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吃飯悟人生

魚群,我其實很羨慕你,你好像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像我都不知道我自己以後到底想要幹嘛、可以幹嘛,我甚至連自己喜歡什麼、在乎什麼都不知道,有時候我會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但又無能為力……

最近,有一位朋友阿隆忽然這樣跟我說。後來我發現,這問題跟年紀無關——我發現我身邊有不少人,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到底想做什麼。

你有特別喜歡的事嗎?」我抬頭問阿隆。

阿隆說:就是不知道!呃……這樣講好了,我覺得我蠻喜歡跟人接觸的!這算是特別喜歡的事嗎?

不算。」我不慌不忙地說:「阿隆你之所以會說你喜歡跟人接觸,那是因為你預設並幻想了自己以後會接觸到的都是『好人』,可是這個預設是荒謬的,因為你根本就不會知道自己以後會遇到誰……等你之後多遇到一些會讓你覺得討厭和反感的人,你就會收回你現在對於人的喜歡了。

哇魚群你也活得太悲觀了吧!」阿隆激動地說。

哈哈哈,我一點都不悲觀啊!」我一邊吃著義大利麵,一邊平靜地講:「我只是很客觀和公平地在看待這個不完美的世界而已。

*

麵吃到一半,我接著跟阿隆說:「你剛剛說你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對吧?

阿隆點點頭。

你想聽實話嗎?實話就是——既然不知道自己喜歡和想要什麼,那其實不管你以後選擇做什麼……根本就都沒差。」我雙手一攤。

什麼意思?什麼叫『都沒差』?」阿隆不懂我的意思。

嗯……這樣說好了,假如等一下服務生過來,問你想喝紅茶綠茶柳橙汁芭樂汁可樂還是雪碧,你要選哪一個?」我問阿隆。

我想想,我覺得紅茶綠茶可樂好像都不錯……」阿隆沉默了將近十秒,才刪除幾個選項。於是我再問:「那如果你只能挑一個呢?

嗯……那喝綠茶好了!」阿隆說。

如果服務生跟你說,綠茶沒有了,改紅茶行不行,你有意見嗎?」我問。

紅茶其實也可以啦!

那如果紅茶也沒有了,問你喝可樂行不行,你有意見嗎?」我再問。

也沒關係,反正我都喝。

如果連可樂都沒有,柳橙汁你ok嗎?

柳橙汁喔……我也不討厭,還是可以接受。」阿隆說。

就是這個意思!」我大笑道:「你發現了嗎?你剛剛在想要喝什麼飲料的時候,腦袋就是呈現『迷茫』的狀態啊!為什麼你會感到迷茫?不就是因為你沒有特別喜歡喝紅茶綠茶柳橙汁芭樂汁可樂還是雪碧嗎?

而既然你沒有特別喜歡喝紅茶綠茶柳橙汁芭樂汁可樂還是雪碧……那最後喝什麼,哪有差?

同樣的道理,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喜歡或在乎什麼,那以後不管你做什麼,不也同樣沒有差?

*

你知道什麼才叫做『有差』嗎?」講到自己有意思的地方,我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比如說,你特別喜歡喝可樂,什麼紅茶綠茶柳橙汁芭樂汁,在你眼裡都是狗屁!你已經愛可樂愛到無可自拔的地步,除了可樂之外,你什麼飲料都覺得討厭、覺得噁心!

這個時候,如果服務生跑跟你講:『先生先生,我們的可樂已經沒有了,可以改喝柳橙汁嗎?』,那你會有什麼反應?

不等阿隆說話,我馬上激動地握緊拳頭假裝敲打桌面,憤恨地說道:「當然是要立刻翻臉的啊!怎麼可以沒有可樂!?吃義大利麵沒有可樂,那還吃什麼義大利碗糕麵?要拿柳橙汁來配義大利麵,怎麼不乾脆拿一碗醬油來算了!?

哈哈哈!魚群你這麼激動是在演哪一齣啦!」阿隆大笑道。

我在演什麼才叫做『有差』啊!很逼真對吧!哈哈哈!」我接著說:「所以你看,如果你越愛喝可樂,那喝不到的時候,你就會越痛苦,相反的,如果你喝到可樂了,也同樣會越開心……

可是,對於什麼飲料都不那麼喜歡,也不那麼討厭的你來說,喝不到可樂就喝不到可樂,根本就無所謂,反正你也沒多愛喝可樂,所以得不到可樂的時候,也不會那麼痛苦,不是嗎?

哦!你這樣講挺有道理的!」阿隆說。

所以阿隆啊,我其實一直都覺得,喜歡一件事,尤其是『特別喜歡』一件事,那其實是很危險的,就和特別喜歡一個人,或特別喜歡一樣東西一樣,都很危險……因為喜歡,尤其是很喜歡很喜歡,不只會給一個人的人生帶來非比尋常的快樂,也會同時給一個人的人生帶來非比尋常的失落,甚至非比尋常的痛苦……就像喝不到可樂,或愛不到某個人那樣。

得到的時候會有多快樂,得不到的時候就會有多痛苦,這本質上是同一件事。」我感嘆道。

*

阿隆接著說:「所以魚群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這樣『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或在乎什麼』的狀態是沒問題的?

與其說沒問題,倒不如說是『正常』的吧!你想想,你之所以會覺得迷茫或困惑,不就是因為你沒有特別喜歡或特別討厭什麼東西嗎?而老實講,一般人都是這樣啦!我覺得這世上絕大多數的人,對於每一件事情,基本上都是處於一種『沒有那麼喜歡,也沒有那麼討厭』的狀態……就跟你對紅茶綠茶柳橙汁芭樂汁可樂雪碧的感覺是一樣的,因為對什麼都沒特別愛,也沒特別恨,所以才會感到迷茫。

阿隆接著道:「那你覺得我都不用逼自己趕快去喜歡或在乎什麼東西嗎?

根本不需要啊!誰說人活著一定要喜歡或在乎什麼東西才行?沒那麼喜歡就沒那麼喜歡,沒那麼在乎就沒那麼在乎,你知道自己不喜歡喝可樂,難道你能夠用任何方式『逼自己』愛上可樂嗎?

我覺得很難……」阿隆說。

是啊!既然對可樂是這樣,那對人對事又何嘗不是如此?」我說。

*

那魚群,你覺得一個人有一件特別喜歡和在乎的事情,是幸福的嗎?

別人我是不知道,但對我來說……」我沉默片刻,再抬起頭對阿隆說道:「嗯!毫無疑問,那是很幸福的!

你知道為什麼是幸福的嗎?」我問阿隆。

為什麼?

因為我對於自己喜歡和在乎的事,剛好還算擅長!

後來阿隆表示,他聽完以後反而更焦慮了,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擅長什麼……於是吃完飯後,我們又到附近的居酒屋小酌。那天阿隆喝了不少,我也喝了不少,但我喝酒向來不會讓自己喝多,但阿隆會把自己灌到醉,於是離開居酒屋後,他一邊走一邊吐,東倒西歪地走在街頭,我跟在他的後頭,偶爾向前扶他一把,雖然他一直在傻笑,但我知道他的內心在下雨,看他搖搖晃晃的背影,唉……那一刻,心裡實在頗為他感到難過。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