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湯的好喝秘訣與絕妙滋味!

最近,終於嚐到了比較像樣的酸辣湯了!

在〈酸辣湯,一道沒有靈魂的料理〉這篇文章中,我就提出了一個困惑我很久的問題,那就是我實在不懂,酸辣湯這料理到底該由什麼東西組成,才能叫做一碗「正統」的酸辣湯?因為這道湯好像什麼都可以加,又好像什麼都可以不加,筍絲、香菇、肉絲、木耳、豆腐、蛋花、豬血、酸白菜……到底什麼是酸辣湯裡必要的核心?

Continue Reading

人生在世,如何得到真正的快樂?

答案是三個字——靠「喜歡」。

我一直都覺得,人活著,就必須要想辦法找到自己心中會真心在乎的「喜歡」。這個喜歡,可以是「對人」、可以是「對事」,也可以是「對物」,不管哪個都無所謂,但你必須要毫無保留且不帶一絲懷疑地去喜歡。

你的喜歡越強烈、越純粹、越具體,越不曾懷疑,你就會覺得自己活得越幸福、越快樂。

這就是為什麼初戀的感覺總是最美好的,因為你當時的喜歡最強烈、最純粹、最具體、最不曾懷疑!

Continue Reading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可以跟妳聊什麼

過年期間,總會遇到三姑六婆左鄰右舍問東問西。以下,是比較常見的題組:

三姑:「你還在讀書嗎?哇!預計什麼時候要畢業?畢業之後想找什麼工作?

六婆:「你開始工作了?哇!那現在有沒有女朋友?你這麼帥一定有對不對?我猜你一定有!

Continue Reading

長大的感覺?

長大,是什麼感覺?關於這問題,我始終覺得挺有意思。對我而言,所謂的長大,就是一個人能夠清晰且不帶一絲僥倖地理解到自己在這世間的渺小。有這種認知的人,在我眼中,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所以,你知道嗎?失戀,其實最容易讓一個人長大。因為失戀後,人多半會面臨到一個很真實而殘酷的真相,叫做——原來在某些我覺得好像很重要的人心中,到後來證明了,我其實根本沒那麼重要。

Continue Reading

日本料理店的老婆婆

下午一點鐘,我準時推開門,走進熟悉的日本料理店。

今天一樣泡牛加飯嗎?」老闆熱情地問。我一如既往地點點頭,走進最裡面的小沙發區。

這家日本料理店,價格平易近人,老闆彬彬有禮,用餐氣氛極佳,營業時間卻只到下午兩點。我喜歡一點鐘的時候光顧,這時用餐的人少,我可以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吃午飯,寫寫文章,兩點要打烊的時候,再慢悠悠地離開。

Continue Reading

納豆這麼難吃是想逼死誰?

撕開納豆盒,一股怪異的黃豆味撲鼻而來,那股味道不好形容,總之很難說是「香」的,我仔細地撕開醬油包以及黃芥末醬,淋在結塊的納豆上頭。

你要攪拌一百圈。」老媽說。我點點頭,然後拿著筷子開始攪拌。

攪拌到第五十圈的時候,納豆裡的菌絲已經開始漸漸發酵,變成了如蛋液般的黏稠樣態,我大聲驚呼:「哇!這納豆菌發酵後的牽絲程度,竟然比披薩裡的起司還要誇張耶!」提起筷子,菌絲被我拉來扯去,當下看那畫面,覺得納豆這玩意還挺有意思。

Continue Reading

我是個認真的人,但不是個偏激的人!

最近讀書,終於對「認真」與「偏激」這兩個詞,有了比較清楚的理解。

身邊常有人說,我是個做什麼事都很「認真」的人。嗯,我姑且同意這句話,我旅行的時候很認真、寫書的時候很認真、寫水瓶集的時候很認真、看書看電影看影集的時候很認真、打電玩的時候也很認真……而我也完全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認真」做這些事——因為我對這些事很喜歡、也很在意。

是的,什麼叫認真?一個人會對一件事「認真」,必須先經過兩種情緒,一是喜歡,二是在意。

Continue Reading

燕與魚

和小燕子吃飯,一直都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

小燕子是我經常會相約見面的小學同學,他和我之間有太多故事可以說,我和他的交情將近十五年,已經可以說是熟到不能再熟、見面可以直接嫌對方怎麼還是長那副鳥樣的老朋友了。

Continue Reading

能把興趣變成工作,當然毫無疑問是一件好事啊!

先說結論——能把興趣變成工作,絕對是一件好事!不只是一件好事,而且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那些說什麼「啊~興趣就是興趣,別把興趣當工作」的人,要麼在說風涼話、要麼在偷渡其他問題、要麼在偷換興趣與工作的概念,通通應該抓起來各打五十大板,罪名是妖言惑眾!

什麼叫「興趣」?興趣,就是一件「你做了以後,會很開心」的事。

什麼叫「工作」?工作,就是一件「你做了以後,會有獎勵與回報」的事。

「能把興趣當工作」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你做一件事的時候,不只會開心,還會有額外的獎勵與回報」。

這當然是一件好事啊!怎麼可能會是一件壞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