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有一位很平凡的旅行作家,名字叫魚群

從前從前,有一位很平凡的旅行作家,名字叫魚群。

他和身邊大多數的人一樣,非常喜歡旅行。可是他知道,「喜歡旅行」這件事,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的,甚至根本不值得一提,因為他很清楚,喜歡上一樣「本來就很美好」的東西,本來就是很正常的。美好的從來都是「那樣東西本身」,而不是喜歡上那樣美好東西自己」。關於這點,他看得非常清楚。

就像是,一個人說他很喜歡石原聰美,然後一直強調自己「喜歡的心」很高貴、很重要一樣。坦白說,是因為石原聰美本身就夠美好,所以才會讓一個人喜歡上,美好的從來就是石原聰美「這個人」,而不是那一次次看到她就欣羨怦然的心跳。

而對魚群來說,旅行也是一樣的,他始終認為旅行這件事本來就夠美好,美好到非常容易讓人喜歡上,就和石原聰美一樣。因此,他向來就不喜歡強調自己「喜歡旅行」,因為他覺得這樣講很荒謬,也很無聊。

就和他到處講自己喜歡石原聰美一樣無聊。

石原聰美。

*

可是平凡的魚群,卻有一個不太平凡的愛好——他喜歡寫作

是的,他心裡是知道的,旅行或許是每一個人的愛好,但寫作卻不是,他知道這世間喜歡寫文章的人,終究是少數中的少數。但是,喜歡寫作的人很少,並不能阻止他對寫作的喜歡。魚群心裡知道,這是平凡的自己身上,唯一會讓他感到很快樂很快樂,也感到很痛苦很痛苦的不平凡。

他喜歡寫文章,於是他才寫了《那些旅行教我的事》和《水瓶集》。可是後來,他卻經常聽到許多人這樣對他說:「魚群,我覺得你為了這兩樣東西付出很多心血和努力……」這句付出很多心血和努力,始終讓他非常困惑。他不明白的地方在於,自己寫《那些旅行教我的事》和《水瓶集》的過程中,到底是「付出」了什麼?

就像是,如果一位男孩,他非常喜歡石原聰美,於是拚了命收集許多石原聰美的照片,每當石原聰美有出攝影集或寫真集時,他都會去買一本回家收藏。男孩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要默默看著石原聰美的笑容,煩悶都會得到療癒。那請問這個過程中,這位男孩到底是「付出」了什麼?

沒錯,嚴格說起來,男孩其實什麼也沒付出,因為他的雀躍與開心,最大的受益者不是別人,不是石原聰美,而是「他自己」。男孩知道,石原聰美不能帶給世上每一個人開心,但卻能帶給他自己開心。男孩很幸運,因為他能透過石原聰美這個美好的人,沖淡自己的難過,療癒自己的生活。

對於男孩來說,這是一件多麼美好,多麼值得驕傲的事啊!

石原聰美。

*

同樣的,魚群也是知道的,寫作不能帶給每個人快樂,但卻能帶給自己快樂,他深深明白,寫《那些旅行教我的事》和《水瓶集》,最大的受益者是自己,他明明很享受寫作的過程,也很享受從寫作中得到的幸福感、滿足感、成就感……但是,怎麼看在別人眼裡,突然就變成了一種付出、一種苦熬、一種咬牙和努力了呢?他明明就寫得很爽很過癮啊!

那種感覺,就像小孩子在打遊戲,明明自己玩得很開心,卻突然被許多人摸頭稱讚:「哇!你真的好辛苦好努力」一樣,感覺非常的尷尬。

不過,魚群的心裡是知道的,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幸運,都可以從寫作的過程中得到那種既開心又幸福的感覺,是因為他喜歡的東西比較奇怪,所以才能享受到這樣的「誤會」。然而,這是一個多麼美麗、多麼幸運、多麼值得讓人感到快樂的誤會啊!

魚群心裡知道,這是平凡的自己身上,唯一會讓他感到很快樂很快樂的不平凡……

同時,也是會讓他感到很痛苦很痛苦的不平凡。

*

為什麼知道自己喜歡寫作,會讓他感到很痛苦很痛苦呢?

因為他很聰明,他知道這種「明確的喜歡」,會讓他走上一條很遙遠很遙遠,卻很孤單很孤單的道路。尤其是,就像最一開始說的一樣,魚群是一位很平凡很平凡的旅行作家。

所以,他挺羨慕身邊某些男孩。他們沒有對某件事物有很明確很明確的喜歡,所以他們可以很安心很安心地,用一個很簡單很簡單的理由,去說服自己牽起那些願意與之相伴一生的女孩。

但魚群沒辦法,因為他心中那個喜歡是如此如此的鮮明,鮮明到他真的騙不了自己,他沒辦法說服自己其實沒有那麼愛。每當他望著那條好遙遠好遙遠的路,望著那個好孤單好孤單的盡頭,以及心中那個好熾熱好熾熱的喜歡……他只能好遺憾好遺憾地,放開那一雙雙好美麗好美麗的手,或許在那之中,有一雙手能牽著自己走向好幸福好幸福的白頭。

我想有天,他自己心中會懂的——他終究到不了那個他想走到的盡頭,他終究會停在某個角落,某個塵土飛揚、舉目茫茫的角落。他終究只會很難過很難過地意識到,這畢竟只是一段很孤單很孤單,且永遠永遠沒有結果的愛戀而已,不是嗎?

*

那麼,他該怎麼找到自己的救贖呢?

嗯……還記得一開始說的嗎?

從前從前,有一位很平凡的旅行作家,名字叫魚群。

他和身邊大多數的人一樣,非常喜歡旅行。可是他知道,「喜歡旅行」這件事,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的,甚至根本不值得一提,因為他很清楚,喜歡上一個「本來就很美好」的東西,本來就是很正常的。美好的從來都是「那樣東西本身」,而不是喜歡上那樣東西自己」。關於這點,他看得非常清楚。

是的,他應該要看得非常清楚的……就像旅行一樣,美好的終究只是「寫作」這件事,而從來就不該是一直愛著寫作的「自己」,不是嗎?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