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後依然迷惘,該繼續下去嗎?

Q:魚群,我大學畢業後,對未來感到很迷惘,曾去短暫旅行一段時間,但問題還是沒改善,你認為我應該再繼續出發嗎?

A:其實所謂的迷惘,就是一種不認命,反過來說,你只要認了命,自然也就不迷惘了。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進入工業化時代以後,人們更容易感到迷惘,因為社會進步了,人生的選擇更豐富、更多元了,相較於從前的農業時代,我們對自己的生活比較沒有那種強烈的注定感——日出就該做、日落就該休、春夏該耕耘、秋冬該收藏、男大該婚、女大該嫁,人生最完美的樣態就是早年娶妻、中年養兒、晚年抱孫,然後和自己所愛的妻子兒子孫子平安平順平凡過一生!

沒錯,為什麼農業時代的人們,多半不會感到迷惘?因為他們當時的生活選擇太少,因此絕大多數的人,長大後多會接受這種「不可抗拒的天命」(請注意,這沒有什麼不好!)。擁抱這種傳統價值觀最大的好處就是,你不需要認真探索你自己,也不需要真的了解這個世界,你只需要找一個隔壁村不那麼討厭的姑娘,相互看得上眼,就可以開始和她一起「起跑」,最重要的是,當你們跑在人生這條道路上,左看右看,四周滿滿都是想法和你一樣的人,你一點都不會感覺自己的想法是孤單的,以至於覺得自己是和大家都不一樣的「異類」。

你不需要擔心什麼、不需要懷疑什麼、不需要害怕什麼,甚至不需要思考什麼,反正你的身邊滿滿都是這樣想的「大家」。千萬別輕忽了這種農業時代的生存智慧,因為它極大程度地安撫人們對於生命的不確定感與不安全感,這套傳統價值觀能在世間流傳數千年一直屹立到現在,絕不是沒有道理的。

*

接著,讓我們再回到現代,來探討所謂的迷惘。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有件事其實挺有趣,那就是我們許多的生涯煩惱,多半會從大學才真正開始浮現。咦?那國中跟高中怎麼就不煩惱了?那時我們在幹嘛?

國中在準備考高中,高中在準備考大學啊!」你說。

是的,那時我們之所以沒什麼生涯的煩惱與壓力,其實是因為社會給了我們一個假目標。為什麼社會要給我們假目標?因為它能讓我們感受到自己的使命,而就像一開始講的,當一個人一旦認了命,自然就不會再迷惘了。所以我們當時對生命的疑惑,最多只停留在我為什麼要讀書,而不會進一步問自己我該不該讀書,因為讀書這件事情,是社會賦予我們的使命,是社會給我們的假目標,它讓我們清楚地知道:我現在到底要幹嘛

所以,到了這個年紀,你該開始上學了;到了這個年紀,你該準備考試了;到了這個年紀,你該找份穩定的工作了;到了這個年紀,你該找個對象交往了;到了這個年紀,你該準備結婚生子、買車買房、買那些必須買的ABCDEFG了……雖然這麼說,有點政治不正確,但我還是要說,沒錯,這些通通都是假目標

然而,照著這套標準的流程走,你還是能過完標準的一生。只是,它從來不會過問你喜不喜歡、開不開心想不想要,它永遠只會冷冰冰地跟你說:「到了這個時候,你就應該這樣。」以至於到後來,很多人沒認真探索或思考過為什麼,就急著按照這套標準走,結果活了一輩子,到死前一刻,還是沒搞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

*

你說這是不是個問題?或許對有些人來說不是,因為選擇相信這套傳統思維的人,他們活著還是有明確的目標、明確的想法、明確的使命,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會因為自己和大家不一樣,而對人生感到迷惘或不安。

可是,你既然選擇了迷惘,其實就代表你沒那麼想接受那套傳統價值觀,這是一件很好(但在某些人眼裡很糟)的事,因為不願認命的你,會威脅到那些人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對於人生的確定感與安全感。

所以,他們會常常這樣跟你說:

「哎呀!你都幾歲(請自行帶入年齡)啦!還沒打算找個伴定下來嗎?感覺是時候了啊!」

「哎呀!你都畢業(請自行帶入年齡)啦!還沒打算趕快去找工作賺錢嗎?感覺是時候了啊!」

沒錯,在一個信仰「傳統價值觀」的人的腦袋瓜裡,沒有任何人(我再強調一次——沒!有!任!何!人!),是「不想要」和妻子兒子孫子平安平順平凡過一生的!

而一個人之所以「還沒起跑」,還沒在某個年紀找到伴並定下來、還沒在畢業後立刻找到工作,都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想法或規劃,而是——原因非常單純而暴力——不是內心不想要,只是你出於某些能力上的不足,以至於沒辦法得到!他們會先入為主地認為,這一切都是你不願意,但不得不妥協的結果!

這世上實在有超級多人喜歡到處扣人這頂大帽子,喜歡拿這樣的理解到處綁架別人的意志,而可惜和遺憾的是,很多內心曾經想抵抗的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別人思想的綁架,最後就索性選擇認命了。

*

認命也好,不認命也好,我相信沒有誰好誰壞,但我一直都相信,因為人只有在還不願認命的時候,生命才會有更多潛在的機會與可能。我們或許都還有機會因為迷惘、因為困惑、因為掙扎、因為不甘心,進而認識到人生中對自己更重要的第三種「命」——使命。

這裡的使命,並不是指社會賦予我們的各種假目標,而是基於我們的自由意志、基於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基於我們對自身能力的判斷,進而對自己的未來所做出的某些重大決定——就像魚群我想當個旅行作家一樣。

而在擁抱使命的過程當中,那些我們對自己的更多認識、對世界的更大發掘、對生命的更深體會,我想才是「迷惘」這件事情,所能帶給我們的更大價值與意義。

所以,請換個心態,別試圖掙脫迷惘,而是去試著習慣它、接受它,再或許,欣賞它。因為這樣的「不認命」,是屬於活在這個價值觀前所未有的多元、科技前所未有的豐富的時代裡的每一個人,最驕傲、也最奢侈的煩惱了!

*

所以你問:「該不該繼續出發去旅行?

我首先好奇的是:你真的「認命」了嗎?你認的,又是哪一種命?是某種價值觀下的命?是社會期待下的命?還是你自己賦予的使命?關於這點,你有認真搞清楚了嗎?如果有,我恭喜你;如果沒有,那也沒關係,最起碼,你現在發現了問題。

至於這問題,需不需要真的靠旅行來找出答案?這點很難說清,因為從你第一次旅行的結果來看,似乎沒有太讓你滿意,而這也同時說明,你的迷惘和旅行或許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你要做的可能是多看書,而不是多旅行啊!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