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好好玩》ft.《蠟筆小新》:中產階級的美好幻夢

全文無雷。

人,應該怎麼活著?全世界的中產階級,好像都有一個共同的美好想像。

首先,你要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以及一個不錯的老婆。然後,你要和老婆生下兩個不錯的孩子,最好是一男一女,另外再養一隻狗。接著,你們就可以甜蜜地共同生活在一個大房子裡,房子外最好有庭院與車庫,房子內有電視與冰箱。

Continue Reading

《慾望之翼》與〈童年之歌〉

童年之歌(Lied Vom Kindsein),是一首由奧地利作家Peter Handke寫下的詩歌,第一次聽到這首詩,是透過電影《慾望之翼》(Der Himmel über Berlin)。這部電影的設定相當獨特,是透過兩個飛到柏林的「天使」,用絕對的旁觀者的角度靜靜透視整個人間發生的故事——只要天使靠近某個人,就能聽見他內心的想法與情緒。

這種設定我極少見到,覺得非常有意思!當下第一反應是:「哇!想不到電影還可以這樣拍啊!

Continue Reading

《蠟筆小新》:什麼是「社會化」?

什麼是「社會化」?所謂的社會化,用最白話的方式講,就是把自己變成一個「別人可以接受」的樣子。你讓大家越可以接受你,就代表你的社會化越順利,反之,你讓大家越不能接受你,就代表你的社會化越不順利。

關於社會化,有一個很經典的例子。大家一定都有看過《蠟筆小新》對吧?不曉得你還記不記得,小新開心的時候會做什麼招牌動作?是的,他喜歡當「露屁屁外星人」!(就是光著屁股在你面前搖來搖去)

Continue Reading

《愛在》三部曲:不完美,卻真實的人生

愛在三部曲,指的是《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以及《愛在午夜希臘時》(Before Midnight)。這三部電影我一直想找時間來看,因為據說這是和旅人有關的愛情故事,而非常慚愧地說,我是一直到了最近才看了第一遍。唉,看完之後,實在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首先,如果大家有時間的話,我蠻推薦大家「一口氣」把這個系列看完的。

Continue Reading

《謊言的烙印》:不明真相的群眾,真的會如此不理性嗎?

在《謊言的烙印》這部電影中,所有風暴的開端,就是小女孩Klara對幼稚園園長撒了一個「Lucas老師猥褻自己」的謊言。

請問,如果今天你是幼稚園園長,然後有一個平時總是木訥寡言的小女孩突然對你說:「我恨Lucas(幼稚園的一個男老師),他又笨又醜,而且雞雞還硬的像木棍。」(別懷疑,這全是電影的原話),你會有什麼反應?

我猜你的第一反應會是——一個幼稚園的小女孩怎麼可能會講出這種話?

Continue Reading

《英雄教育》:看一個時代有多溫柔,主要看的是這個時代的人們,能夠接受差異到什麼程度

在《英雄教育》這部電影中,兩大男主角菲德烈和艾柏特,分別代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特質。

菲德烈擅長拳擊,體態勇猛拳技極佳,但內心柔弱,遇到看不過去的事情,習慣服從與忍耐。

艾伯特擅長寫詩,內心剛強文采極佳,但體態柔弱,遇到看不過去的事情,習慣質疑與反抗。

Continue Reading

《蘿拉快跑》:人的自由意志,是可以影響命運的!

先說結論,《蘿拉快跑》(Lola rennt)是一部劇情編排相當有意思的德國老電影,強烈推薦大家去看!

我相當欣賞這部電影的細節安排,蘿拉每錯過一個特定的路人,導演就會用幾張照片簡短地交代那個人之後經歷的一生,而每當蘿拉重新回到起點再跑一次,每個人的一生又都變得和之前完全不同,這種安排實在太妙了!

Continue Reading

《惡魔教室》:「集體」的慰藉與崩壞

全文無雷。

現在這個時代,是一個推崇「自由」的時代,是一個喜歡強調「做自己」的時代,也是一個「個體主義」相當盛行的時代,而個體主義的對立面是「集體主義」,強調的是服從、紀律,以及團體榮譽。這兩種主義沒有誰好誰壞,但彼此都在各個時代競逐誰才是老大,也因此造就了無數的喜劇與悲劇。

在《惡魔教室》(Die Welle)這部電影中,談的就是「集體主義」的膨脹與崩壞。

Continue Reading

《毒梟》:1980年代哥倫比亞猖狂毒梟的故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全文無雷。

你想知道真相嗎?真相就是——幾乎沒有關係。

在美學當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概念,叫做心理的距離(psychological distance)。什麼叫做心理的距離?假如現在有兩個事件,第一個是你家隔壁失火,現場火光粼粼,住在裡面的一家四口逃命不及,全部葬身火海;第二個是南美巴西聖保羅四十公里外的某森林野火肆虐,四十位村民來不及撤離,全部葬身火海。

請問哪一個你感覺起來「比較恐怖」?是你家隔壁的火災?還是巴西聖保羅的野火?

Continue Reading

看《毒梟》時一直想到的兩個故事

全文無雷。

我一直都是這麼相信的——在一個混亂粗糙的時代,要訓練一個貧困的男孩或男人拿起槍械,朝著特定的人開槍,你只需要給他足夠多的食物與金錢。如果你想要有一支完全聽命於自己的私人武裝,只要你給得出更多金錢,外加用權力、女人與毒品進行利誘,也不是一件不可能達成的事。

Continue Reading