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民主」?

番薯學校有兩個班級,一個班叫「民主班」,什麼事都由「投票」決定,另一個班叫「獨裁班」,什麼事都由「班長」決定。

下個月,番薯學校的兩個班級要去畢業旅行,民主班的同學們議論紛紛,因為有人想去美國玩、有人想去中國玩。

所以,很正常的,班上的意見分裂成兩派,一半是想去美國玩的「美國派」,另一半是想去中國玩的「中國派」。

這個時候,意見不一致,該怎麼辦呢?

Continue Reading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可以跟妳聊什麼

過年期間,總會遇到三姑六婆左鄰右舍問東問西。以下,是比較常見的題組:

三姑:「你還在讀書嗎?哇!預計什麼時候要畢業?畢業之後想找什麼工作?

六婆:「你開始工作了?哇!那現在有沒有女朋友?你這麼帥一定有對不對?我猜你一定有!

Continue Reading

鐘擺

生命是一團慾望,慾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便無聊。

人生就像鐘擺一樣,在痛苦與無聊之間來回擺盪。

——叔本華《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Continue Reading

魚群的奇幻異想世界(一):歡迎來到意識邊界!

♣魚群的奇幻異想世界♣

Chapter1. 歡迎來到意識邊界!

火車穿越田間,夕陽下的麥穗,被染上一層淡薄的金黃。我坐在火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色,眼前的畫面漸漸離我越來越遠,忽然「咻」的一聲,我竟在不知不覺中被眼前的畫面吸了進去。

咦?這是哪裡?」我左顧右盼,發現自己正在田中央。低下頭,我看見一灘清澈的水,水裡,正映射著我的模樣。我看著自己的模樣,大叫一聲,沒想到此時,我竟成了夕陽下的一個稻草人!

Continue Reading

水瓶集,是一場心靈的飛行

不知不覺,這已經是〈水瓶集〉的第三百篇文章了,回頭去看第一篇的時間,已是將近三年前。仔細想來,雖然途中停止數月,但總體來說,也算是有達成當初給自己設下的小小目標,也就是「三天一篇文」。

至於,為什麼當初要設下這個目標呢?倒不是因為我有什麼了不起的雄心壯志,純粹只是因為自架部落格要花錢。是的,自己架設部落格,和在一般的部落格平台寫文不太一樣,除了要買網域,還要跟虛擬主機服務商租借虛擬主機,一個月大概需要花費三塊多美金。所以,當時心想既然都花了錢,怎麼能不好好經營、不好好寫文章呢?一個月多花三塊多美金,一年就少吃三十六碗滷肉飯了呀!

Continue Reading

人,是一個只看得見自己的物種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在〈水瓶集〉不斷分享一個觀念,叫做——人,是一個只看得見自己的物種。

我一直都認為這個觀念,幾乎可以解釋所有世間萬象。

關於人,我有一種認定,就是我們活在世上,遇到任何事情,都極度瘋狂到近乎病態地喜歡「反觀自己」。

Continue Reading

「投射效應」的心理研究

最近上課,在談「個性」方面的話題時,我突然好奇學生會怎麼理解我的性格,於是我問他們怎麼看待我的個性,一位女同學阿阡說,她一開始覺得我是個很嚴肅、很不常笑的老師,但上課久了之後,她覺得我講話其實很有趣、很幽默。當時聽完,心裡一愣,腦中閃過的第一句話是:「喔!原來我在別人眼中竟然是這樣的人啊!

Continue Reading

長大的感覺?

長大,是什麼感覺?關於這問題,我始終覺得挺有意思。對我而言,所謂的長大,就是一個人能夠清晰且不帶一絲僥倖地理解到自己在這世間的渺小。有這種認知的人,在我眼中,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所以,你知道嗎?失戀,其實最容易讓一個人長大。因為失戀後,人多半會面臨到一個很真實而殘酷的真相,叫做——原來在某些我覺得好像很重要的人心中,到後來證明了,我其實根本沒那麼重要。

Continue Reading

《愛在》三部曲:不完美,卻真實的人生

愛在三部曲,指的是《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以及《愛在午夜希臘時》(Before Midnight)。這三部電影我一直想找時間來看,因為據說這是和旅人有關的愛情故事,而非常慚愧地說,我是一直到了最近才看了第一遍。唉,看完之後,實在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首先,如果大家有時間的話,我蠻推薦大家「一口氣」把這個系列看完的。

Continue Reading

其實,我是知道的

文章寫久了,總有些感慨。

其中一個很深的感慨,就是我完全知道哪些類型的文章,讀者會喜歡看,哪些類型的文章,讀者連看都不會看。〈水瓶集〉是魚群我自己架設的網站,每個月我都會收到Google Search Console寄給我的搜尋成效報告,而透過文章的流量分析與點擊追蹤,其實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大眾」的口味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