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著,應該擁抱更多責任,還是擁抱更多自由?

什麼是「責任」?責任,牽涉到一個人,對某個「社會角色」的理解。

吉永老師:「小新,你每次功課都不準時交,到底還是不是『學生』啊?

小新:「老師,妳這問題很奇怪,我當然是『學生』啊!我這學期有繳註冊費,還有拿到學生證,怎麼可能不是『學生』?

在這裡,吉永老師和小新,在對於「什麼是學生」這個問題上,出現了一個分岐。

吉永老師認為:有準時交作業,才能稱得上是一個「學生」。

小新則認為:有繳註冊費,有拿到學生證,就能稱得上是一個「學生」。

請問,你覺得誰說得對?

Continue Reading

寫作就像打電玩,沒什麼了不起的

魚群我寫過書,也寫水瓶集,偶爾會有朋友對我說:「欸我覺得你好有才華喔!

每次聽到別人講這句話,我都會覺得很莫名其妙。因為我一直都覺得,會寫文章,根本不能稱得上是一種「才華」啊!對我來說,它就只是一個興趣,如此而已,完全不是特別什麼了不起、特別值得驕傲、甚至特別值得一提的事。

Continue Reading

「拒絕」的藝術

在〈成不成熟,都在這一念之間〉這篇文章中,我提到了一個關於「成熟」的標準,叫做——

成熟,就是一個人「懂得體察別人的情緒,並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想」。

反之,什麼叫不成熟?不成熟,就是一個人「不懂得體察別人的情緒,不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想」。

而這篇文章,我想要告訴大家的是,在這個標準的背後,藏著怎樣的「Bug」(漏洞)!

沒錯,這個關於成熟的標準,看似好像很正常,但其實是有問題的。而且你相信嗎?這個問題,我們不僅經常在生活中碰到,而且還時不時跳進去!

Continue Reading

成不成熟,都在這一念之間

其實我覺得,很多人對於成熟這兩個字,有相當程度的誤解。他們以為,只要戒掉遊戲電玩、不看閒書小說、不搞興趣夢想,不去做那些對未來沒實際好處的事,自己就等於成熟了。

這真是一個天大的誤會,成熟要是可以這麼簡單,怎麼可能還會有一票人在抱怨當大人很難呢?

Continue Reading

什麼是「愛好」?

最近和一些朋友聊天,發現他們好像對「愛好」這個詞有點誤會。

我的愛好就是賺錢!我想要有自己的房子!」他們之中,總有人在這樣說。

於是我說道:「等一等,你們是喜歡『賺』,還是喜歡『錢』?這兩個概念可不一樣喔!

Continue Reading

成年人的幼稚

你知道什麼叫「幼稚」嗎?所謂幼稚,其實就是三個字——不現實

而這世上,有兩種幼稚。一種,是小孩子的幼稚;另一種,是成年人的幼稚。

什麼叫小孩子的幼稚?什麼叫小孩子的不現實?很簡單,我舉個例子——

老師:「小明,你將來夢想成為什麼人?」

Continue Reading

武漢肺炎的情緒探討:「擔心」、「害怕」、「焦慮」、「恐慌」

這篇文章,不談任何「武漢肺炎」的事,而是想藉由武漢肺炎這個事件,談一談幾種常見的「情緒」。

在武漢肺炎爆發以後,總有許多「疫情消息」佔據新聞版面,比如說,我隨便找幾篇新聞的標題(真的是隨便在網路上找的)——

*首都北京・封城!中國確診破四萬、909人不治,天津、成都、南京等80城採「封閉式管理」——風傳媒。

*死亡數超越SARS!全球確診37667例 815例死亡——自由時報。

Continue Reading

生命為什麼沒有意義?

生命,有沒有意義?這問題很典型,答案也很殘酷——就是「沒有」。不管你做什麼,都沒有。

為什麼沒有?請大家想像一下,假如現在有一個來自外太空的天使,祂一出生就和我們所處的地球遙遙相望,每個地球上的建築與生命,在祂眼裡都像螻蟻一樣渺小,但那個天使有極好的視力,祂可以很清晰地看見這個地球上的每一個渺小生命。

Continue Reading

《蠟筆小新》:什麼是「社會化」?

什麼是「社會化」?所謂的社會化,用最白話的方式講,就是把自己變成一個「別人可以接受」的樣子。你讓大家越可以接受你,就代表你的社會化越順利,反之,你讓大家越不能接受你,就代表你的社會化越不順利。

關於社會化,有一個很經典的例子。大家一定都有看過《蠟筆小新》對吧?不曉得你還記不記得,小新開心的時候會做什麼招牌動作?是的,他喜歡當「露屁屁外星人」!(就是光著屁股在你面前搖來搖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