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最後那把刀插進的,到底是誰的心窩?

本文有提及劇情,劇透前會事先提醒。

在《寄生上流》這部電影中,有一個很值得探討的社會議題——貧富差距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想過,「貧富差距」這個現象,為什麼會被理解成一個「問題」?

是誰在覺得這是一個需要被解決的問題?是不是比較貧困,像《寄生上流》的金家四口那樣的家庭?

「有錢人越來越有錢了!窮人越來越窮了!教育資源分配不均!這樣對弱勢出身的孩子不公平!」像這種怒吼,我們是不是經常聽過?

可問題是,我們假設另一種狀況,叫做「無論你以前和現在賺多少,十年後全部繳回國庫,由政府重新平均分配。」你覺得這樣的社會,難道就公平嗎?

又或者,我們再假設另一種狀況,叫做「無論你現在有多少錢,小孩升國中以前都不准另外補習,因為偷跑會對其他孩子不公平,全部的學生都應該在同一個時間點『各就各位』以後,才能開始起跑、開始競爭。」你覺得這樣的社會,又公平嗎?

「我努力賺錢又沒違法,為什麼賺來的錢要全部繳回國庫跟所有人平均?只是因為我賺的錢比一般人多嗎?那我以前的辛苦算什麼?如果其他人都不努力賺,每天遊手好閒不工作,結果十年後還是跟我還拿一樣的錢,那才叫不公平!」

「我一生奉公守法,不偷不搶不騙,那麼辛苦賺錢,為的就是希望我的小孩能贏在起跑點,結果現在規定小孩升國一前都不准補習?那我平時努力工作是為了什麼?我只是希望我的小孩能在學習上領先別人,難道連這種想法也是錯的嗎?」

 富有的朴式家族夫婦。

*

我一直都覺得「貧富差距」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詞。什麼叫貧富差距?貧富差距就是:一群資源相對少的人,對著一群資源相對多的人,心裡看不過去,覺得他們怎麼可以「無故」佔著資源,於是心生羨慕、羨慕再生嫉妒、嫉妒再生憤怒,憤怒到最後,就說這是一個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

然後,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要有錢人把錢分出來嗎?可問題是,那些資源相對多的人,他們的錢是違法賺來的嗎?如果不是,如果他們是合法賺錢,也有按照規定繳稅,那憑什麼要人家無故把錢分出來?難道他們天生就欠世界和窮人一個公道?還是你已經一口咬定他們手中的那些資源,一定都是用違法的骯髒手段賺來的,總之一定有鬼?

你看,是不是一個再公平的社會,都可以讓你單純因為「嫉妒」而去恨有錢人?

有錢人什麼都不用做,他們光是有錢,就會讓人想去恨他。而你說,恨的人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特別討厭有錢人嗎?其實沒有,在《寄生上流》這部電影中,金家四口和管家夫婦並沒有特別討厭朴社長一家人,相反的,他們其實非常感謝朴社長一家。

他們恨的,並不是什麼「不公平」,他們只是單純恨自己的命不好而已。

就像金家爸爸,他長期缺乏才能與資源,缺乏和世間博弈的籌碼,他怨恨社會,也怨恨自己,他看不到人生的希望在哪裡,但就算這樣,他也沒打算要做出什麼改變,還是雙手一攤,任由生活宰割自己,結果到最後,他的心態變成什麼樣子了?

人生不要有計畫,有計畫就會有意外。

有期待就會有失望,這就是為什麼要隨波逐流。

 貧困的金家四口人,由左而右為:兒子基宇、金爸基澤、金媽忠淑、女兒基婷。

*

劇透提醒!本段提及劇情!

最後在派對上,那把刀插在朴社長的心窩,代表什麼意思?我想,那是金爸長年累積的壓抑與痛苦、無奈與絕望、自憐與自卑所導致的綜合結果。他真正恨的,不是朴社長嫌棄味道時的掩鼻舉動,而是那個動作讓他太清晰地看見自己了——那個長年壓抑的、痛苦的、無奈的、絕望的、可憐的、可悲的自己。

那把刀插進的,雖然是朴社長的心窩……但在那一刻,金爸真正判的,是自己的死刑。

他真正想殺的人,是他自己。

可是,對於懦弱的金爸來說,他怎麼敢對自己動手呢?於是,他只好拿眼前那無辜的朴社長開刀了。不過,金爸同時也知道,他這樣做是不對的,他殺害了一個無辜的人。於是金爸到最後,也像前管家的老公一樣,像隻老鼠躲進暗無天日的豪宅地底洞穴裡。

唉,明明都宣判了自己死刑,卻還要繼續苟且偷生……這世間,還有什麼審判,比這還更殘忍的呢?

 金爸。

*

擁有財富,是一件美好的事。

「我目前沒錢,所以我希望有錢!」如果有人這麼說,那沒問題,完全可以理解。

「我目前沒錢,但是我應該有錢!」如果有人這麼說呢?那就有點奇怪了,對不對?這樣講,好像世界天生就「欠你一個有錢」一樣。

就像你說:「我喜歡石原聰美,所以我希望她是我老婆!」這種欲求,是男的都有,我們不會苛責你貪。

但如果你說:「我喜歡石原聰美,所以她應該要是我老婆!」這種欲求,你認真想,難道不覺得貪嗎?

是啊!你喜歡石原聰美,當然沒問題,但你說人家「就該是你的」?憑什麼?憑什麼你說自己喜歡石原,石原就該是你的?那我也喜歡啊!憑什麼石原就不該是我老婆?

有發現這兩種心態,有什麼不同了嗎?

「希望」這種心態,是暗示了「我喜歡,但我不一定要得到」。

「應該」這種心態,是暗示了「我喜歡,所以我一定要得到」!

可惜這世上,有些人永遠搞不懂……他們把自己心中的「希望」,一個個地擅自轉變成「應該」,於是到最後,兩種心態整個糾纏在一起,把自己搞得既疲憊又痛苦又不堪。

 由左而右分別為:朴家長女多蕙,朴家管家,家教老師基宇。

*

我喜歡石原聰美,所以『我希望』石原聰美也喜歡我。

這種欲求,是正常的。因為你知道,石原如果不喜歡你,那也很正常,你不會輕易去恨人家。

我喜歡石原聰美,所以石原聰美『也應該』要回應我的喜歡!

這種欲求,是不正常的。因為你喜歡石原,那是你的事,人家天生沒欠你什麼,沒道理你一喜歡石原,石原就該乖乖地把你的喜歡當回事。

我明明那麼喜歡石原,為什麼石原就是不喜歡我!

那戶人家那麼有錢,為什麼我就沒有那種生活可以過!

那間豪宅市值破億,我希望可以住進去……喔不,我應該、我必須要住進去!

唉……這不叫自尋煩惱,什麼才叫自尋煩惱呢?

知道了嗎?希望接金爸從豪宅地洞走出來的基宇——希望,終究只能是希望,如果你沒有相應的手段去得到大量的財富,光是幻想自己「就該是」那個豪宅的主人,這個念頭本身,就是個足以折磨你一生、毀滅你一生,讓你感到痛苦、感到絕望、感到自卑與心碎的根源啊!

你到底有沒有發現,你正在用金爸殺死朴社長的那把利刃,一吋一吋地,插進自己的心窩呢?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