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X檔案》ft.《解讀希特勒》:仇恨引發的極端火苗,永遠不會熄滅

德國作家哈夫納在《解讀希特勒》這本書中,有一個真知灼見:他認為希特勒這個人,比海珊更「高明」。

*海珊是前伊拉克總統,也是一位獨裁者,曾發動殺害140人的杜賈爾村滅村行動、實行殺死至少50萬庫德族人的種族滅絕計畫「安法爾行動」,曾入侵鄰國科威特、殘酷鎮壓伊拉克南部什葉派的穆斯林起義,逃亡半年後被美軍擄獲,經伊拉克軍事法庭審判後,於2006年被處以絞刑。

為什麼哈夫納說希特勒比海珊更高明?因為他竟然「自殺」了。

Continue Reading

《腦筋急轉彎》:如何真正成為情緒的主人?

在生活中,我們都必須和「情緒」朝夕相處,然而,我們卻也經常因為控制不住它們而感到無力,在《腦筋急轉彎》這部電影裡,更是大膽地把情緒直接當成控制人類的主角,因此在《自私的基因》ft.《腦筋急轉彎》:基因,真的有意識嗎?這篇文章中,我們試著從「動機」下手,試圖找出情緒控制人類的理由,以證明情緒才是人類真正的主人。但最終還是找不到,所以我們才放下了對情緒的探討,轉而去研究基因控制人類的可能性。

而這篇文章,我們要停留在「情緒」的世界裡。

Continue Reading

《自私的基因》ft.《腦筋急轉彎》:基因,真的有意識嗎?

《腦筋急轉彎》這部動畫電影裡,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設定,電影把主角萊莉腦中的各種「情緒」擬人化,它們分別是樂樂(控制萊莉「開心」的感覺)、憂憂(控制萊莉「難過」的感覺)、怒怒(控制萊莉「生氣」的感覺)、厭厭(控制萊莉「討厭」的感覺)、驚驚(控制萊莉「害怕」的感覺)。

為什麼要這樣設定呢?我想是因為我們已經意識到,做為一個每天與無數情緒共處的智慧生命,直到今天為止,我們還是無法看透情緒的全貌,或是用一個明確的標準,去解釋「情緒」這玩意究竟是從何而來。我們活了一輩子,花了無數的時間去感受萬千情緒的枯榮生滅,但卻不知道它們的源頭在哪裡,甚至更細思極恐地想:我們其實很難去判斷,究竟是我們在控制著情緒,還是情緒在控制著我們?

Continue Reading

《我們與惡的距離》:奇怪,為什麼就不能是你?

人活著,總是特別在乎理由。

為什麼生?為什麼死?為什麼快樂?為什麼悲傷?為什麼我的兒子會變成隨機殺人魔?為什麼我的兒子會剛好出現在電影院?為什麼我當時沒有阻止悲劇發生?

為什麼我明明沒犯罪,卻因為是加害者的家屬,就得一起承受整個世界的仇視與唾棄?為什麼我剛好就是被害者的家屬,明明生活得好好的,卻要突然承受這麼大的痛苦與悲傷?

Continue Reading

經典不敗!永垂不朽的《摩登時代》

《摩登時代》(Modern Times)是喜劇大師卓別林的代表作之一,這部電影的上映日期是1936年,距今八十三年的電影了,那時就連經典的《亂世佳人》(1939年上映)和《北非諜影》(1942年上映)都還沒出生……不過經典真的就是經典,就算超過八十年,每次看這部電影,都還是有非常深刻的體會。

那麼,這部電影到底偉大在哪裡?又經典在哪裡? 

Continue Reading

《阿拉斯加之死》:永恆少年的美麗與哀愁

瑞士心理學家、分析心理學創始人榮格曾提出一個概念,叫做「永恆少年」(puer aeternus)。

什麼是永恆少年?這個詞最早出現在古羅馬詩人奧維德的《變形記》(Metamorphoses)裡,指的是古希臘神話中,永遠不會衰老的「孩童神」。在心理學中的永恆少年,指的是一個嚮往獨立與自由、反對邊界與限制,沒有成熟長大的孩子。因此,基於這個定義,你可以說他天真爛漫、天馬行空,無時無刻不在追尋夢想,是個充滿魅力的理想主義者;但是,你也可以說他太過沉溺於幻想,不願接受現實,只是個單純的瘋子或呆瓜。

Continue Reading

《冰血暴》:黑色幽默的研究

全文無雷。

《冰血暴》是一部黑色幽默犯罪劇集。所謂的黑色幽默,用最白話的方式說,就是一種帶有悲劇色彩的喜劇它是一種美學形式,本質依舊是喜劇,而不是悲劇,因此,一種經典的黑色幽默,必須可以使人笑得出來,如果它只能讓人感受到荒謬,卻無法使人笑,那就不是黑色幽默

但是,笑與不笑,是一種主觀感受,而不是客觀事實,所以,在「黑色幽默」與「單純荒謬」之間,始終有個判斷的灰色地帶。我舉個例子:假設你現在正在看一個搞笑節目,而節目中有個演員扮成小丑,突然踩到香蕉皮滑倒了,然後馬上進入廣告。看到這裡,你會有什麼反應?

Continue Reading

《21世紀的21堂課》ft.《王牌大律師》:正義,到底在哪裡?

想要追求正義,除了要有一套抽象的價值觀,還必須能夠明確掌握因果關係。如果你去採蘑菇,要餵養小孩,我卻用暴力把整籃蘑菇搶走,這意味你的一切辛勞將付諸流水,你的孩子必得挨餓入睡,而這當然是不公平的。這件事的因果關係很清楚,也很容易理解。

但不幸的是,現代全球化世界天生就有一個特點:因果關係高度分化且複雜。例如,我可能就是靜靜待在家裡,從來沒傷害過任何人,但對左翼運動人士來說,我完全就是以色列軍隊及西岸屯墾區殖民者的共謀。在社會主義者眼裡,我過著舒適的生活,是因為我也共同奴役了第三世界血汗工廠裡的童工。動物福利提倡者告訴我,我的生活交織著史上最醜惡的犯罪事件:綁架了幾十億隻家禽家畜,進行大規模的屠殺剝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