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確定自己的興趣在哪裡?

Q:魚群,你為什麼會特別喜歡寫作和旅行這兩件事?它帶給你的意義是什麼?另外,我不知道自己對什麼事情特別感興趣,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幫我更加確定自己的興趣在哪裡?

要評估自己的興趣是什麼,有一個很關鍵的指標,我們不妨從閱讀這件事來觀察。比如說,我特別喜歡看武俠小說,只要翻到這個類型的書,我都能看得津津有味。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對武俠小說的好奇心,足以支撐著我度過那段所謂的探索黑暗期」。

什麼叫「探索黑暗期」?就是一個人在真正可以品嚐到一件事情的趣味以前,通常需要先度過一段挺漫長、挺乏味的探索時光,好讓自己能夠「進入狀況」。像是認識故事的背景、了解某些人物的個性、熟悉各個角色遇到的狀況等等。

而坦白說,這段時間是不怎麼愉快的,因為不僅需要動腦去理解,也需要花時間心力消化沉澱。

*

還記得《神鵰俠侶》是這樣起頭的:

時當南宋理宗年間,地處嘉興南湖。節近中秋,荷葉漸殘,蓮肉飽實。這一陣歌聲傳入湖邊一個道姑耳中。她在一排柳樹下悄立已久,晚風拂動她杏黃色道袍的下擺,拂動她頸中所插拂塵的萬縷柔絲,心頭思潮起伏,當真亦是「芳心只共絲爭亂」。只聽得歌聲漸漸遠去,唱的是歐陽修另一首「蝶戀花」詞,一陣風吹來,隱隱送來兩句:「風月無情人暗換,舊遊如夢空腸斷……」歌聲甫歇,便是一陣格格嬌笑。

那道姑一聲長嘆,提起左手,瞧著染滿了鮮血的手掌,喃喃自語:「那又有甚麼好笑?小妮子只是瞎唱,渾不解詞中相思之苦、惆悵之意。」

好了,看完上面這段《神鵰俠侶》的開頭,我們都知道時間是南宋、地點是嘉興南湖、在講的人物是李莫愁、服飾是杏黃色道袍、她此時心境惆悵、手掌染滿鮮血、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嗯,我想應該沒有,因為金庸先生這段的用意,應該只是要讓讀者對李莫愁有個基本的認識而已,這便是我上面所說的探索黑暗期,要逼自己度過這段有點枯燥的時光,可不算太容易。

這時候,關鍵的地方來了,看完這個段落,你能不能開始對後續的劇情,產生一點點「好奇感」?

比如說:李莫愁是誰?為什麼她的心境是惆悵的?為什麼她的手掌染滿鮮血?她在這之前經歷了什麼?難道她殺人了嗎?她又為什麼要殺人?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這些疑惑,始於「好奇心」。而好奇心,就是那個能讓你繼續往下探索的最根本動力!

*

這裡必須強調一點,一個人對一件事會不會產生好奇心,那是老天賜予的,如果你看完上面這個段落,心裡一點感覺都沒有,還是完全不想知道那個道姑是誰,她的故事會怎麼發展下去,那就說明了你對這個故事是沒有好奇心的。而如果你對這個故事沒有好奇心,那很遺憾,無論你後續再怎麼努力「逼自己」對故事產生好奇,多半都會是一場徒勞。因為,就像前面說的,一個人對一件事會不會產生好奇心,那是老天賜予的,人勉強不來。

不過沒關係,你對武俠小說沒有好奇心,不代表對其他事情就沒有,看到上面的故事不感興趣,那只說明了你好奇的東西不在這裡而已。

此外,還有一個重點,要看出一件事情是不是自己的興趣,除了注意自己的好奇心在當下夠不夠濃烈之外,更重要的是——那個被點燃的好奇心,能不能隨著時間延續下去?這個問題也很關鍵,因為很多時候,我們之所以會誤判自己的興趣,是因為在那個好奇心被點燃的當下,我們誤以為自己喜歡的是那件事情本身,但實際上,我們只是喜歡那件事情給自己帶來的新鮮感罷了,而新鮮感這種東西,特別容易隨著時間變質褪色,也因此,我們才會一再搞錯自己的興趣到底是什麼。

*

其實我一直都認為,活在現在這個充滿誘惑的時代,要搞清楚自己的興趣是什麼,已經是愈來愈不容易了,因為我們身旁有太多太多東西,正用盡各種手段來轉移我們的注意力,好引誘我們那個急著享樂的腦袋瓜走入陷阱。

所以,當你把《神鵰俠侶》翻個幾頁,正準備開始進入有趣的情節時,若是不經意地打開一下手機,再不經意地看一部搞笑影片,這時就會意外發現,些玩意兒竟然壓根就沒有所謂的「探索黑暗期」!才不到十秒鐘,那效果來得又猛又快,才一下子,就能立刻把你逗得哈哈大笑!

而當你笑完,想在重新花力氣去探索《神鵰俠侶》的劇情,你那愛偷懶的大腦就會在你耳邊悄悄告訴你:「老兄啊,別看什麼武俠小說了,我才不想再花時間力氣去理解誰是楊過誰是小龍女誰是李莫愁誰是何沅君呢,這麼辛苦幹嘛?而且就算知道了李莫愁是誰,又能怎麼樣?知道他們是誰,對我活著有任何幫助嗎?明天還不是要上班?薪水還不是沒多半毛錢?

於是,你默默地替自己找了藉口,說下次真的會認真看,就安心地放下書本,改拿起手機了。令人遺憾的是,作者的梗都還沒鋪完,讀者就厭倦了,目光慢慢被其他探索黑暗期更短的東西吸走,比如漫畫、電視、電影、短片、電玩等等。選擇重重,絢爛迷惑,以至於到了現代,還願意放下手機,定定心神,用心品味一本書的人,已經變得很少很少了,畢竟手機能提供的即時反饋太快,連電視節目都跟不上,更別談什麼厚厚的武俠小說。

*

抱歉,我這個人不看書的。」我發現現在有很多人會這麼說,而且還不是愧疚地說,而是心安理得地說。我笑了笑,點點頭,說原來如此。但每次聽到有人這麼說,心裡卻也特別感慨:「唉,幸好我還能抵抗科技帶來的誘惑,還能對抗那急著享樂的動物本能,去接觸那些需要仔細挖掘才會發現的精彩。

當然,我絕不會說這是一件好事,或是什麼特別高尚或了不起的事。坦白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現在也沒辦法一句話說清楚,畢竟什麼是需要挖掘才會發現的精彩?什麼是《神鵰俠侶》的精彩?什麼是武俠小說的精彩?什麼又是旅行和寫作的精彩?這些東西,難道真的很重要嗎?老實說我不知道,但能夠好奇某一種精彩,並有時間去投入品味,我已經覺得很幸運了。

雖然尋找的過程既耗時又耗力,有時會發現一點什麼,有時也會撲了個空,但我不氣餒,我想繼續在這片我所在意的宇宙裡尋覓星光,期待再多發現一顆閃亮的星球,並探索裡頭蘊含的奇異,然後再為那個發現的片刻由衷感到幸運與開心,一顆又一顆、一次又一次……

你問這樣做有什麼意義?我不知道,我想對我來說,或許偶爾還會為了某個拾到的精彩而慶幸、而感動,或心裡還能為了下一個精彩而繼續期待著、興奮著,就是所謂的「興趣」能給我的最大意義了吧。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