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朋友

所謂的朋友,在我心中有兩種認定,一種是共患難的朋友,一種是同享樂的朋友。共患難的朋友,指的是一群一起共事,或一起做專題、一起做研究的夥伴,如同事、如組員;而同享樂的朋友,則是一群擁有共同興趣的夥伴,如棋友、琴友、旅伴。這兩種朋友之間有什麼差異?在本質上又有什麼不同?

Continue Reading

傷害的人,是要感到內疚的

在愛情的世界裡,有受害者,就會有傷害者。而有趣的是,人,往往都不願意當傷害人的那一方,甚至有時候,會搶著當受害者。

「當年,都是他傷害了我!是他先對不起我的!」我們很常有這種理解,無論真相為何,在分手或失戀後,我們往往都會認定,自己比對方更受委屈。

而你知道,為什麼人會想要當受害者,甚至搶著當受害者嗎?

因為當受害者,是不用感到內疚的。

Continue Reading

跑步機上的思考

從看到「跑步機」這玩意的第一眼開始,我就深深覺得:若不是為了身材或健康(或其他神秘因素),我不信有任何人類會不帶理由或單純覺得好玩而一再站上這台機器,像隻可憐的小白鼠在上頭一邊掙扎一邊喘氣。

常聽人說,要活就要動;也常聽人說,人生很難。我嚴重懷疑,這是在講同一件事!因為,如果想好好活著,非得要動得這麼用力……

那人生,真的是很辛苦啊。

——By您的人類同胞,跑了一小時差點累死在跑步機上的旅行作家魚群。

Continue Reading

《人類大命運》:人文主義革命

在看完《人類大歷史》(哈拉瑞的第一本著作)之後,一直想把手邊的《人類大命運》(哈拉瑞的第二本著作)一起看完,但發現要一口氣讀完實在太累了,畢竟作者想談的東西很廣,書裡的知識密度又很高,如果不一點一滴消化,弄清楚前因後果,很容易不知道作者在講什麼東西。於是上個月看了幾天,心生厭倦,就把書丟在書房角落蒙塵。

數天前,連續看了《熔爐》與《神秘河流》這兩部悲劇電影,心情籠罩在一片灰暗之中,故決定潛心讀書,把《人類大命運》認真拿出來看,想不到越看越上癮,越看越喜歡,到了今天,總算看超過一半。

Continue Reading

Q:與家人常因小事爭吵,怎麼辦?

Q:魚群,我目前和媽媽同住,但生活中卻常因小事爭吵,比如她經常會進我房間不敲門,和她說很多次了都沒有用,心裡覺得很受挫,我自認是個會在乎他人情緒的人,但我媽都不太會替別人著想,和她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我到底該如何與她相處下去啊……

人是感覺的動物。而在大多數的溝通中,兩個人之所以會有矛盾或爭執,往往是出於有人的感覺被忽略了。這種狀況,最常出現在男女關係或親子溝通上。

Continue Reading

《薛西弗斯的神話》:歐亨利式的結局

法國作家卡謬曾寫過一段關於薛西弗斯得罪眾神的故事。

傳說,薛西弗斯因為得罪了眾神,被處以一種殘酷的懲罰。眾神命令他每天推一塊巨石上山,然後當他快要抵達山頂時,巨石永遠會因為重力再滾到山下,於是薛西弗斯日復一日地推,巨石日復一日地落,不斷重複,直到永恆。

請問,當你看到這樣的故事,會有什麼情緒與反應?是哭?還是笑?

今天來和大家聊一種非典型的寫作手法,也是戲劇中曾經風靡一時的流派:荒誕派戲劇。

Continue Reading

〈北市選舉〉:所謂的公平與正義

台北市長選舉 打延長賽 柯險勝 丁提選舉訴訟

相差三二五四票 不到千分之三

〔記者張文川、鍾泓良/台北報導〕首都市長選戰在昨天凌晨計票結束,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以三二五四票的些微差距,敗給現任市長柯文哲,丁凌晨三時許至台北地院聲請查封北市全部票匭並重新計票,近日會提出選舉無效之訴。

丁聲請驗票 將提選舉無效之訴

Continue Reading

《封鎖》&《人類大歷史》:思考,是一件多餘的事

呂宗楨看著也覺得不順眼,可是他並沒有笑,他是一個老實人。他從包子上的文章看到報上的文章,把半頁舊報紙讀完了,若是翻過來看,包子就得跌出來,只得罷了。他在這裡看報,全車的人都學了樣,有報的看報,沒有報的看發票、看章程、看名片。任何印刷物都沒有的人,就看街上的市招。他們不能不填滿這可怕的空虛——不然,他們的腦子也許會活動起來。思想是痛苦的一件事。

——上文節錄自張愛玲《封鎖》。

人思考,究竟是為了什麼?

關於這問題,我曾看過一種很有意思的解讀,趁著今天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Continue Reading

Q:不知道自己想成為什麼,怎麼辦?

哲學家愛比克泰德(Epictetus)在兩千多年前說過:「先對自己說,你將要成為什麼,然後再告訴自己,必須要做什麼。」

——節錄自《蔡康永的情商課》

1.愛比克泰德沒說的是:在知道自己「將要成為什麼」(will be)之前,得先知道自己「想要成為什麼」(want to be)。

2.而在「自己想要成為什麼」(want to be)這個問題上,往往就已經困人一生。因為對大多數人而言,其實並不知道自己具體想要什麼、或想成為什麼。

3.再者,把「想做什麼」(want)當成「去做什麼」(do)的前提,原則上雖然正確,但卻無法解決那些「不知道自己想成為什麼」的人的問題,反而會加劇這些人的困惑與無力感,造成心理上的負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