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的日記

劇透提醒!下文翻寫自電影《安妮的日記》。

「碰!」

「叩叩,叩叩叩。」樓下,有人在敲門。

空氣被瞬間凍結,房裡的人們面露惶恐與不安,他們預感,是「他們」來了。

樓下有人在說話,細聽,是男人的聲音。於是安妮這樣形容:

我看到世界被變成一片荒漠,(I see the world being transformed into a wilderness,)

我聽到接近的雷鳴,我感受到數百萬人在受苦,(I hear the approaching thunder,I feel the suffering of millions……)

但我還是感覺到一切會變好,(And yet I somehow feel that everything will change for the better.)

不管怎麼樣,人們是心地善良的。(That,in spite of everything,people are good at heart.)

放下筆的那一刻,安妮忽然抬起頭,他聽見「啊」的一聲慘叫從房間外頭傳來,安妮看到一些陌生的男人,他們手裡都拿著槍,安妮立刻醒悟了,他們果然是納粹黨員。

「手舉起來!」這些黨員拿槍指著其他人,安妮不敢出聲,她默默從椅子上站起來,想趁還沒被發現時,趕快找地方躲起來。拿槍的男子走進每個房間裡,把一個個躲藏的人抓出來,當他們被黨員看見時,驚恐無助的神情全寫在臉上,他們知道,自己將要面對一個荒謬悲慘的結局。

「這裡還有一個,是小孩。」安妮轉過身,見一個男子正拿槍對著她,冷酷的臉龐,不見絲毫同情。安妮驚恐的不知所措,她還沒回過神,就已經被帶進一個小房間,她的親人都在這裡,雙手高舉。

「一共八個人。」一位穿制服的黨員問:「真是不可置信,你們藏在這裡多久了?」

「兩年。」安妮的父親法蘭克說。

黨員大嘆不可思議,沉默數秒:「給你們五分鐘打包。」

*

安妮走進自己的房間,一邊穿鞋,一邊驚恐地啜泣,她的雙手不停顫抖,一旁的杜塞索先生走向前,他握緊安妮的手,看著她,沒有說話。然後杜塞索先生低下頭,細心地幫安妮穿好鞋,安妮等他幫自己繫好鞋帶後,向他深深道謝。杜塞索先生蹲在安妮面前,再次握緊她的雙手,抬頭看著她,但依舊沒有說話。

「準備好了嗎,親愛的?」忽然間,安妮的父親站在房門外,示意安妮該走了。她點點頭,起身離開房間。黨員等八人到齊後,下達了出發的命令。離開前,所有人只能倉促的擁抱道別,他們都知道,彼此永遠不會再見。

保重……(Peace In God.)」這是安妮的父親法蘭克說的最後一句話。

他們一個個走下樓梯,螢幕上,標示著每個人即將走向的結局。

彼得.范達安,1945年5月,死於毛特豪森集中營;

派卓莉妮.范特安,1945年4月,死於送往特雷金集中營途中;

賀曼.范特安,1944年11月,死於奧威斯辛集中營;

亞伯特.杜塞索,1944年12月,死於辛加莫集中營;

艾蒂絲.法蘭克,1945年1月,死於奧許維茲集中營;

奧托.法蘭克,在奧許維茲存活,死於1980年;

瑪各.法蘭克,1945年3月,死於柏根集中營;

安妮.法蘭克,1945年3月,死於柏根集中營。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