障條款的便宜,就要吃經濟的虧,這樣的兩面性,本來就是保險的本質。不過,因為老媽是瞞著我在幫我買保險,經濟的虧目前是她在吃(雖然錢到最後會回到她手上),而既然不是我在負責繳錢,那坦白說,我確實本來就沒資格對她幫我買的保單進行任何批評。

後來,我自己又再另外買了一張保險,我的保險經紀是我的一個大學學弟,以前帶過他打過一年辯論,他說話時有一點大舌頭,不太善於與人做高密度的論點爭執,不過他外表忠厚老實,做人也彬彬有禮,說話速度不快,容易讓人聽得進去,總體而言,是一個我相當信得過的人。

有次和他聊天,直接調侃他道:「我覺得你們這些保險經紀人啊……都在到處散播恐懼!

他也不諱言,放聲大笑道:「哈哈哈,學長你的觀察力真好!我其實也常常這麼覺得。

我接著說道:「你還記得我當初帶你打的辯論賽的題目是什麼嗎?

學弟說:「我記得是『我國大麻應不應該合法化』!我們的立場是反方!

他的那席話,就這麼靜悄悄地,把我拉回好幾年前的夏天。

*

還記得當時帶學弟打比賽時,跟他說我們這個立場最常見,也最有效果的做法,就是在台上散佈恐懼。我當時找了一些吸大麻以後導致的重大意外,化成數據表格和圖片,叫他們一張一張往對手和裁判的臉上丟,我當時跟學弟說:「如果你能成功把恐懼散播出去,比賽要贏就非常容易。

如果你想散播恐懼,那氣氛的營造就非常重要了。你要把你想說服的對象,拉進一個具體的情境之中。」我進一步解釋道:「比如說,你的妻子今天早上出門,因為一場重大的車禍過世了,而你發現那個肇事者之所以撞死你的老婆,就是因為他抽大麻抽到神智不清精神恍惚!學弟我問你,如果你是那個丈夫,你會不會恨死那個抽大麻的王八蛋?你會不會覺得大麻不只不應合法化,而是應該要從整個世界消失!?

他點點頭,說他會非常生氣。

所以,你要把你想說服的對象,都當成那個還不知道這場悲劇的第三者,然後想辦法把他們都拉進你所營造的憤恨情緒裡,然後不斷旁敲側擊提醒他們:『如果你們敢讓大麻合法化,以後就跟我一樣家破人亡!如果你們敢貪圖一時爽感,以後就換你家庭破碎、就換你後悔莫及、就換你今天流著眼淚帶著悔恨站在這個台上,悲憤地告訴大家不該把大麻合法化!

時間來到數年後,大學主修電機的學弟,現在成了我的保險經紀。你想想,這是多麼有趣的世界啊!以前是我在教他如何有效地散播恐懼,現在竟然變成我在聽他對我散播恐懼了,哈哈哈。

*

其實,我一直都是這麼相信的——雖然人生的意外,永遠都是防不勝防,可是「買保險」這件事,很大程度上都是在為「恐懼」付費。

就像是,假如我現在給你一組數據:全台灣老年的失能比率是16%,長照費用平均五百萬以上。

請想像一下,當你人到老年時,假如當時社會環境的老年失能率是20%,你敢不敢賭自己「不是」那倒楣的20%?

從這種角度來看,是不是覺得輸面很大?如果不幸賭輸,又負擔不起這麼沉重的長照費用,你應該可以預見,自己到時候的生活會很悲慘對不對?

可是同樣的數據,如果我換句話說呢?全台灣老年的「不失能」比率是84%,長照費用平均0元。

請再請想像一下,當你人到老年,假如當時社會環境的老年不失能率是80%,你敢不敢賭自己「就是」那幸運的80%?

從這種角度來看,是不是又覺得贏面很大?如果幸運賭贏,就不用在年輕時繳二十年幾十萬的保險,那些省下來的錢,足夠你吃好幾百頓的大餐,足夠你去想去的地方度假好幾個月,而那些快樂的時光,你應該也可以預見,足夠讓你在死前一刻,比別人多笑哪怕一分鐘了!

所以,真實情況是:我們的時間籌碼有限,經濟籌碼也有限,能打出的好牌也有限。

而面對人生這局牌面,我們怎麼賭都有可能全盤皆贏,怎麼賭也都可能全盤皆輸。

唯一不變的是,我們不會有任何退路,只能隨著時間前進,繼續出牌、繼續下注……

而各位勇敢聰明的賭徒,請問這不能重來的關鍵一局,你該怎麼去賭、拿什麼去賭呢?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