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群的奇幻異想世界(一):歡迎來到意識邊界!

♣魚群的奇幻異想世界♣

Chapter1. 歡迎來到意識邊界!

火車穿越田間,夕陽下的麥穗,被染上一層淡薄的金黃。我坐在火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色,眼前的畫面漸漸離我越來越遠,忽然「咻」的一聲,我竟在不知不覺中被眼前的畫面吸了進去。

咦?這是哪裡?」我左顧右盼,發現自己正在田中央。低下頭,我看見一灘清澈的水,水裡,正映射著我的模樣。我看著自己的模樣,大叫一聲,沒想到此時,我竟成了夕陽下的一個稻草人!

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在火車上嗎?」我再次閉上眼睛,想趕快結束這場夢境,但睜開眼睛後,我依然在田中央,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夕陽的溫熱,正一吋一吋地透入我的肌膚。那股溫熱的感受,在透入肌膚的瞬間,又被田野間的沁涼微風緩緩吹散,令人心曠神怡。

咦?我的恐懼呢?我應該感到恐懼的吧?」我感到一陣怪異,因為我覺得自己應該要感到「恐懼」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感知恐懼的情緒,好像在無形之中被剝離了。

抽離你恐懼情緒的人,是我。我叫天秤稻草人。」忽然間,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我轉過身,是一個身著蓑衣的稻草人。他穿的那件蓑衣上,印著一個『天秤』的印記。

歡迎來到『意識邊界』。」他說。

意識邊界?我在意識邊界?什麼是意識邊界?我怎麼會在意識邊界?

天秤稻草人緩緩答道:「在回答你的問題以前,我得先解釋什麼是『意識世界』。意識世界,顧名思義,就是由你的意識創造出來的世界。而這裡之所以叫意識邊界,是因為你還沒真正進入意識世界裡——你還在意識世界的入口。

意識世界的入口,就是意識邊界。」天秤稻草人說。

在這個地方,請放心,你還可以隨時隨地回到現實世界。

*

也就是說,一旦我進入了自己的意識世界,就無法隨時隨地回到現實了?」我問。

這個我不知道,因為我從來沒去過你的意識世界。」天秤稻草人進一步說道:「你的意識世界,並不是由我掌管的。掌管你意識世界的是『天蠍稻草人』。

天蠍稻草人?你是……天秤稻草人?為什麼這一切都和星座有關?

天秤稻草人說:「這就要問你自己了,因為我們都是由你的意識所創造出來的產物。

你難道不知道,我這個人完全不相信星座嗎?」我問天秤稻草人。

天秤稻草人笑了笑,指著我身上的蓑衣,說道:「你看看那是什麼。

我低下頭,看著自己身上的簑衣。蓑衣上印著一個『水瓶』的圖像。

或許就是因為那個吧。

因為這個?什麼意思?我不懂。

你說你不信星座,是吧?」天秤稻草人說。

是啊!我不信星座。那不都是騙人的玩意嗎?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我說。

那你是什麼星座?」天秤稻草人說。

水瓶。

那就對了,因為在我們認知的世界裡,水瓶,通常就是不信星座的。」天秤稻草人雙手一攤。

……」我感到一陣無語。

*

反正這一切都是你在講的,我就是不信星座那一套,傻子才會信那個!」我很堅決地說。

典型水瓶。」天秤稻草人哈哈大笑。

比起這個,我還有些問題想問你。喔不,是還有好多問題想問……我只是坐在火車上而已,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盡量問吧!我會盡己所能回答的,因為你創造出我的目的,就是要解答你現在的疑惑。」天秤稻草人說。

我創造了你,來解決我自己的疑惑?這也太玄了吧?」我忽然對天秤稻草人說的一切話語感到既詭異又好奇。

是的。不過你如果要問我問題的話,你必須要快一點。因為我們的時間已經剩下不多了。

剩下不多?這是什麼意思?

你還記得你是怎麼進入意識邊界的嗎?」天秤稻草人問。

火車!」我大聲說道:「我記得我坐著一輛火車,看向窗外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田裡的景色……」忽然間,一輛火車正從遠方緩緩駛來,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什麼。

難道說……

沒錯,看樣子你已經發現了。」天秤稻草人說。

*

天秤稻草人說:「這裡,就是你所創造的『意識邊界』。而我,就是掌管你的意識邊界的『天秤稻草人』。你是在『火車』上進入意識邊界的,所以,連接你的現實世界與意識邊界的關鍵信號就是『火車』。當你在意識邊界裡喊出『火車』兩個字,接通現實世界的『真正的火車』就會駛來……

然後我就可以回到現實世界了?」我問天秤稻草人。

不,你現在還需要等待。你需要等到火車裡的自己,看見那個把你吸入這個場景的那個瞬間……你還記得那個瞬間,你的腦中曾經出現過什麼文字嗎?」天秤稻草人說。

火車穿越田間,夕陽下的麥穗,被染上一層淡薄的金黃。我坐在火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色,眼前的畫面漸漸離我越來越遠,忽然「咻」的一聲,我竟在不知不覺中被眼前的畫面吸了進去!我的腦中,竟毫無預警地冒出出現這些文字。

天啊!我是怎麼把這些話背下來的?太神奇了!」那一刻,我感到無比驚訝,因為這些話完全是像反射動作般脫口而出的!我完全沒有刻意去記得這些文字,但是在那個當下,我就是能莫名其妙地說出來!

天秤稻草人說道:「因為你剛剛已經說出『火車』兩個字,所以連接現實世界的入口已經打開。遠方的火車現在已經啟動,按照時間推算,你大概還能再問我兩個問題……你還想問什麼?

我連忙說:「我的問題是——第一,我要怎麼再回到這個『意識邊界』?還有,我要怎麼進入更深一層的、真正的『意識世界』?

*

天秤稻草人說:「第一,進入這個意識邊界的鑰匙,是『語言』。你只要在現實世界裡,找到可以進入意識世界的『語言』之後,你就會被拉入這個意識邊界。至於語言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都會不一樣,所以你得自行去摸索……不過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的,因為這裡的一切,包括我,都是由你親手創造的!

第二,你不能直接從現實世界進入『意識世界』,一定要透過這個『意識邊界』才可以,只要你想去的話,我可以幫你接通『天蠍稻草人』,她會親自引導你去到你真正想探索的『意識世界』。

等一等,你剛剛是說『她』?

沒錯,天蠍稻草人是女生。」天秤稻草人說。

遠方的火車已緩緩駛進,天秤稻草人見狀,急忙說道:「時間差不多要到了,待會你的腦中,會出現『現實世界的你看著這片景致時講的話』,到時請你跟著現實世界的自己一起複述,然後把最後一句:「忽然「咻」的一聲,我竟在不知不覺中被眼前的畫面吸了進去」的「吸了進去」改成「吸了出來」……

請注意,你一定不能說錯!你一定要把『吸了進去』改成『吸了出來』,否則你會……」天秤稻草人的話還沒說完,我的腦中已經產生了現實中的自己講話時的畫面。

我聽見那個火車上的自己說:「火車穿越田間,夕陽下的麥穗,被染上一層淡薄的金黃。我坐在火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色,眼前的畫面漸漸離我越來越遠……

我急忙跟著腦中的聲音重複一次:「火車穿越田間,夕陽下的麥穗,被染上一層淡薄的金黃。我坐在火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色,眼前的畫面漸漸離我越來越遠……

忽然「咻」的一聲,我竟在不知不覺中被眼前的畫面吸了……」我大聲喊:「出來!

*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坐在火車上。火車正穿出田間,夕陽下的麥穗,被染上一層淡薄的金黃。

我真的回到現實世界了?」當我意識到自己好像真的回來以後,立刻轉頭望向窗外尋找稻草人,但火車此時已穿出田間。但是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在『意識邊界』的記憶並沒有被抹去,我看見了『天秤稻草人』,聽見了有關『意識世界』和『天蠍稻草人』的事,在那一刻,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再回到『意識邊界』裡,去探索那片神祕而未知的一切。

天秤稻草人曾對我說,意識邊界、意識世界、他自己(天秤稻草人)以及天蠍稻草人都是由『我自己』一手打造的……但我為什麼一點印象都沒有?還有,為什麼這一切都和星座有關?什麼又是連接意識邊界的『語言』?我要怎麼發現?

這一切,似乎都還是個謎。此時,胸口忽然湧起了一股溫熱的感覺,我握緊拳頭,看著遠方的夕陽,以及那片即將前往的、被夕陽染得蘊黃的美麗大地。

坐在火車裡,我的腦中似乎出現一個女生的聲音,我不曉得她是不是天蠍稻草人,但她用非常溫柔地語氣告訴我:「請不要擔心,因為我可以看得見,你總有一天會遇見我,而我和你所共同經歷的一切故事,就像你創造我時,一定要我告訴此時的你一樣……

天蠍稻草人的腦中,出現了當時我告訴她的那句話,她一邊回憶那句話,一邊熟練地複述道:「這一切,只會變得越來越精彩而已。

而我,會在你的意識世界等著你的。

Chapter1. 歡迎來到意識邊界!(完)

Chapter2. 巴比倫號與異色森林!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