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理性與感性的邊上

我喜歡看電影,也喜歡從電影裡重新認識自己,重新理解這個世界。

最近在看美劇《謀殺入門課》(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這是一部節奏相當緊湊的影集,描述一位聰明的辯護律師與她底下最優秀的學生們,如何幫助犯了謀殺罪的自己脫罪。從劇情的切入點來看,這種設定頗為新穎,不過劇中常夾雜許多法律詞彙與用語,敘事順序也有點混亂,角色說話的速度也很快,看的時候頗為燒腦與吃力。

Continue Reading

等待封雞的心流

距離晚餐開飯,還有四個小時。

封雞,是老媽近幾年喜歡做的料理之一,手藝傳自奶奶,在這些年的不斷精進之下,老媽現在做的封雞,可說頗具水準了。只是,為什麼會叫做封雞呢?這裡的「封」,意思是「把將味道封住」,當然,你也可以說這叫做「滷雞」,因為一般的封雞肉、封東坡肉、封高麗菜,基本都還是要下鍋滷的,若說「封」,那是對於料理的意象描繪,若說「滷」,那是針對料理的烹煮行為,要說封雞還是滷雞,其實因人而異,不需要太在意。

而老媽的美味封雞,是加了些什麼東西,又是如何做成的呢?今天魚群我就不藏私,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Continue Reading

控制欲的終極研究:妮亮關係

妮妮在她三歲那年,得到了一隻很可愛的布娃娃,布娃娃是絲絨做的,觸感極為柔軟,妮妮非常喜歡,每當妮妮抱著娃娃入睡時,她總覺得自己是世間最幸福的女孩。後來,妮妮幫布娃娃取了個名字,叫做亮亮

妮妮喜歡著亮亮,非常非常喜歡,喜歡到什麼程度呢?每當有人碰到亮亮的時候,妮妮都會生氣,因為她覺得亮亮是「屬於」她的,沒有人可以奪走她心愛的亮亮。就這樣,妮妮在她三歲那年,愛上了那種自己從未體驗過的「得到所愛」的快感。

得到屬於自己的東西,讓妮妮覺得幸福,失去屬於自己的東西,讓妮妮覺得痛苦,所以妮妮終於懂了——她要守護好亮亮,誰敢碰它一下,自己都必須要翻臉,因為那是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

Continue Reading

關於網誌美女圖

21世紀,是個影音的時代,而時代的寵兒,是YouTube;

21世紀,是個圖片的時代,而時代的寵兒,是Instagram;

21世紀,是個短文的時代,而時代的寵兒,是Facebook;

21世紀,是個長文的時代,而時代的寵兒,是Pixnet、Wordpress。

Continue Reading

《冰血暴》:黑色幽默的研究

全文無雷。

《冰血暴》是一部黑色幽默犯罪劇集。所謂的黑色幽默,用最白話的方式說,就是一種帶有悲劇色彩的喜劇它是一種美學形式,本質依舊是喜劇,而不是悲劇,因此,一種經典的黑色幽默,必須可以使人笑得出來,如果它只能讓人感受到荒謬,卻無法使人笑,那就不是黑色幽默

但是,笑與不笑,是一種主觀感受,而不是客觀事實,所以,在「黑色幽默」與「單純荒謬」之間,始終有個判斷的灰色地帶。我舉個例子:假設你現在正在看一個搞笑節目,而節目中有個演員扮成小丑,突然踩到香蕉皮滑倒了,然後馬上進入廣告。看到這裡,你會有什麼反應?

Continue Reading

所謂的回憶

紀錄回憶的方式有很多,有人書寫文字、有人學習攝影、有人錄製聲音、有人購買紀念品……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為什麼要這麼勤於紀錄?而不把所有的心力都專注在體驗的當下?

「因為怕將來遺忘了這些重要的時光啊!」或許你會這樣說。於是看到美麗的風景時,你會拿起相機;看到絢爛的煙火時,你會開始錄影;看到動人的故事後,你會拿起鉛筆;看到特別的紀念品,你會拿出錢幣……因為你以為這些東西,都能留得住回憶。

Continue Reading

L的蛻變

近日,一位許久不見的學弟約我見面聊天,他叫L,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大學主修是電機,現在在當保險經紀。

初次見L,是在大學的社團博覽會,那時他一人跑來找我,說想參加辯論社,我當時是副社長,見他面目慈善,說話還有些大舌頭,心想他應該是想來社團練練口才而已,不是真心想打辯論賽。不過,我們這些壞心腸的學長姊可沒管這麼多,學弟妹入社後,硬是拉著他們打校內賽,因為我們知道,這是讓他們了解辯論的最快方式、是讓他們練習口條的最佳方式,也是讓我們增進友誼的最好方式。

Continue Reading

《21世紀的21堂課》&《王牌大律師》:正義,到底在哪裡?

想要追求正義,除了要有一套抽象的價值觀,還必須能夠明確掌握因果關係。如果你去採蘑菇,要餵養小孩,我卻用暴力把整籃蘑菇搶走,這意味你的一切辛勞將付諸流水,你的孩子必得挨餓入睡,而這當然是不公平的。這件事的因果關係很清楚,也很容易理解。

但不幸的是,現代全球化世界天生就有一個特點:因果關係高度分化且複雜。例如,我可能就是靜靜待在家裡,從來沒傷害過任何人,但對左翼運動人士來說,我完全就是以色列軍隊及西岸屯墾區殖民者的共謀。在社會主義者眼裡,我過著舒適的生活,是因為我也共同奴役了第三世界血汗工廠裡的童工。動物福利提倡者告訴我,我的生活交織著史上最醜惡的犯罪事件:綁架了幾十億隻家禽家畜,進行大規模的屠殺剝削!

Continue Reading

夢想,是want to be?還是want to have?

長大後,常聽人說他的夢想是「買車」或「買房」,聽到這樣的話,心裡總是覺得很有趣。

小時候,當有大人問「你有什麼夢想」的時候,你覺得他是期待你給出一個怎樣的答案?

你想,他是想知道你「想成為什麼」,比如說醫生、律師、老師?

還是,他是想知道你「想得到什麼」,比如說機器人、洋娃娃、冰淇淋?

是的,我們都知道,其實是前者對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