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t心心相印》:My Heart

在我的歌曲清單裡,最常被拿出來播放的德語歌是《Symphonie》,除了這首歌之外,還有一首外語歌我也很喜歡聽,播放的頻率甚至跟Symphonie不相上下,它是一首印尼情歌,歌名叫做《My heart》。

還記得小時候,距今大約十年前,公共電視曾播放一部印尼電視劇《Heart心心相印》,這部電視劇講述的是一群小朋友之間的友情與愛情故事,當時之所以喜歡看這部戲,很大的原因是主角們的年紀和我差不多,而且劇中充滿正義感的瑞兒很可愛。因為那時年紀還小,劇情好壞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我甚至沒有完整看過一次,好像只看了兩三集而已,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部戲的印象很深。

Continue Reading

泰式咖哩的滋味

時近傍晚,天色被夕陽染上一層濃濃的蘊黃,我撐著傘走入黃昏市集,路上細雨飄飄落落,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沁涼的清香,我知道這是雨的味道。我喜歡雨的味道。循著手中的清單,在市集繞了數圈,買了一袋馬鈴薯、一根紅蘿蔔、兩顆洋蔥、一包去骨雞腿肉、數條朝天椒、一包咖哩塊、一罐椰奶、一罐魚露,提著大包小包的食材回到廚房,今天只有一項任務——做泰式咖哩!

Continue Reading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生命盡頭的慰藉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這部電影,描述的是一位十六歲的罹癌少女Hazel,在癌友互助協會裡認識了另一位癌症患者Augustus,並與之相戀直至生命盡頭的故事。像這類將情感包覆在一個極有限的時間裡的題材並不算少見,論抗癌的描寫深度或揪心程度,我其實更喜歡《姊姊的守護者》,或許是《姊姊的守護者》這部電影我實在看過太多次、也哭過太多次了,因為知道劇情大致會如何發展,也知道自己會有什麼反應,所以再看到類似的故事設定,反而會有一種很抽離的感覺,不太容易把自己的情緒帶入到故事與角色裡……

Continue Reading

《金剛》:所謂的美

不曉得你有沒有看過電影《金剛》?我以前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劇情的設定是巨猿闖入紐約?後來看到一種解讀,覺得非常有意思:有人說那隻金剛,是挾帶著人類遠古基因中,那個粗糙、狂野、暴烈的本性,而高樓聳立的紐約,則是象徵人類歷經千萬年來,不斷想像、規範、構築的文明。那麼,當一隻挾帶人類最原始本性的金剛,闖入了某個最精緻細化的世界,是不是終究被迫要隱蔽起內心最深處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武俠小說的魅力

你知道,武俠小說最大的魅力是什麼嗎?是招式來去間的刀光劍影?是精煉純熟的文字魅力?是刻劃生動的故事劇情?

不,其實都不是,對我來說,武俠小說最大的魅力,是那被架空出來的世界——江湖。

Continue Reading

《當幸福來敲門》:所謂的夢想與幸福

《當幸福來敲門》(The pursuit of happyness)這部電影,我看過至少三次,每次都很猶豫是否要記錄觀影後的感受,但這次,終於還是忍不住寫出來了。

因為片名的關係,很多人喜歡分析這部電影裡幸福的意義,各種說法都有。而其中,最讓我感到奇特的,是有人說這是一部鼓勵人追尋夢想的電影。

Continue Reading

魚群之七絕打拋豬

時近清晨,天色微亮,尚未睜開雙眼,肚子咕嚕叫了一聲,心中閃過一絲念想——做打拋豬飯當早餐。於是默默更衣出門,到早市買了一袋豬絞肉,一包九層塔、一包辣椒、數顆蒜頭,小罐醬油及鹽巴。

回家路上,晨霧如銀,甚是美麗。心情大好,便決定不藏私,傳授大家魚群之七絕打拋豬。(手藝傳授自阿肉)

Continue Reading

給想當作家的朋友們

魚群我寫過書,於是很多人會稱呼我為作家,每次聽到這個稱謂,心裡都感到既榮幸又複雜。會榮幸,是因為我始終以作家這個職業為榮;會複雜,是因為我始終不知道,別人口中所說的作家,和我腦海裡想的作家,倒底是不是同一種人。

Continue Reading

那些圖,與那些字

印象中,大二那年,是我專心準備英文的時光,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到台北車站附近的補習班上課。那時,我不太愛與學校裡的同學社交,連室友都說我好像很少出現在宿舍裡,有人說我這樣不好,聽到時我總是笑一笑,說自己知道。

那年,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從公館到北車的通勤歲月。還記得那時,從公館到台北車站還不需要在中正紀念堂轉乘,因此,上捷運後,我能得到安安靜靜的十幾分鐘。

Continue Reading

鞦韆上的女孩

在德國念書時,宿舍與超市間有一座小公園,偶爾會有父母帶小孩來嬉戲,在眾多遊樂設施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鞦韆。因為幾乎每個小孩來到這座公園,都會先去盪鞦韆。

「鞦韆,有什麼魔力嗎?」每次經過,這問題都會浮上心頭。

「看著可愛的孩子們在鞦韆上盪呀盪,他們迷戀上的,到底是哪一種感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