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服的藝術

要把一件事情講到「透」,或者說,要講到讓別人覺得「有道理」,原則上要經過幾個步驟,我有時寫文章也喜歡使用這套思考工具,和大家分享一下,叫做舉例反推導入荒謬。白馬非馬,就是一套很經典的「先舉例,再反推,最後導入荒謬」的推理,我直接跳過文言文的部分,以免嚇跑各位。

白馬非馬的推理邏輯,按照我的理解,應該是這樣走的——

1.如果,我們要找一隻「馬」,那麼,我們可以找「黃馬」或「黑馬」。

2.但是,如果我們要找一隻「白馬」,那麼,我們就不可以找「黃馬」或「黑馬」。

3.所以,正因為「馬有顏色之別」,我們才會說「白馬」這兩個字。

4.否則,如果馬沒有顏色之別,那何必再說什麼白馬黃馬黑馬?而不直接全部叫「馬」就好了?

5.因此,「白馬」和「馬」是不一樣的。

6.你想,如果「白馬」真的是「馬」,那麼,「白馬」又可以是「黃馬」或「黑馬」嗎?

7.顯然不行!所以,「白馬」不是「馬」。

前三點是舉例,四五點是反推,六七點是導入荒謬。我們用顏色來區隔。

來,各位請檢查一下,每一點的推理有沒有哪裡不對勁。

*

如果覺得沒有,我們就完全按照上面這套邏輯,原封不動來推導「男人不是人」這句話。在閱讀的過程中,請大家盡量降低心裡那個「反正男人就是人」的成見噪音,用心感受一次「邏輯」的力量。

1.如果,我們要找一個「人」,那麼,我們可以找「男人」或「女人」。

2.但是,如果我們要找一個「男人」,那麼,我們就不可以找「女人」。

3.所以,正因為「人有性別之分」,我們才會說「男人」這兩個字。

4.否則,如果人沒有性別之分,那何必再說什麼男人女人?而不直接全部叫「人」就好了?

5.因此,「男人」和「人」是不一樣的。

6.你想,如果「男人」真的是「人」,那麼,「男人」又可以是「女人」嗎?

7.顯然不行!所以,「男人」不是「人」。

這樣的推理有沒有問題,如果你覺得有,那又是哪一句話有問題?單純從邏輯上來看,似乎很有說服力對吧?但是,如果你先深呼吸,靜下心來想個幾秒,我再問你一次:「所以,男人到底是不是人?」我猜,你還是會聽直覺的聲音,說「是」,即使在邏輯上你不知道怎麼反駁,心裡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

那麼,沒關係,在說服的世界裡,還有一種大絕招,那就是「過所有邏輯,直接強行導入荒謬!

你問我男人是不是人?男人當然不是人啊!男人都是鬼!不是色鬼就是酒鬼!

你看,這句話完全不管什麼邏輯,但有沒有一瞬間,你覺得說得挺對的?甚至,那個「說服的力道」還大於前面那種抽絲剝繭的推理?

如果你有這種感覺,那請先深呼吸,靜下心來想個幾秒。

我再請問你:「你覺得對、覺得好笑、覺得有共鳴,到底是因為什麼?是因為他回答了「男人不是人」這個問題嗎?」顯然不是吧?你可能只是贊同後面那句「男人既貪杯又好色」而已。我們先撇開這句話是對是錯,請問「男人貪杯又好色」和「男人不是人」這兩句話,到底有沒有任何一點毛線關係?

沒錯,完全八竿子打不著!這就是語言最奇妙的地方——說服力,是可以完完全全繞過理性的。在很多時候,我們會喜歡一種說法,會同意一種回應,並不是因為那種說法特別「正確」或「有道理」,純粹只是那句話讓我們「有感覺」,可以牽動我們的情緒而已。

人類這種生物,說到底,是情緒(感性)的動物,而不是什麼理性的動物。比起前面那種按部就班的邏輯推理,我想大多數的人會更傾向喜歡後者那種毫無邏輯,但是好笑的解釋,沒為什麼,道理不重要、理性不重要、思考不重要,只要讓人「有感覺」就好。

我想,這就是世間的一種殘酷真相吧——對大多數的人來說,也許包括我在內,看待「思考」這件事,其實就只是一種「惱人的負擔」而已,根本談不上所謂的「有趣」甚至是什麼「值得在意」的東西啊……

唉,很多事想多了容易辛酸,不如直接上圖吧:(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