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劇的「猜心戲碼」

每次回阿嬤家,都會陪她老人家看八點檔連續劇。

當然,在我心中,所謂的「陪看」,重點在陪不在看,八點檔演什麼,我根本就不在意。只不過,阿嬤喜歡一邊看一邊跟我講人物和劇情,所以漸漸地,我也被迫知道了很多我平時壓根就不會去在乎的人名。(什麼煥然志前志開若蘭什麼的……)

有趣的是,這次我和阿嬤一起看了一部「連她平時也沒看過」的連續劇,而且呢,我們都覺得蠻好看的!

這是一齣公視的時代劇,叫做「苦力」。

Continue Reading

石鍋拌飯的料理秘辛

前些日子,和老媽去吃韓式料理,我們點了一鍋石鍋拌飯,坦白說,沒有很好吃。

「這家石鍋拌飯做的不怎麼樣,我做的肯定比他們好吃。」老媽說。

「你會做石鍋拌飯?我怎麼不知道。」

「以前沒做過,不過我看一次就會了,這個很簡單。」

Continue Reading

這世間,沒有誰是壞人

我曾聽一位律師談過一個真實案件,那個案件我只聽過一次,但印象極為深刻。

那位律師說,他有一位當事人,和丈夫結婚超過十五年。有一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她聽到她先生在廁所大喊:「老婆!我那條藍色的領帶放在哪裡?」

她一邊在梳妝台前化妝,一邊回答:「在右邊第二個抽屜,最裡面。」

Continue Reading

酸辣湯,一道沒有靈魂的料理

酸辣湯,是一道讓我非常困惑的料理。

困惑的地方在於,在喝過不下百家的酸辣湯以後,我依然還是搞不懂,這個湯的本質,究竟是由哪些配料組成的?為什麼每一家的配料都不一樣,卻都可以聲稱自己在賣的是酸辣湯?是因為只要喝起來酸酸辣辣糊糊的,就可以叫做酸辣湯了嗎?

Continue Reading

魚群阿喵之氣死阿肉大計畫之阿肉考過DSH好棒棒但考過了還不回台灣好壞壞之不回台灣就繼續在德國看著我們吃著美食然後流著滿地口水和眼淚羨慕嫉妒恨吧哈哈哈之台北美食鑑賞日記

晚上七點十分,阿喵準時到順園,而我還穿梭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幫機車尋找落腳的地方。

「沒關係,你慢慢來,目前還沒有位置喔!」阿喵說。

十分鐘後,我匆匆趕到餐廳門口,阿喵說他已經先進去了,我聽到時嚇了一跳,因為我來順園吃過至少十次,很少可以等不到十分鐘就進去的,尤其是在晚上用餐尖峰時間,這種情況算是非常少見。好幾個月沒跟阿喵吃飯,心情本就大好,現在連排隊的時間都不用,真是幸運極了!

Continue Reading

莫先生與凜小姐的異國情緣

全文負能量,請斟酌觀賞。發生自真人真事,人物已全部化名。

再一次的,莫先生動手打了凜小姐。

再一次的,凜小姐帶著滿身傷,狼狽地回到台灣。

再一次的,凜小姐的母親大聲斥責莫先生,要凜小姐盡快辦理離婚。

再一次的,凜小姐猶豫了,她似乎還是不願意,放下這段難得的異國婚姻。

Continue Reading

棋局裡的刀光劍影

現實中,認識魚群我的人都知道,我非常愛下象棋,喜歡到什麼程度呢?高中所有的社團時間,我都會主動去找象棋社的指導老師求戰,老師是高段位的職業棋士,年紀六十有餘,棋藝非常了得。高中三年,我和老師下過數十盤棋,只贏過老師一次而已,而且那次老師還是一對三……雖然和老師下棋會一直輸,但在和老師的不斷實戰中,我發現自己進步極為迅速,而且也能趁機偷學老師的開局路數,非常自豪地說,我曾拿過校內象棋錦標賽的亞軍。[羞]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