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文存在的價值是什麼?

旅行類的書籍,有兩種最常見的文體。

一種是工具文,主要介紹怎麼規劃行程,推薦哪些景點,如何省錢省時間。另一種是遊記文,主要寫旅行中的故事、見聞、風光。這兩種文體,雖然都扣在「旅行」這個大概念底下,但兩者走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向與風格,今天就來和大家介紹,這兩種文體到底差在哪裡?旅行書為什麼需要這樣去區別?

工具文很好理解,大家去旅行,多半帶的就是這類書籍:介紹哪裡好吃、哪裡好住、哪裡好玩、景點怎麼去、門票多少錢……這類型的旅行書,方向非常明確,走的就是「實用」路線。

可是,遊記文就比較特別了,大家去旅行,多半不會帶這類型的書,因為這類型的書,相當「不實用」。什麼意思?各位不妨想像一下,你要去東京旅行十天,在你眼前有兩本書,一本是《東京旅遊全攻略》,另一本是《東京,若即若離》。試問:你會先買哪一本?

沒錯,如果你沒去過東京,而又正好要去東京,當然會先買《東京旅遊全攻略》,就算你去過東京,或許還是會挑《東京旅遊全攻略》,因為帶在身邊,總覺得比較有參考價值。當你需要查路線、查景點、查餐廳、查飯店的時候,這本書都可以隨時派上用場。

好,那問題就來了,如果遊記文在旅行中是那麼「不實用」,為什麼還需要存在呢?它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是什麼?

*

這是一個非常尖銳,而且非常值得探討的問題。

對於這問題,我喜歡這樣去理解——遊記文的本質,其實就是「故事」。而故事這種東西,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本來就不是像工具一樣,拿來給人「用」的,而是純粹像花瓶般,拿來給人「欣賞」的。

舉個例子,我非常喜歡唐朝詩人杜牧寫的〈江南春〉: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這首詩就是典型的遊記文。內容在講什麼?不就是杜牧遊歷江南,描述江南的景色,感嘆前朝建造的佛寺,矗立在朦朧的煙雨之中而已嗎?那我問你,杜牧寫這首詩要幹嘛?它有任何「實用價值」嗎?杜牧有說江南哪間餐廳好吃、哪些飯店舒適、哪些景點必去嗎?

沒有,杜牧什麼都沒說。那你問,他寫這個要幹嘛?坦白講,還真沒要幹嘛!他沒有想教你什麼,也沒有想提倡或宣揚什麼,更沒有想要解決什麼問題,杜牧只是很單純地把他眼中看見的江南景色,混雜自己的一點心境,用優美的文字描寫出來而已。他真的沒要幹嘛。

但是呢,我自己在看杜牧這首詩的時候,我覺得那個畫面好美啊!尤其是那句「多少樓臺煙雨中」,寫得超有畫面感,我能感覺自己好像處在那個世界裡,看著莊嚴的佛寺聳立在朦朧的煙雨裡。而更奇妙的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在看這首詩的時候,明明知道它不能幹嘛,但是看完以後,心裡卻有一種挺舒服的感覺。

我會覺得自己的情緒,似乎有在被什麼給「牽動」著,雖然不明顯,但我知道自己的情緒是有在被影響的。

不過,在讀一般工具書的時候,我可從來不會有這種感受。

*

我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旅行中的「遊記文」,和「小說」的概念很類似。

而你問小說能幹嘛?其實還真沒幹嘛,小說就是小說,你愛聽就聽,它沒有特別想幹嘛。作家黃春明就說過一段很有意思的話,有一次訪談的時候,人家問他這部小說要講什麼,黃春明皺眉答道:「如果我能用一句話告訴你我這小說想講什麼,我就直接講那句話就好了啊!何必寫這麼多東西?」

是的,小說就是小說,和旅行中的遊記文一樣,本質就是一個故事,可是如果你問故事可以幹嘛」?那其實是非常奇怪的。就像每個人活一輩子,都有一套自己的人生故事,可是當我問你「你父母的那套人生故事可以幹嘛」,你答得出來嗎?

沒錯,故事就是故事,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本來就不是像工具般拿來被人使用」的,它只是純粹拿來「給人欣賞」的而已。

那麼,為什麼這世間,需要有一些沒有實用價值的、純粹拿來供人「欣賞」的東西呢?

這就牽扯到一個更深邃、更細膩的東西了——因為故事,不僅能牽動人的情緒,更重要的是,它能使人達到「忘我」的境界。

*

忘我,是一種怎樣的感受?我最喜歡舉的例子,就是金庸武俠。

金庸的武俠小說,就是那種非常容易牽動人的情緒、非常容易使人讀到忘我的「非工具書」。可是你問我《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笑傲江湖》、《天龍八部》、《倚天屠龍記》、《鹿鼎記》可以幹嘛?坦白說,我看了那麼多遍,還真不知道可以幹嘛!站在最現實的角度,看這些書不能幫我加薪,對我的人生也沒有實質幫助,如果要追求實用性,我應該要看的是《英語能力大躍進》、《如何讓老闆為你加薪》、《如何達成財富自由》、《你不理財,財不理你》之類的「工具書」才對啊!可是……唉,這些書雖然對真實人生有幫助,可是讀起來多無聊啊!

我當然知道,認識英文單字,比認識令狐沖更「有用」;認識理財觀念,比認識任盈盈更「有用」;認識溝通技巧,比認識岳靈珊更「有用」。可是呢,只有看《笑傲江湖》,能讓我看到「忘記自己在活」。

不瞞各位,我曾經看金庸武俠,看到一整天都忘記吃飯。是的,我真的看到忘記吃飯!連肚子都忘記餓了!你說這是不是超神奇?沒錯,金庸描寫的武俠世界,角色就是那麼生動,劇情就是那麼迷人,迷人到會讓人真的「入戲」!比如在看《笑傲江湖》的時候,我會因為令狐沖開心而開心、因為岳靈珊難過而難過、因為任盈盈傷心而傷心……甚至,看到岳不群這個偽君子,我會很想衝進故事裡去揍他一頓!

我想你一定有過這種感受,看一部喜歡的電影,很投入很專注地看,明明才一恍神,突然就過了兩個小時!這就是故事的力量,它能使人達到「忘我」的境界。即使你知道,那些角色與劇情都是假的,但是你就是會為了某些角色哭或笑、為了某些劇情而緊張、而激動、而落淚。

同樣的,旅行中的「遊記文」也有機會做到這種境界,可是「工具文」沒辦法,因為工具書強調的重點在「實用」,而實用的東西,往往很難感性起來。感性起來也很怪,你總不會期待自己在《東京旅遊全攻略》這本書中,得到什麼多餘的情感共鳴吧?可是看《東京,若即若離》,是不是感覺就有機會了?

*

我一直都很相信——這世間,最了不起的一件事,就是讓一個人為了另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流淚!而故事、角色、劇情,就有這方面的魔力,它能牽動人的情緒,讓人忘記時間、忘記現實、忘記自己!

最後,你可能會說,可是我在讀某些遊記、某些小說、某些故事、某些詩詞和戲劇的時候,覺得內容索然無味,情緒沒有被牽動到、對角色也沒什麼感覺,根本無法真正「入戲」啊!

是,這有可能。我當然同意,並不是每個作家寫的每部作品,都能像金庸寫的那樣迷人。可是,這並不能因此證明小說不需要存在、故事不需要存在、詩詞戲劇不需要存在……

就好比,你在看《那些旅行教我的事》的時候,如果一點感覺也沒有,那並不能因此證明遊記文沒價值或沒意義……那只證明魚群我寫得爛而已。

但是!如果你看完《那些旅行教我的事》之後,覺得這本書沒價值的原因,是因為你不知道這本書「可以拿來幹嘛」,那可就真的搞錯重點了!因為(下面這個觀念,我重複第三次了,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遊記文的本質是「故事」,而故事的本質,是拿來供人欣賞」的,不是像工具書那樣,要特別拿來給人使用」在什麼地方的!這點很重要!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