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三寶飯的左右互搏與平行時空

艷陽高照的午後,我戴著耳機,懶洋洋地走進燒臘店,一如往常地點了一碗三寶飯。

一位大嬸指著靠近門口的座位,拉高嗓門對我問道:「坐這裡可以嗎?

嗯……我可以坐那裡嗎?」我指著牆邊的無人空位。

坐這裡和那裡有什麼差別?」忽然間,那位大嬸突然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